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浴火重生之大宋中兴 > 第三章 邵武战役(二)

第三章 邵武战役(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怎么样有把握吗?”侧面山梁上张天河轻声问道。

    “没问题我试射过标尺都已标定完毕虽然炮的口径小了炮弹威力也就能赶上三个手雷的效果但我们居高临下所以射得远统领你说先打哪是中军还是马群?”炮营统制吴老七一下子得到了三十门炮兴奋得满脸通红搓着两只手说道。

    “等一会儿等他的中军大帐立起来所有的炮全照中军打。”张天河下令道:“许大人说这叫斩战术没有了指挥灭了他们还不是小菜一碟。”

    “好哩您就瞧好吧。”吴老七转身命令道:“都听见了吧?你们这群兔崽子平时老吵吵没有炮这下子有了这么多谁要是给老子打偏了在许大人面前给我丢脸老子就把他塞到炮筒子里射出去。”

    炮兵们脸上带着笑调整着炮口的方向。

    张天河用望远镜望了望元军的扎营地说道:“老吴你再检查一遍中军大帐马上就架好了兄弟部队可都瞅着呢咱们炮兵是咱们旅唯一参战的部队要争口气呀!”

    “晓得了。”吴老七走到炮后挨个地仔细检查“没问题了统领您随时可以下令。”

    “好听我命令射。”

    “齐射。”在蜈蚣岭上憋坏了的炮兵统制吴老七终于得到了机会高声下令。

    “敌袭。”忽必格听到炮声蹭地跳将起来向帐外冲去。才冲出几步十几颗炮弹落下将他临时搭建的中军帐连同帐子里的几个幕僚一块送上了天空。

    “向马群密集的地方射惊散了他们的马群让他们无法列队。”张天河站在吴老七身边高声提醒。这一刻他等得太长了。艰苦跋涉不间断的骚扰这一刻终于有了回报。

    “一队射击二队准备三队开始装药分批次射击。”炮兵统制吴老七借着间隙大声喊着手中令旗挥得呼呼直响。在他的指挥调度下三十门火炮分批次射每一排弹丸出去都在敌军中带出一团血雾。

    蒙古精骑一般每个人拥有两到三匹战马。战马是他们的朋友脚力和必要时的干粮。然而此刻松软的河滩旁战马成了灾难之源这时的战马根本没受过面对爆炸的训练在数十枚炮弹的连续打击下战马惊了。它们咆哮着跳跃着四处奔跑将任何试图爬上马背的人摔下去。没等被摔倒的人爬起来后边数匹惊马又赶上来从这些人的身体上奔驰而过。马蹄过处地面上只剩下一团团模糊的血肉。

    受惊的战马汇拢成群拥挤着向炮声稀落的溪边冲去。溪边正忙着扎营的新附军和蒙古武士被马群冲开一道口子。顺着这道血河群马仓惶奔逃。

    如果页特密实不把蒙古人和探马赤军平均分派训练有素的蒙古人也许能组织起象样的攻势但现在这支元军中的蒙古人太少了只有五百蒙古精骑再加上一千探马赤军而且万夫长忽必格在第一轮炮击中便丧了命群龙无新附军到处乱窜裹着蒙古人和探马赤军向来时的路逃跑。

    “抢山抢山夺了他们的本阵。”千夫长撒合儿带着一百多武士叫嚷着想整顿兵马冲上栖仙岭。这段丘陵不算高控制了这个制高点就可以组织弓箭手对敌人进行压制。否则山下的队伍一旦被打散了造成巨大的混乱多少人马都只有束手等死的份。

    刚刚聚起一两千人马侧面山梁上突然有火光一闪十几枚弹丸呼啸着打进收拢的队伍中间四下炸开登时在地上放倒了一片。岭上的炮不多但如此密集的人群让每一炮弹落下都必有斩获。

    “妈呀!”新附军出惊叫四散奔逃。刚刚聚起的队伍转眼间便成了一锅粥。

    对未知事物的恐慌现在充斥着军队。一些东西当你越无法理解时对它的恐惧越深。

    无知者无畏说的不是现在这种情形。血肉横飞火光迸现蒙古军和新附军们不知道远远的山梁上用的是什么武器也无法理解那落地即会炸开的铁弹丸是什么东西更无法理解为什么连敌人都没看见自己人却都纷纷满身鲜血地倒在地上。

    这次是光复军第二次在野战中使用火炮上一次索多全军覆没元军根本无法知道具体情况。这次又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被炮弹炸死炸伤的元军其实并不算多但被这种不可思议的武器吓坏的元军却比比皆是。

    哪里元军人多哪里便落下几颗炮弹打掉他们顽抗的信心打散他们刚聚集起来的士气。

    比伤亡损失更大的是元军的士气转眼间试图组织反击的蒙古人和探马赤军被新附军裹着向来路逃去蒙古人挥舞着弯刀砍杀着逃兵大声嚎叫着却转瞬被人流冲得东倒西歪有些胆大的新附军更是暗中下着黑手。

    一支旗花火箭凌空炸开绚丽的烟花在清冷的月光下分外美丽。

    大地开始隐隐震动溪水那边冒出了无数骑兵纵马趟过溪水挥舞着雪亮的马刀直冲而来两边山岭的伏兵也开始向战场压来。

    火炮终于停止了轰鸣吴老七抹了一把头上的汗转头说道:“真他妈的过瘾你们这群兔崽子平日没白练没给老子丢脸打得好回去老子请你们喝酒。”

    他手下的炮兵估计也让他平日骂皮实了一个个听着他骂都是笑嘻嘻的一个队长开玩笑道:“统制这话您说过多少回了兄弟们可连酒味还没闻过呢。”

    “呀臭小子那不是张统领不让吗可不是俺老吴小气。这回呀打了这么大的胜仗我估计……”

    “你估计什么?”一个声音打断了吴老七几个人举着火把走了过来。

    “许大人许大人。”众人看清来人连忙敬礼。

    许汉青笑容满面地摆了摆手冲王老七说道:“你这个愣头青也会估计了真是有长进呀。”

    吴老七挠着脑袋呵呵地傻笑起来。

    “好啦等到打下邵武我请大家喝酒。”许汉青说完又拍了拍王老七的肩膀“带着你的弟兄们收拾家伙护送你们的人就在山下大炮走得慢你们先向预定地域前进大队人马很快便会跟进。”说完转身冲着士兵们一抱拳“兄弟们连夜赶路辛苦一下等消灭了页特密实我给大家伙放假好好休息。”

    众人慌忙还礼王老七说道:“大人您太客气了只要能打跑鞑子别说连夜赶路就是让兄弟们几天不吃饭不睡觉兄弟们心里也高兴。”转身招呼道:“收拾东西咱们去打鞑子去。”

    众人轰然应喏情绪高涨飞快地干了起来。

    战场上还在拼杀着不时有手雷的爆炸声传来。但大局已定喊杀声、爆炸声已经向北面转移那是光复军在追击逃跑的元军。

    “大人大人别追了。”一个骑兵对骑兵旅副统制高翔宾说道。

    “为什么不追妈了个巴子当年老子被他们追得上天无路今天翻过来了为什么不追?老子还没杀够呢。”高翔宾不解地问道。他当年本来是去保卫临安的民军中的一员被元军追得雁不下蛋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您忘了许大人交待任务时是怎么说的吗?让咱们尾追不急不缓让他们不停地逃您看看咱们都快追过头了。”

    “哦”高翔宾四下望了望借着月光果然周围只有十几个兄弟围在身边漫山遍野都是逃跑的元军的身影。

    “妈的老子追得兴起忘了这碴了。兄弟们往回走。”高翔宾一拔马头高举马刀喊道:“降者不杀降者不杀。”十几个人跟在他后面也是一边高叫一边挥刀砍杀着逃兵不少新附军被突然前方的砍杀吓晕了不由自主地跪在路边磕头如捣蒜。

    ……………….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