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浴火重生之大宋中兴 > 第二十九章 攻城(四)

第二十九章 攻城(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灰暗的天空中月亮缓缓地在云朵中穿行时明时暗。

    新附军共出动了五万余人冲向泉州三面的第一批只有万余人所有人都战战兢兢地快步小跑着前面那层层叠叠的木桩就是他们的目标。这些新附军不奢望清除障碍时不被光复军现只是希望在黑乎乎的夜里光复军的炮打得不是那么准。

    新附军冲到近前便抡起膀子开始向木桩起了进攻乒乒乓乓的声音在泉州城外响起。

    “举火”随着一声令下泉州城头点起了无数火把象一条蜿蜒的火龙火把在移动火龙也似乎扭动着身子露出了狰狞的爪牙。

    “点火射。”一颗颗巨大的火球腾空而起砸向正辛勤伐木的新附军熊熊的火光照亮了一张张惊慌失措的脸。

    燃烧的火球轰然落地散射出几缕火焰有的火球直接砸在新附军人群中顿时几个被烧着的新附军出撕心裂肺的惨叫胡乱奔逃着不一会儿便轰然倒地扭曲了几下便不再动了。

    借着火光的照射城头的弩炮也纷纷出了怒吼一支支带着火星的弩箭带着风声撕裂了空气纷纷凌空爆炸也加入到这死亡的协奏曲之中。

    突如其来的沉重打击击碎了新附军本已十分脆弱的意志他们惊恐地乱喊乱叫着扔下手中的刀斧象一群突然见了光的老鼠一样四散奔逃逃向黑暗之地希望黑暗能保护自己免受这炼狱般的折磨。

    范成彪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一切没天理呀光复军哪来的这么多新武器、新战法以后还有多少层出不穷的东西在等着我们。不就是砍几根木桩吗犯得着下这么重的手吗?一点机会也不给还让不让人玩啦?

    元军大营中突然传出了隆隆的战鼓声范成彪暗叫不好急忙冲着身边的亲卫下令道:“快将败退下的兵都赶回去蒙古人要出营督战了。”

    话音刚落营中便冲出了几队骑兵分别向三个方向败退下来的新附军冲去。

    “都元帅有令许进不许退后退者杀无赦。”几个蒙古人举着火把高声喊叫着这时范成彪的亲卫也赶到了也高声喊叫着试图阻止依然疯狂后退的新附军败兵。

    有跑晕头的新附军根本听不到蒙古人的警告和新附军的劝止依然向前猛跑。

    一丛箭雨迎面射来将乱跑的新附军射倒在地。

    “你们…”有人不甘心地用手指向蒙古督战队鲜血顺着箭杆喷涌而出抽走了他们的最后一丝气力死尸砰然倒地圆睁的双眼茫然地望着灰暗的天空月亮似乎也不忍地躲到了云后。

    范成彪的亲卫们黯然地低头这种悲惨的遭遇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要轮到自己身上同是汉人同是新附军的他们也不免兔死狐悲起来。

    天造孽自可活自作孽不可活。路是自己走的障碍是自己设的脚下的茧子是自己磨的人孰能无过不怕失败不怕错怕只怕一次次的错下去。

    没有目标的人生就等于没有目的地的旅行。

    这些新附军的人生目标可能就是活下去苟延残喘地活下去象狗一样地活下去。但连这个小小的要求也无法实现时他们迷茫了几千人被几百蒙古督战队逼视着无奈地又投向那铁与火的炼狱里。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为什么宁愿被火烧死宁愿被炮弹炸死却不敢直对那几百个蒙古人的弓箭?”许汉青喃喃地自语道这个时候他的心很痛是什么样的教育培养出了这样大批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废物。是什么样的政府抽光了子民的最后一点血性让他们即使面对挥下的屠刀依然默默承受甚至于在敌人的威逼下奋力为自己掘好坟墓然后自觉地跳下去。

    蒙古人、女真人、日本人华夏人民的灾难何其深重可每一次轮回却又如此相似华夏大地汉奸何其多也。元朝的范文虎、夏贵、留梦炎清朝的洪承畴、吴三桂、范文成抗日时期的汪精卫、陈公博是魔鬼吞噬了他们的心使他们意无反顾地向同胞举起了屠刀。

    这一刻许汉青直想大声吼叫将心中的怨气舒出来但他的嗓子里却象堵了团棉花巨大的压抑感让他无法呼吸。

    一双柔软的小手伸了过来许夫人在旁边见许汉青的情绪有点低沉适时地安慰一下许汉青他躁动莫名的心。

    “夫君大敌当前冷静点。外面那些人虽然可怜但更加可恨为虎作伥要是泉州城破了屠杀平民百姓劫掠金银财宝都少不了他们的一份。”许夫人娓娓地劝道。

    许汉青苦笑着点了点头反手握了握夫人的手说道:“都是汉人为何他们便这么不争气非要给鞑子做牛做马几百个鞑子便能驱赶几千人上来送死。唉我真是想不通。”尽管对城外的新附军十分气愤但现在毕竟是敌人他要对泉州内的百姓商家负责更要对守城的光复军将士负责千万不能因为个人的情绪也影响广大的将士。

    “这个妾身也说不清楚他们也许是给鞑子吓破了胆子吧一群懦夫死不足惜。哦陈大人来了还拉来了不少泉州城的巨商呢!”许夫人指着城墙的阶梯处说道。

    “是我让他们来的见见我光复军的力量省得他们心事重重连生意都不敢做了。”许汉青笑着说道。“把许涛给我叫来。”与其这样不痛不痒地折磨新附军还不如行雷霆一击让那些无能懦弱的新附军猛然清醒好好反思。正好这群胆小如鼠、唯利是图的商人也来了让这群土包子见识一下火炮的威力他们也能少一点别的心思。

    “大人您叫我有什么吩咐。”许涛很快便跑来了脸上还带着畅快的笑容。

    许汉青暗自叹了口气在他心目中汉人与汉人之间的杀戳没什么可炫耀的。

    “许涛你去下令用三分之二数量的火炮对城外的新附军猛烈开火我倒要看看是蒙古人的刀箭快还是我光复军的火炮厉害。”许汉青收起思绪冲着许涛说道。

    “是猛烈开火。”许涛愣了一下又马上利索地答应道。

    “哦对了晚上你怎么还在城上你们师的副指挥呢?”许汉青又叫住了转身要走的许涛。

    “他正在前面指挥呢我我晚上也睡不着便上来帮帮忙。”许涛赶紧解释要是让许汉青误会副指挥擅离职守可不好。

    “恩”许汉青点了点头“你也要注意休息元军攻城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总熬着可不行。”

    “属下明白许大人放心好了我保证不会误事。”许涛回答完便笑着跑去传达命令。

    “你去告诉陈大人他们注意堵着耳朵可别震聋了别说我在这我不想见这些人。”说着许汉青拉着许夫人向城楼里的黑暗处走去。

    城中的主旗杆上升起了几个红黄色的灯笼告诉其它各面城墙上士兵又有了新的命令。炮兵的动作还是比较迅的在火光的照射下很快便调整好角度装填完毕。

    “开火。”随着一声令下近两百门火炮的轰鸣声震耳欲聋浓烈的硫磺味弥漫在整个泉州城头。

    轰轰轰。城外的爆炸声响成一片借着火光可以看见几千新附军在此突然的打击下伤亡惨重残肢断臂破烂刀枪伴着泥土石块一起飞上了半空。散出着硝烟味的弹坑象张着大嘴的恶魔吞噬了周围方圆几米的所有活物。

    上百门火炮的齐射之威让天空为之色暗让大地为之战栗。爆炸过后好长时间除了受伤者凄惨的叫声外所有人都惊呆了。陈复文领来的商人们被吓倒了好几个有的差点尿了裤子。

    “过瘾。这才叫打*炮呢快再来。”贾海涛掏了掏嗡嗡叫的耳朵兴奋地大声喊叫着。

    半晌又是一次齐射轰鸣声象惊雷爆炸的火光象闪电划破了夜空。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