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浴火重生之大宋中兴 > 第二十一章 震动(下)

第二十一章 震动(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大宋枢密副使兼大都督张世杰默默地听着大臣们你一言我一语激烈地议论着脑袋里乱哄哄的。

    这怎么可能?自己率十万人马围攻泉州百日死伤惨重不能克。这个许汉青率领的光复军不仅全歼索多三千精骑还一天便取了泉州。这不是扫自己的脸吗?既然光复军有这个能力当初为何不来帮助自己攻打泉州这个许汉青是故意的他的老婆和小舅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攻城时出工不出力故意要自己颜面扫地张世杰恨恨地想。

    已经很久没沾陆地了年少的小皇帝赵昰几乎忘记了泥土的味道。苍白的脸被海风吹得有些粗糙。常年的颠簸流离让这位少年天子眉宇间早早带上了愁容还有与年龄不相称的成熟。

    前天许汉青派来的信使带着索多和蒲寿庚的人头更带来了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轰动了整个行朝。

    刚刚被封为福建招讨使的许汉青又打胜仗了这次他歼灭了索多的三千精骑攻取了泉州并且派了信使来恭迎皇帝到泉州驻跸。

    实际上受到这个消息鼓舞的不仅仅是朝廷。眼下各地大宋军民受到光复军接连胜利的消息鼓舞纷纷打起勤王大旗反元起义此起彼伏忙得大元军队四处奔波。

    大宋又有了复兴的希望。小皇帝赵昰在许汉青的使节到来的当天就命令陈宜中主持庭议商议行朝去向问题。但两天过去依然还是没有结果。

    “陛下臣看可以去泉州许汉青赤胆忠心舍家为国必能保行朝安全。”陆秀夫说道。

    “不可鞑子失去泉州岂可干休必然大军压境泉州弹丸之地必不可守。”国舅杨亮节说道。

    “不错许汉青虽然攻下了泉州但那是蒲寿庚的左翼军被张大都督消耗得差不多了才捡得便宜光复军的战力肯定顶不住元军大举反攻。此次邀请皇上驻跸无非是想借朝廷的大军抵挡元军罢了。如果不是刘深来攻浅湾大都督急于回师来救泉州早已经被大都督拿下了。”镇殿将军苏刘义是张世杰的心腹爱将此时见老上司脸色铁青忙出口辩解顺道把光复军贬低一番。

    其实除了泉州行朝还可以去琼州那里最近又被大宋义军光复凭借水师的力量行朝完全可以在琼州暂时立足。

    可这两处都是别人的根据地去了行朝的军队就会成为客军。国事糜烂到这个时候大臣们想的依然是自己的名望和地位而不是国家。

    这个朝廷多少年积累下来的痼疾远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事情。就像让文天祥在外孤军奋战而行朝却不相救。追究起来未必是陈宜中和张世杰两位权臣想让文天祥死而是一个圈子里背后所有的人不希望再与文天祥扯在一起。

    陈宜中不能算是奸臣但他只会做官只会平衡之术根本无法依仗。张世杰是个忠心的将军但他的心胸只有碗口那么大。其他文武那些外戚和趁机来捞头衔的地方豪强不知道除了壮大声势之外他们有什么用。

    “咳咳。”张世杰轻咳两声制止了苏刘义。苏刘义还是一个武夫这种事情越辩解越让人觉得自己无能。“陛下臣以为当务之急是整备军事抵挡元军刘深、李恒来攻浅湾至于泉州臣之意还是等待一下为好如果许汉青能够抵挡元军反扑保得住泉州皇上再去不迟。况且听说元朝派了使者去泉州这个许汉青是否能尽忠还有待观察当年泉州蒲寿庚虚迎陛下的事也不可不防啊!”

    “是呀是呀大都督所说有理。”

    “不错不错朝廷几十万大军还打不下一个根据吗?要托庇于许汉青此子是忠是奸还未可知啊!”

    …………………………….

    庭议终于有了结果。前往泉州与许汉青汇合的建议被大多数臣子否决。作为一个没有野心也没有任何判断力的好人杨太后只好支持了大多数人的建议全力抵挡刘深、李恒。如果抵挡不住便全军回师广州准备在广东制置使凌震的残部配合下光复广州。

    作为奖励许汉青得到了朝廷钦赐匾额得封平闽侯和一个福建制置使的官职。

    “朕其实不过是他们的一面招牌而已。”赵昰怔怔地想。去了泉州难免与北元一战。纵败亦是轰轰烈烈好过在海面上长年流转!

    …………………………

    “陈先生如您所料行朝果然不来泉州。这下子咱们送的人情他们不要可没人说闲话了原来还把我吓得够呛呢。”泉州府衙里许汉青冲着陈复文笑着说道。

    “大人多虑了您在战阵中运筹帷幄用计鬼神难测属下自愧不如。可要是猜测这帮朝廷大佬的心思呵呵大人可是不行了。”陈复文看着信使带回来的朝廷旨意苦笑着说道。这帮朝廷大佬别的不行算计人互相倾轧却都是好手难怪大宋国事至此啊!

    “呵呵陈先生也不必如此看着咱们光复军茁壮成长应该高兴才是。”许汉青开解道。

    “是呀驱除鞑虏还得靠自己努力才行啊!”陈复文感叹道。随时后又对许汉青说道:“元朝派来的说客还等着呢咱们怎么处理还拖下去吗?”

    “恩时间对于咱们来说是越多越好但不能让他在这待下去。”许汉青想了一会儿说道。

    “是呀让他留在这里对咱们的声名有碍我看不如先把朝廷的旨意让他看过之后就打他离开吧。”陈复文说道。

    “这样做能让元廷以为我们是在讨价还价给咱们争取一段时间。”许汉青点了点头说道:“就这么办吧把人赶走东西留下什么也不要多说给他们一种错觉咱们好准备得更充分一些。”

    “大人呵呵应该改口叫侯爷才是。”陈复文笑着调侃道:“这个是光复报刊的样报还请侯爷审阅侯爷还需写一篇文章在头版上才好。”

    “什么狗屁侯爷一个虚衔而已我看还不如给我点银子更好。”许汉青一边看着样报一边笑道。

    “唉大宋朝廷现在也就剩这些不值钱的空衔来收买人心了。”陈复文摇着头。

    “这个这个报纸有问题。”许汉青看了一会说道。

    “哦有什么问题?”陈复文奇怪道。

    “这个呵呵这个问题就是文章太文了我都看不大懂啊!”许汉青尴尬地一笑。

    “呵呵原来是这样啊!”陈复文也不由得笑了起来“是属下们忽略了这报纸本来是为了光复军扩大影响唤醒民众的确实应该浅显一些。属下马上让他们修改文章要读起来让贩夫走卒都听得懂才好。”

    “不错就是这个意思。”许汉青击掌道。“我今天晚上熬夜也写一篇文章保证都能听懂。”

    “那是大人出马必是不同凡响。”

    “切陈先生又拿我取笑了我肚子里的货我自己清楚。”

    “哈哈属下不是那个意思大人您想歪了。”

    “好了不说这个啦这几日泉州城内怎么样了对咱们光复军有些什么议论吗?”许汉青转换了话题。对城中的议论他也听说了一些泉州的一些豪门望族最近一直偷偷地向城外分散家产准备搬迁这些事情他也知道只是一直没有采取什么手段。

    那些人的理由很简单并且说得义正词严。如果光复军不能保证击败元朝取胜不能保证保卫住泉州就别把灾难嫁祸到地方百姓身上。让元军来了后玉石俱焚。在他们眼里血战的光复军是愚不可及的石头而他们人却是精英。

    &&&&&&&&&&&&&&&&&&&&&&&&&&&&&&&&&&&&&&&&&&&&&&&&&&&&&&&&&&&&&&&&&&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