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浴火重生之大宋中兴 > 第十六章 行朝举动

第十六章 行朝举动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天边现出了一道红霞慢慢扩大了它的范围加强了它的光亮。太阳就要从那天边升边了红是红得很却没有亮光。太阳象负着什么重担似的一步一步地努力向上面走来到了最后冲破了云霞完全跳出了海面一刹那间忽然出了夺目的亮光刺得人眼睛有些痛附近的云也着了光彩。

    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在火焰与海水之间两百多艘战船四百多艘官船和民船静静地沉睡。

    海上日出之美无法用简单的语言来形容。但是如果天天对着这样的景色心中涌起的不是诗意而是厌倦。

    朕如果是一只海鸥也好!端宗望着帆间掠过的翅膀痴痴地想。常年的颠簸流离使得这位少年天子眉宇间早早带上了愁容还有与年龄不相称的成熟。

    “万岁回船舱去吧海上风大!”陆秀夫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上船在赵昰的背后低声说道。

    “夫子丞相他们商议得怎么样了如何封赏许汉青?”赵昰沉声问道。

    “许汉青升任枢密院事兼权参政知事陈复文升泉州知府麾下将领各晋一级共赏银五百两。”陆秀夫答道。

    又是这一套赵昰不屑地撇了撇了嘴。明知道光复军为许汉青一人所创建的情况下还要将泉州的政务和军务强行分开。政务归陈复文军务归许汉青从而达到文武分权。这都什么时候了这帮人还忘不了互相倾轧还忘不了文武制衡。

    “还还要派出钦差去泉州传旨要许汉青的光复军提供两百门传说中的大炮和和五千枚震天雷。”陆秀夫吞吞吐吐地说道。

    见陆秀夫如此赵昰更怒。一个迂腐却一本正经的枢密使(陆秀夫)一个刚愎的大都督(张世杰)一个跋扈的外戚(杨亮节)一个懦弱的太后和一个只懂得平衡却没有决断力的丞相(陈宜中)这样的朝廷难怪被元军追得四处乱跑。

    “朝廷不拨兵马不给物资只一味地授予虚衔现在明知道光复军在强敌环伺之下开春即有大战还强行伸手讨要武器如此逼迫太急难道不怕伤了光复军将士们的报国之心吗?”赵昰怒道。

    福建本来就不是容易落脚的地方光复军虽然连番取胜但北有两浙大都督范文虎的近二十万新附军西有达春的蒙古劲卒西南的刘深日日迫近。这种情况下不思如何与光复军联手打破北元围困将福建和广南连成一片。反而算计着光复军那点家底如此行事也只有朝廷那些精于内斗的大臣们能做得出来。

    “许汉青擅改军政制度又弄出什么《物权法》《公平交易法》等大逆不道的东西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众大臣认为不追究他狂妄悖逆欺君之罪便已经是很宽容了。”陆秀夫轻声答道。

    “夫子怎么看这些个法律?”赵昰皱了皱眉问道。

    “这个…”陆秀夫犹豫了一下从心里来讲这些个法律和他所学的圣人之书根本不同对些他也十分气愤但现在却不是火上浇油的时候。“陛下许汉青或许想利用法律来安定泉州商户之心毕竟强敌环伺之处人心皆有不稳。而且许汉青现在已经有几万兵马这粮饷、弹药都是靠其自给借此抽取税赋也是有可能的。不过这些个法律确实与祖宗成法不同也难怪大臣们非议。”

    “既如此就随那些大臣去吧毕竟光复军几次大胜使得达春回师多少也减轻了行朝的压力也不好过分苛责许汉青。”赵昰叹了口气转身向船舱走去。

    海面上起风了波浪轻轻拍打着船舷。

    ………………………………………………

    宋端宗景炎二年1278年1月16日张世杰奉帝昰走浅湾又遇元将刘深来袭不得已趋避秀山转达井澳。老天也助元为虐陡起了一夜狂风竟把帝昰坐舟掀翻在海滩可怜冲龄孱主溺入水中经水手急忙救起已是半死半活好几日不能出声。刘深又率元兵追袭张世杰再奉碙入海至七里洋欲往占城陈宜中托名招谕先至占城达意。安南世受大宋恩德危难时刻应该大宋尽一点力吧。大多数官员这样想道。

    陈宜中看看自己的随行船队一共六艘两千料的大海船里边装了很多金银财宝。这些金银财宝都是大臣捐献出来的给这支二百多人的使节团充充门面向安南展示大宋依然有复兴的财力供他来贿赂安南的官员给行朝购买落脚的地皮。

    “丞相早去早回。皇上盼着你的好消息!”陆秀夫站在甲板上把酒与陈宜中话别。

    “我会尽快回来照顾万岁的事情就全靠陆大人你了!”陈宜中郑重地向陆秀夫施礼。

    我还有必要回来么?这个朝廷到了这个地步还频频内斗除了少数手中无兵的文臣谁肯再听我的?陈宜中一边与送行的人挥手一边问自己。

    …………………………………

    泉州城内许汉青和陈复文等人围坐在一起正在讨论如何应付朝廷的钦差。

    “朝廷的赏赐如此之薄胃口却如此之大真是…”许汉青苦笑着摇了摇头。

    “外部羁縻再加上内部分化瓦解只是朝廷诸多举措的第一步。一旦咱们答应下来接着那些权谋者的花样会更加肆无忌惮。”参谋长郑晔说道。

    “这些人真不知道怎么想的自己国家的人不来找却要拿出那么多钱财去求安南。”许汉文一脸不可思议地摇着头。

    “呵呵高谈阔论一个顶俩危急时刻却无一策可救国这本是那些大儒们的看家本领吗!防内重于壤外朝廷不是一直这样吗在他们眼里咱们可能比元军更可怕呢。”陈复文冷笑着说道。

    “好了他们不仁咱们不能不义东西不能全给手雷可以支援行朝一批大炮就免了吧绵羊就是绵羊安上爪牙也斗不过狼的再派几个人去好好解释一下咱们面临的困难顺便留在那里以便互相联络你们看怎么样?”许汉青打了个圆场提出了一个折衷方案。

    “这样恐怕行朝不答应呀?”郑晔说道。

    “可不可以用交钞来顶这些东西咱们有的是。”许汉文又提出了一条建议。

    “可以试一试这个钦差是国舅杨亮节的心腹杨亮节比较贪财到时为咱们说说话行朝离咱们又远应该差不多能对付过去。”陈复文捋着胡子说道。

    “那就这样定了这件事就由陈先生来负责吧参谋本部和前敌指挥部已经人员齐备郑晔呀我看你也担心戴云山那边的部队过几天和副参谋长孙志勇交接一下便去那边准备吧。”许汉青交待道。

    “好的我还真是不放心那边作战计划制定完毕早去一日便能早一日进行针对性训练我收拾一下便出。”郑晔兴高采烈地答道。

    “大哥您成立的那个公共卫生部昨天又来要钱了大敌当前搞什么排水沟预备石灰盖厕所浴池还制定了那么多条条框框雇了那么多人收集垃圾是不是有点不是时候呀?”许汉文脸上写满了意见。

    许汉青笑了笑城里驻扎了那么多军队都是不花钱的劳力啊再说蒙古人可是世界上第一支使用生化战的军队在成吉思汗远征时曾经把染病的尸体扔进敌方的城里城里的人差不多死绝了。对此他可不敢掉以轻心。“现在不过是用点钱以后可是有大用处啊再说这样一来也显示出咱们守住城池的决心和信心再说雇的那些人不都是些岁数大的人吗并不影响咱们的军队呀况且所制定的那些措施都对大家有好处卫生好了疾病就少了以后咱们占领的城池多了这个模式还是要搞下去的现在用些钱以后他们会自己养活自己的。”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