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饯行宴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但愿如此吧?”陈复文对此好象没什么信心。

    许汉青想了一会儿这样可不行军事上的胜利还需要政治上来巩固政治还需要思想的统一。如果不在理论上为自己以后的设想打下基础即使侥幸打跑了鞑子华夏中国依然逃脱不了那可恶的轮回:国家从明君始以昏君奸臣亡。

    “我看可以鼓励民间办报以开民智再制定一部法律保障言论自由在我们治下的土地上不以言论罪。把光复报进行拆分把有关商业的、政务的、新闻的、海外的统统划出去咱们只负责政务方面的主要进行舆论导向把它作为我们的喉舌其它的可以吸引民间资本管理权也可以下放。你们看行不行?”许汉青提出了一个办法。

    郑晔对此没有什么看法也不熟悉这方面的业务便没有说话只是望向陈复文。

    陈复文沉吟了一下沉稳地说道:“我回去和幕僚们商议商议拿出一个稳妥的办法来这件事情急不得还是不要仓促决定的好。”

    “嗯”许汉青点了点了头“也好我也只是随便问下你们的意见想法并不成熟陈先生回去好好商议一下拿出建议再说吧。”

    “还有一个好消息大人走时曾交待让那些胡商从海外多带些书回来咱们重金收购已经有几家捎回来了正在翻译之中。而且《物权法》和《公平交易法》已经完成就差大人您审阅颁布了。”陈复文将手里的卷宗递给许汉青满脸喜色地说道。

    “好啊!”许汉青抚摸着手里的文件一股自豪之情油然而生《物权法》可是直到中国近代还没有诞生的东西现在终于让我搞出来了。“我连夜就看这个东西越早实行对咱们越有利。”

    夜阴一刻一刻的深了起来天空里从银红到紫蓝从紫蓝到淡青的变了好几次颜色当书房里亮起灯烛的时候许汉青才揉了揉了酸痛的眼睛抬起了头。

    “夫君看完了?”身后柔柔的话语让许汉青感到了温暖一双玉手从背后伸来轻轻地给他捏着肩窝。

    “碧娘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叫我呢?”许汉青伸手拍了拍肩上的玉手。

    “来了一小会儿夫君看得入神妾身便没有打扰。”

    “是新制定的两部法律答应陈先生连夜审核完的没想到这么快便看完了看来今晚和夫人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许汉青把头向后仰轻轻地顶了顶许夫人柔软的胸部。

    许夫人“咯咯”笑了两声爱怜地用手抚摸着许汉青的脸庞“夫君在外面四处征战回到泉州也是忙忙碌碌真是太辛苦了。”

    许汉青抓住许夫人的两只小手在自己脸上蹭着“那倒没什么只要看到碧娘和馨儿我便不觉得累了马上变得生龙活虎精神百倍了。”说完在许夫人的小手上亲来亲去。

    “去。”许夫人娇嗔地抽回手在许汉青头上拍了一下“明天吊妹便要回去了我在厅堂里摆了酒菜为她饯行夫君快走吧。”

    “哦是这样啊!还是夫人想得周到。”许汉青站起身伸展了下身体拉着夫人走了出去。

    许汉青在两位夫人的陪伴下在温暖如春的厅堂里在红烛的照射下吃着酒饭。两位美人一左一右云鬓如墨香肤如雪天生丽质桃红柳绿看着便让人赏心悦目。

    “吊妹呀!”许汉青放下酒杯冲着陈吊妹说道:“白天开会时没有细说趁着今晚给你饯行我想再啰嗦几句。”

    “姐夫您太客气了有什么指教吊妹洗耳恭听。”几杯酒下肚陈吊妹脸上微微泛起了红晕。

    “谈不上什么指教只是说几点建议。”许汉青笑着说道:“你在泉州参谋部也呆了一段时间了邵武战役的资料想必你也看过了你觉得我光复军能够连番取胜的关键是什么?你回去后想怎么做呢?”

    陈吊妹低下头想了一会儿抬头说道:“光复军每次行动前都是精心策划行动中果断迅战士们训练有素悍不畏死手里的武器又犀利异常以有备击无备所以才能连续得胜。吊妹回去后先加紧训练士兵争取建立一个类似的参谋部门集思广益精心筹划我想应该可行。”

    “说得不错。”许汉青赞许地点了点头“但是你知道光复军士兵们为什么肯拼死作战而新附军却士气低落为什么我的人马能不断扩充人才能不断来投吗?”

    “这个?”陈吊妹皱起了眉头陈吊眼的部队说得好听是义贼说得难听就是强盗都是本乡本土的穷苦百姓组成在漳浦一带虽然是如鱼得水但远不如许汉青顶着朝廷的官帽影响力大。一来没有什么象样的人才来效力二来要招兵买马也有困难。即使实行许汉青的那些方针政策一个山贼的号召有多少可信度老百姓们能相信吗?

    “呵呵”许汉青轻笑了一声“你心里知道怎么回事就好大举心有大志我也不好勉强。但说实话没有大义在手蜗居一方可能还行要想壮大就很难了。你回去可以和大举说清楚利害关系我不是要并他的兵收他的权而是真心希望他能迅展起来毕竟都是为了反抗暴元驱除鞑虏吗!他要是就想窝在漳浦一带就随他了无论怎样我许汉青会一如既往地支持你们不管是武器弹药还是粮草物资我都会尽力助你们一臂之力。”

    “姐夫的意思吊妹明白了。”陈吊妹把心里的郁闷压了下去笑意盈盈地端起酒杯“姐夫雄才大略心思细密从几千人马到现在创下了喏大的基业吊妹着实佩服。我回去便和大哥分说清楚相信大哥也不是个糊涂人到时候我们愿听姐夫调遣。”

    “都是一家人不必如此客气。”许汉青笑着摆了摆手转而又正色道:“此时元军还是把注意力大部放到行朝那里等到他们腾出手来千军万马从四面八方压来以一隅对全国我不说你也能想象出来那时是个怎么样的情形。更何况元军中的蒙古精锐大部还在北方江南只有一小部分趁着元朝疏乎的时候咱们便要埋头展到时候实力强大了才能有一战之力呀。”

    室内的三个女人都若有所思的样子许汉青自顾自的吃着酒菜。

    半晌陈吊妹抬起头来问道:“姐夫其实我和大哥对接受姐夫的指挥没有什么意见怕就怕朝廷那边指手划脚到时候架空了姐夫凭那些无能之辈还不是把现在的大好局面拱手送给鞑子。”

    “指手划脚那些残兵败将吗?他们凭什么来指手划脚?”许汉青轻篾地撇了撇嘴“实力决定一切行朝还有多少可战之兵别看对外号称有几十万人马要是真有一战之力也不会被追得在海上四处飘荡了。我可以容忍他们的存在但绝不会听他们的号令我要为近十万的光复军负责也要为治下的几十万百姓负责更要为华夏的国运负责难道只是为了一个忠臣的名义便要把千百万人的生命交给那些无能之辈吗?哼我绝不会那么做的。”

    “说得好这下我便放心了小妹在这里敬姐夫一杯。”陈吊妹端起了酒杯。

    许汉青喝完酒又交待道:“回去之后你们要千万小心张弘范正在扬州调集兵马船只到时候泉州、漳州、潮州等沿海之地恐怕都要受其攻击我们这边已经准备停当他讨不了好去漳州那边你们也要早做布置能打就打不能打便避其锋芒切不可硬拚。”

    “这个请姐夫放心吊妹回去便加紧布置有了姐夫送的大炮我们不会吃亏的。”

    “武器是一方面人才是决定胜负的重要因素别的我就不多说了来大家吃好喝好喝好吃好。”许汉青热情地招呼着。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