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浴火重生之大宋中兴 > 第二十章 《赏罚令》

第二十章 《赏罚令》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两脚踏翻尘世路

    一肩担尽古今愁

    关河梦断归何处

    匹马金风觅封侯。

    许汉青笨拙地挥舞着一支上好的毛笔正肆无忌惮地写着缺笔少划的汉字(简体字)。“好了”许汉青写完最后一划只觉心胸光风霁月再无牵虑借着酒劲仰天哈哈大笑起来。

    “我的我的谁也别和我老人家抢。”陈复文连忙伸手打开几只探向条幅的黑手将那幅字抢在怀里。

    周围的人碍于陈复文的年纪和威望谁都不好再抢过来。只好不满地叫嚷起来“再写一幅再写一幅我还没有呢。”………

    行朝钦差王刚中偷偷地撇了撇嘴心道:切这么丑陋的字笔划都不全也敢拿出来现眼这群马屁精还跟抢宝一样真是的至于嘛。

    王刚中不知道的是许汉青这是第一次在大众面前用毛笔写字而他平生用毛笔书写的兴致不高因为字写得丑流传到外的字幅更是罕见。这次在众人的撺掇下借着酒意书写毛笔字在跟随他的众人眼里那是千载难逢的事情。

    百余年后珍藏这批字幅的人在拍卖这些字幅的时候赚了大钱。其中陈复文所得的那个字幅更是拍出了天价。王刚中的后人却只能抱着王刚中的《回忆录》翻开他记述当时场景的那一页号啕大哭只责备先祖为什么当时没有抢一幅许汉青的丑字。

    万里书车一混同

    江南岂有别疆封。

    提兵百万西湖侧

    立马吴山第一峰。

    许汉青的最后一笔还没落下雷兴便一把抢过来嘴里还说道:“虽然俺看不大懂也要抢一幅挂起来大家都抢肯定错不了。”

    “好了好了大家都不要闹了。”许汉青把毛笔扔到一旁冲着钦差王刚中笑着说道:“王大人许某手下多是军旅之人粗豪不知礼节见笑了见笑了。来咱们继续喝酒。”

    “呵呵”王刚中干笑两声“许大人豪气冲天大宋有您这样的栋梁之才真乃社稷之福百姓之幸也。”

    “王大人过奖了。”许汉青殷勤地将王刚中让到酒席上叹了口气说道:“许某蒙朝廷信任皇上提拔每天是惮经竭虑战战兢兢深恐有负朝廷和皇上啊。福建乃四战之地泉州新平人心不稳诸多困难还请王大人回到行朝后解说一二才好。”靠给你送了那么多钱财就是让你回到行朝说好话的只要不跟朝廷翻脸我还是能顶着大宋的旗号收买人心等到光复军的实力足够强大能与北元争一时之短长谁鸟你呀。

    “那是那是。”拿人手短吃人嘴短王刚中连忙真诚地说道:“许大人夺取泉州杀了蒲寿庚为大宋宗室报仇如此大功朝廷和皇上都是看在眼里的。而且光复军孤军奋战困难丛丛拿不出那么多军械物资我想朝廷和皇上是会体谅的。”

    “王大人所言极是。”陈复文也走了过来帮腔道:“元军即将从两浙重兵来攻打泉州扬州的张弘范也将从海路来袭危险重重啊!许大人和我为了筹措军资可是食不下咽夜不能寐啊!”

    “陈大人此话差矣。”许汉青故意沉下脸来“咱们再困难也不能拖欠朝廷要求的物资是朝廷重要还是泉州重要陈大人切不可本末倒置呀。”

    “许大人陈大人不是这个意思。”王刚中连忙劝解道:“许大人和陈大人已经竭尽所能了朝廷怎么会怪罪呢?王某回去定会为两位解说清楚朝廷一定不会有事的。”

    “那就好那就好。”许汉青端起酒杯向陈复文会心地笑了笑说道:“陈大人咱俩敬王大人一杯感谢王大人为咱们向朝廷美言。”

    “应该的应该的。”陈复文连忙笑着答道。

    ……………………………………………………………

    送走了朝廷的钦差许汉青立刻把藏在仓库中的武器全部搬了出来什么大炮手雷统统装备了部队准备迎接元军新一轮的进攻。

    在不断地在舆论上对北元进行打击的同时酝酿已久的《赏罚令》也开始颁布实施此令类似于官府的悬赏对江南的蒙古人按官阶分门别类从小兵到万夫长对每个级别的人头都订立了悬赏金额只要拿来人头并标记好所属的级别泉州官府就会照数付钱概不拖欠。

    《赏罚令》一公布敌我双方并没有太在意。泉州各界人士都认为银子固然让人心动但要靠钱财就能把江南的蒙古人都杀光纯属痴人说梦蒙古人更是不屑一顾就凭那些懦弱的南人百姓就凭那些唯唯喏喏的新附军他们敢吗?抢夺奴隶的财产强暴奴隶的妻女不是征服者天经地义的事情吗?为了那些银子他们就能从逆来顺受的绵羊变成复仇的恶狼吗?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几百个蒙古人就能驾驭上万的新附军这不就是明证吗?许汉青肯定是脑袋被钱烧坏了才想出这么个没用的招数。

    对此许汉青对疑惑不解的众将是这样解释的:蒙古人凭什么来驾驭成千上万的新附军凭什么来奴役沦陷区的百姓不就是靠着百战百胜的积威吗。咱们先给百姓和新附军一个反抗的价钱再慢慢打破蒙古人不败的神话用不断的胜利来给百姓和新附军增加信心。一旦咱们和蒙古人的势力对比生变化攻守易势那时只要一个小火星就能把反抗之火熊熊点燃就能把那些自以为是坐在火药桶上作威作福的蒙古人炸得粉身碎骨。而且咱们在舆论上要好好造势大力宣扬那些敢于提头来领赏的勇士由此告诉广大百姓和新附军反抗就是这么简单只需要一个理由一颗不甘受奴役的心。

    众人没有想到的是在一年后光复军在江南进行反攻的时候《赏罚令》起到了多大的作用。那时候元军连连战败江南的蒙古人几乎都成了过街老鼠成了会跑的银子村村镇镇都有红着眼睛紧盯着落单蒙古人的百姓。更加催生出了职业猎头者这个行业他们成帮结伙时分时合到处袭杀蒙古人把人头用石灰保存好等着向光复军兑现银两尽管这是个危险的职业可又解恨又来钱快还是有很多人趋之若鹜这股风气甚至漫延到了江北弄得蒙古人人人自危疑神疑鬼生怕身边的汉人趁其不备时下黑手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蒙古人被赶到漠北这也是许汉青等始作蛹者所始料不及的。

    “许汉青这招真是狠毒啊!”扬州正整装待的蒙古汉军都元帅张弘范仔细看完《赏罚令》后叹息道:“以财帛诱惑之以仇恨激怒之以胜利鼓舞之好计策好思路啊!”

    “都元帅我大元兵威所指无不慑服南人恐怕不会象许汉青所想象的那样奋起反抗啊?我看这《赏罚令》也不过是好梦一场罢了。”张弘正答道。

    “虽说江南各地慑于我大元兵威闻风而降但根基并不牢固如果我大元在江南能继续保持胜利宵小自不敢异动。怕不怕兵事不利给许汉青以可乘之机啊!”张弘范用手指敲着桌面慢慢地解释道:“此令一出便已在百姓、新附军和蒙古军之间种下了隔阂的种子胜则一力向前败则离心离德。你当那些百姓和新附军在蒙古军危急时还能共同进退吗?哼落井下石暗下黑手到时防不胜防啊!”

    “恩都元帅所思确有道理在江南的蒙古军人数不多前番邵武黄去疾等新附军反正就是一个例子。”张弘正点头赞同道。

    “磨剑剑石石鼎裂饮马长江江水竭。我军百万战袍红尽是江南儿女血。”张弘范慢慢吟道:“我军在江南杀戮太重虽有慑服之力却也难免激起南人的仇恨以至被许汉青等利用啊!唉。”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