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闲谈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好吧!大哥既然说有用那我就给钱好了。”许汉文满脸不情愿地答道。

    “市舶司那边怎么样?收入是多了还是比以前少了?”许汉青笑着问道。

    “当然是多了依您的意思把那些乱七八糟的税都取消只按货物多少种类征收关税虽说每次收的钱少了但架不住船多货多呀。现在比以前多收三成再加上咱们以船入股所收的红利比蒲寿庚在的时候多出一倍不止。”许汉文自豪地说道。

    “我看过帐了这还没算上流求商队的收益盐场的收益等用交钞从北元套回金银物资回来收益还不止于此。”陈复文也笑着补充道。

    “光有钱还不够粮食的储备还要加强越多越好。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咱们的粮食只能靠外面供应民以食为天如果在这上面出了差错人心便会不稳。”许汉青嘱咐道。

    “安南、吕宋、倭国等周边小国咱们都开辟了航线回航时如果带回来粮食咱们不仅原价收购而且税赋也照顾一些商户们都很踊跃。”许汉文答道。

    “大人只管把心用在军事上其它琐事就由我们替大人分忧吧。”陈复文望着许汉青被海风吹得略显粗糙的脸真诚地说道。

    “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篱笆三个桩没有大家的努力和辛苦我许汉青也不能后顾无忧地与元军作战这些日子我忙于水师不如今日由我作东感谢大家也算给郑晔饯行了。”许汉青笑道。

    “好难得呀每天都是忙忙碌碌的正好放松一下。”许汉文是年轻人心性活泼雀跃着答道。郑晔担任参谋长时间不短早已经变得沉稳老练只是笑着点头。

    ……………………

    酒是人情:“相逢一笑是前缘”“浊酒一杯喜相逢”。酒是豪情:“醉卧沙场君莫笑”。酒可解愁:“何以解忧为有杜康”“愁来竹酒二千石寒灰重暖生阳春”。酒是礼仪:“无酒不成筵席”。可见酒这东西是沟通交流感情的纽带这次也不例外气氛是越喝越热烈话是越喝越多。

    “陈先生是老前辈俗话:家有一老如有一宝。陈先生的经验和阅历就是咱们的财富来咱们敬陈先生一杯。”许汉青举杯说道。

    “是啊!有陈先生坐镇咱们就能后顾无忧而且我可是从陈先生那里学到了不少东西应该敬陈先生一杯。”许汉文也笑着说道。

    “应该应该。郑晔明天便要率前指去戴云山了不知陈先生有什么要捎给令爱的。”郑晔询问道。

    “呵呵各位把老夫捧得这么高当心摔着老夫啊!”陈复文开怀笑道举杯一饮而尽“孩子们大了自己有了想法老夫也管不着了。”

    “也不能这么说亚茹既然对科学制造有兴趣就让她去钻研好了上次她和国栋合伙搞出了硝化甘油说明她还是有这方面的天赋就让她在这方面好好展也好。”许汉青给陈复文夹了菜说道。

    “哦大人说的是真的?”陈复文问道。

    “当然是真的我和夫人都看到了。”

    “也好只是亚茹年龄大了我那夫人天天惦记着这件事可没少在我耳边唠叨。”

    “哈哈您回去告诉嫂夫人这件事呀就不用操心了过些时日说不定就有大大的惊喜呢。”许汉青想到在戴云山看到刘国栋和陈亚茹的情景不禁哈哈笑道。

    陈复文疑惑地瞅了许汉青一会儿释然道:“儿大不由爷随她去吧。大人您说行朝这次向安南寻求栖身之地能成吗?”

    “我看够呛。”许汉青放下酒杯沉吟了一下说道:“国与国之间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现在北元风头正盛势力正强安南会冒着激怒北元的危险来容纳一个苟延残喘的行朝吗?我看不把他们抓起来向北元卖好就不错了。”

    “大人这话说得精辟可惜朝中那些大员们却是执迷不悟还幻想着安南是世受大宋恩泽的藩属会在危难时刻帮一把。须知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啊!”郑晔把玩着手中的酒杯感慨道。

    “如此说来那陈宜中也是一去不返了。”陈复文幽幽地说道。

    “这是为何?”许汉文不解地问道“他不是丞相吗?难道要做逃兵?”

    “陈先生我对行朝这些官员的禀性和来历也是陌生的很趁这个机会不如您来给我们讲说一下。”许汉青给陈复文又斟了一杯酒问道。

    “也好老夫便把这些陈芝麻料谷子的事说一下看看这些官员们的嘴脸先说说这个丞相陈宜中吧就从贾似道被罢免说起。”

    芜湖兵败后贾似道的昏庸**激起了举国上下的义愤。擅权误国的贾似道已被罢免此时朝廷如果能够振作起来任用贤臣局势或许还可以扭转。但恰恰此时朝廷却犯下另一个严重的错误即任命陈宜中为相。在陈宜中的主持下宋朝终于陷入万劫不覆的深渊。陈宜中是一个狂妄自大、欺世盗名的两面派惯于提出冠冕堂皇的高调言辞谴责任何妥协退让的主张和行为。陈宜中本为贾似道所援引贾似道兵败以后他却率先提出处死贾似道以提高自己的声望毫无廉耻。统帅禁军的殿前指挥使韩震提出迁都建议他竟然私自将其骗到自己家中杀害。

    陈宜中长期通过这种哗众取宠的表演和豪言壮语来获得权势提高自己的威望但事实上却是一个优柔寡断、冒充抵抗英雄的胆小鬼。德佑元年春夏之交战事最为激烈的时候朝野内外纷纷要求他亲往前线督战他却犹豫畏缩不肯出城。显而易见陈宜中不可能为宋朝冒生命危险。

    陈宜中当国行事摇摆不定徘徊在和与战之间不能作出决断。他口头上喊出各种豪言壮语实际上却懦弱怕事没有与元军决一死战的勇气和才能。

    “陈宜中一而再再而三地逃跑此次去安南若见事不可为必然不会再回行朝的。”陈复文讲述完陈宜中的光辉事迹下了结论。

    “大宋朝廷没有人才吗?先有贾似道误国再有陈宜中这个逃跑丞相难怪形势每况愈下。”许汉文气愤地说道。

    “长于争权夺利慷慨陈词面对外敌却束手无策就是这些朝廷高官的所作所为啊!”陈复文叹息道。

    “还有一条就是墨守成规不思进取。”许汉青补充道“国难当头还抱着祖宗成法这次钦差来不是对咱们还有不满之言吗。亏得咱们远离朝廷受到的约束小否则怎么能有现在的局面。”

    “咱们展到现在这个局面一个是没有外人掣肘再者也是大人深谋远虑又得到神仙眷顾啊!所造出的火炮、手雷这些神兵利器功不可没。”郑晔不失时机地给许汉青戴了个高帽。

    “呵呵这也是我为什么组建参谋部的初衷只要是人就难免犯错一个人再怎么深谋远虑也有疏漏的地方。所以每项决策才要经过大家商议完善后才实施。咱们可不能学朝廷一个人昏庸无能便导致整个国家民族衰败沉沦啊!”许汉青轻笑着摆了摆手。

    “郑晔所说也不是没有道理大人说过的动与北元进行政治、经济、舆论、人口等全方位的战争可是让我们都是大开眼界我想北元那些只知劫掠的鞑子肯定没见过到时候慢慢地就让他们失去战斗力了。”陈复文也开口说道。

    “虽说如此但关键还要看咱们动的时机到时咱们在军事、政治、经济上同时下手北元一定措手不及只要北元混乱一段时间四周窥视的力量就会再给其一击。咱们的压力就能减轻光复江南便指日可待了。”许汉青解释道。

    “是呀光靠咱们光复军以一隅对全国如果没有外力帮助与北元之间必将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咱们都要有思想准备。”陈复文叹道。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