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浴火重生之大宋中兴 > 第九章 邵武战役(八)

第九章 邵武战役(八)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突如其来的爆炸声打破了城内的寂静爆炸的火光划破了黎明前的黑暗。

    整个邵武城顿时象个马蜂窝一样一片混乱。

    东门上的特种营战士们快地向空中射了三枚旗花火箭预示着总攻开始打响。其它三个城门外同时响起了呐喊声和喊杀声西门方向又开始了一轮更为猛烈的炮击。

    挨近东门的元军反应最快当他们衣裳不整晕乎乎地跑出民宅时迎接他们的是特种营战士们密集的手弩和手雷。手弩可以连三支虽然说有效杀伤距离只有二十步但在城内近战中却最为适合。

    所有特种营的士兵们左臂上都系着一个白布条就象一架精密的仪器一样飞快地运转着。两个都的战士们阻挡从城墙上增援的元军一个都打开城门后直扑东门近处的民宅击杀着从民宅里冲出来的元军还有一部分引领山地旅向各个要点冲击。

    “一营、二营上城墙守住城门三营、四营随我向里冲让后续部队快点进来。”蓝中太大声喊叫着挥舞着手中的大刀。

    山地旅士兵排成整齐的方阵熟练地架起大号散弹枪每排十门点火射“通”的一声密集的铁砂成一个扇面向前方喷洒而出立时将增援的元军打倒了一片不管敌人的惨叫哀嚎第二排又越众而出向前走出十步再次点火射接着是第三排第四排。整个方阵就象一个滚筒一样向前推进。

    山地旅后面是张天河的部队这伙人这么长时间以来主要是骚扰元军和元军捉迷藏嘴上不说心里老早便憋着火。此刻就如一群下山猛虎般嗷嗷地叫着冲进城来。

    等到山地旅推进到街道上狭窄的地域已经不适合火器的挥蓝中太命令道:“稳住战线占领制高点。”

    第三旅的士兵立刻越过了山地旅的阵线象股股洪流般向前冲去。

    邵武城内的爆炸声此起彼伏邵武城就象一页波浪中的小舟摇晃着颤动着硝烟和火光给这座铁城进行着洗礼。

    页特密实真是命大而且他身上精良的铠甲也起到了很好的防护作用虽然身上被弹片击中了多处但并没有致命。他费力地从地上爬起来使劲地摇了摇被震得晕乎乎地脑袋。完了完了邵武城是守不住了他听着东门方向传来的喊杀声和爆炸声绝望地想着。

    王雄带着特种营战士们扔完手雷便忙着追杀从民房中出来的元军黑暗中根本没人想着过来看看这群被炸得一片狼藉的鞑子这也才让页特密实能够多活一段时间。

    “大人大人。”微弱的声音将页特密实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是倒在地上的奄奄一息的亲卫领“快…快回…快回大帐…带着…剩下的弟兄们…冲…冲出城去吧!”断断续续地说完这几句话便闭上了眼睛死了。

    对除去四个城门监督守城的大帐那边还有一百多名蒙古精骑现在这个时候指望那些鼠两端见风使舵的新附军能随自己出生入死简直就象太阳能从西边升起一样。如果城池不失在蒙古人的余威之下他们也许还能在城墙上抵挡一阵现在城门已经失守这帮家伙恐怕信心全失士气全无不在蒙古人背后捅刀子就不错了。回去召集自己人能趁乱冲出城去是最好冲不出去也要让这些狡猾的宋人付出血的代价大汗座下只有战死的勇士没有屈膝的懦夫。

    想到这里页特密实忍着伤痛拉住一匹乱跑的无主战马向中军大帐方向奔去。

    此时福建宣慰副使黄去疾正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府衙大堂上转来转去身边是一群手下的幕僚和新附军将领。

    “怎么办?怎么办?”黄去疾嘴里不停地重复着这两句话突然抬起头冲着手下大声喊道:“你们倒是说话呀光复军都打进城来了现在怎么办?怎么办呀?”

    手下们个个满头冷汗面面相半晌一个千夫长擦着冷汗上前一步道:“那个大人不如让兄弟们保护着大人家小试着冲一冲可能也许没准能趁乱跑出去。”

    黄去疾愣愣地盯着这个千夫长好一会儿摇头苦笑道:“光复军围得象铁桶一样要是能冲出去页特密实能老老实实地呆在城里吗?再说现在还有多少人能跟着咱们向外冲啊?”他还不算太笨手下的士兵能吃几碗干饭他还是了解的。

    “大人那个那个。”一个幕僚结结巴巴地欲言又止。

    “都什么时候了有话快说。”黄去疾不耐烦地斥责道。

    “那个不如不如咱们反了吧?这蒙古人看来是顶不住了。”

    “反了反了蒙古人?这个时候反光复军能放过咱们吗?”黄去疾皱着眉头疑惑道。

    “那个小的前几日看到过光复军扔进城的告示上面说临阵反正对就叫反正可保性命如果有立功表现还有赏赐呢。”

    “立功?城都破了哪还有功可立呀?命能保住可咱们的财产呢?”一个新附军将领说道。

    “不城虽然破了可城里还有蒙古人呀杀些蒙古人总算立功吧?”黄去疾问道。

    “算算一个鞑子人头赏百两银子呢!”幕僚赶紧回答道。

    “好那就好。”黄去疾猛地一击掌冲着几个新附军将领道:“你们还有多少人马?能不能马上召集起来?”

    几个新附军将领互相瞅了瞅万户王世强上前答道:“能马上召集起来的也就是亲卫了再加上大人府里的怎么也有三千多人。“

    “好也差不多够了。”黄去疾兴奋地一点头下令道:“你们几个马上召集人马把页特密实的中军大帐给我围了见鞑子就杀。再派人通知城里的弟兄们就说咱们反反正了。”

    “这样能行吗?”万户有些迟疑。

    “行肯定行咱们是第一个反正的光复军肯定照顾。千金买马骨的事你们不懂吗?快点行动等光复军杀到这里就全都完了。”黄去疾急得差点蹦起来。

    “那好吧!”王世强一挥手“弟兄们走反正了想保住家产就杀鞑子立功去。”

    …………………….

    页特密实好不容易跑回中军大帐等到他召集了剩余的蒙古精骑想往外冲杀的时候却惊讶地现已经被反正的新附军包围了。

    他们怎么敢页特密实勃然大怒这群平时象绵羊一样懦弱胆小的新附军这伙卑贱低下的南人怎么敢向高贵的一等人天之骄子蒙古人挥舞着刀枪。谁给了他们以下犯上的胆子?谁给了他们反抗的勇气?

    压迫是取得了胜利的反抗;反抗是还没胜利的压迫。

    压迫和反抗二者都是为了给对方施加压力。力量大的就是压迫者力量小的就是反抗者。

    人类社会的历史就是二者力量的抗衡史。

    人们不喜欢反抗也不想反抗但是事情往往是会改变的人们也需要勇气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当积聚在心中的不满、怨恨甚至是恐惧达到了一个临界点时就会轰然爆。绵羊终于向狼群起了进攻。

    随着爆炸声越来越逼近反正的新附军在将领们的指挥和怂恿下猛然一声喊冲了上来拿着刀枪一阵乱砍砍杀。

    地方狭小骑兵根本施展不开一场乱战之中往日无坚不摧的蒙古铁骑也失去了威风精准的射术还不如挥舞弯刀一百多人的蒙古骑兵转眼便被三千多人所淹没。

    新附军士兵砍马的砍马捅人的捅人还有的躲在人群中放冷箭一个蒙古士兵往往要面对十几个新附军的攻击蚁多啃死象弯刀上下翻飞却也无法挡住四面而来的刀枪。蒙古人虽然悍勇但人实在太少了伤亡比例是五比一或者是更高一些但看着平日作威作福的蒙古人也到了这步田地痛打落水狗谁不会啊!

    每倒下一个蒙古人新附军都会出一阵欢呼争着抢着去割人头。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