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时机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炮台上的光复军士兵们欢声雷动许汉青淡淡地笑了笑却是满怀心事的样子。

    虽然打退了元军水师的试探但对于泉州却始终是个威胁只要元军水师还在光复军便不得不时刻警惕海上的袭击便要耗费大量的兵力和火炮来防范被动防御始终难以面面俱到。如果能在海上消灭元军水师那么战略上光复军便占有一些优势广阔的海岸线将成为元朝千疮百孔的漏洞北元将不得不调集兵力沿着海岸线进行防守而光复军海军则可来去自由机动灵活地牵制住北元的力量这对于江南战场将起到多大的作用啊!

    海军还是刚刚起步虽然船用火炮已经研制成功并且已经装备了一些战船但现在最缺的是熟练的水手经验丰富的船长。要是照现在这个训练度恐怕不行有没有更好更快的办法呢?

    海风阵阵吹来撩弄着许汉青的脸抖动着他的衣裳大海上波浪此起彼伏伸向远方。

    “大人元军水师果然只是试探现在已经走了怎么您好象心事重重?”许青华不解地问道。

    “元军水师实力仍在始终是咱们的一块心病啊!咱们的海军还要加紧争取早日具备和元军水师决战的实力。”许汉青指着海面上远去的元军水师的帆影缓缓说道。

    “是属下定当加倍努力。”许青华有些委屈地回答道这才多长时间训练出一个熟练的水手培养一个经验丰富的船长哪有那么简单快。

    “你已经尽心竭力了所吃的辛苦我都知道。”许汉青拍了拍许青华的肩膀“我在想能不能把海军拉出去以战代练这样是不是能快一些?”

    “以战代练和谁战?”许青华疑惑地问道。

    “海盗!”许汉青指着北面“元军水师向南去了咱们不去惹他海军可以向北走找海盗进行实战练习。凭咱们的新式风帆和舵轮打不过总能跑得掉吧。还可以担任商船的护航队只有经历过风浪才能更快地成长你说呢?”

    “我看可以可以分成两拔进行一拔多数由老水手组成远航护航船队一拔由少部分老水手带着新水手沿着近海航行等新水手熟练了再派往远航护航队循序渐进这样可能要快一些。”许青华若有所悟地说道。

    “恩每队人马都要带上海军学堂的学员顺便绘制北方海图熟悉北方海情将岛屿、暗礁、潜流都要摸得清清楚楚以后作战时便能事半功倍。”许汉青高兴地补充道。

    “好我这便去安排计划。”

    回到城里许汉青便把组建护航船队的事情告诉了陈复文和许汉文三个人又细细地规划了一遍把航线收取的费用等细节都制订清楚。组建护航队一来能训练海军二来还能赚些钱。兵荒马乱的年代海盗肯定不少商船出海时也没少碰到过运气好的损失一些钱财货物运气不好的连船带人都回不来。如今有了护航队心里多少感觉安全一些而且护航的费用并不多每次安全回来后再结算更加给商人们吃了一颗定心丸。美中不足的是光复军目前只能组建一支护航舰队只负责一条航线。

    打一次胜仗容易但要想保住胜利的果实就要付出加倍的努力守住泉州就能使光复军获得稳定的军费就能影响并鼓舞更多的大宋子民所以许汉青宁可谨慎地将主力留在城里也不想冒险提前与元军决战而且即使能够战胜百家奴许汉青也不希望对光复军造成大的损失。以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战果一直是许汉青追求的目标。

    许汉青和参谋部制定了一个非常长远非常庞大的战略计划。利用福建的多山特点不断地消耗周边元军的实力即使具备了向外扩张的实力也要装出一副实力不济不思进取的模样以麻痹元朝让福建成为元朝不断流血的伤口却又不让其伤筋动骨恼羞成怒。你来打我我便消灭你你不来打我我也不逼迫太急。

    这种战略思想与“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差不多就是勤练内功以待时机。到时候大军雷霆一击席卷江南即使元朝真的下定决心从西北东北调蒙古精锐来战时光复军也能争取到相对长一些的时间来准备。

    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光复军的海军和骑兵还不强大海军不强大便无法消灭元朝水师无法按参谋部计划对元朝进行骚扰无法依靠长江组织强有力的防线;骑兵不强大即使有火炮对蒙古骑兵的长距离奔袭迂回等战术便没有好的应对办法。

    这些都是光复军中的内部因素当然制定的计划中更希望元朝内部不稳蒙古人内斗不休。诸王之乱一直是困扰元朝的难题之一这是蒙古汗国的诸王分封制度、幼子守灶制度、库里台选汗制度遗留的恶果。而北方诸王又对忽必烈用汉人、行汉法一直抱着对抗的态度分封制又使之得到了部分土地、百姓、财富和军队从而为其兴兵叛乱提供了条件和可能。

    信奉基督教的辽东乃颜部已经与泉州的商会建立了联系虽然暂时只是以货易货的简单关系但许汉青相信如果元军在江南受到重创会让乃颜野心继续膨胀到时再来点催化剂不愁蒙古人内部不混乱。为此许汉青特别授意商会向辽东少量地输出武器。

    种子已经种下就等它在适当的时候芽了。

    波涛起伏的漳州外海张弘范的座舰。

    张弘正低垂着头正在讲述泉州港外所生的战斗。

    “光复军的火炮如此犀利?”张弘范听完讲述开口问道。

    “是的虽然没有亲眼见到但可以肯定就是传说中的火炮射程和威力过我军船上的投石机甚多我军战船还没来得及转舵但被铺天盖地的弹雨所摧毁大半。”张弘正如实答道听张弘范的口气很平静并没有象他想象中那样暴跳如雷火冒三丈微微觉得有些奇怪。

    “只有两座高台开火别的高台并没有反应?”张弘范追问道。

    “是的末将看得清楚港口两侧各有一座高台开炮射击。”

    张弘范面色平静轻轻地用手指叩击着桌案若有所思半晌没有出声。

    “大哥哦都元帅此次是末将鲁莽未听军令请都元帅治末将之罪。”张弘正偷偷抬头瞅了张弘范一眼说道。

    “哼狂妄自大目中无人你活该得此教训治你的罪你以为能逃脱军法处置吗?”张弘范被张弘正提醒从沉思中醒过来指着张弘正大骂道。

    “是末将有罪甘愿受罚。还请都元帅容末将戴罪立功打下漳州再作责罚。”张弘正赶忙说道听张弘范的口气他知道这一关已经勉强过了。

    张弘范盯着张弘正好一会儿轻轻叹了口气“本来对于光复军的实力我也有些怀疑但听你所说在没有能与之抗衡的武器或者找不到破解火炮的办法前与光复军开战确属不智之举。你且下去吧以后千万不要再鲁莽行事了。要记住天下英雄多着呢!”

    “是末将这就去准备明天登陆进攻漳州。”

    看来百家奴围攻泉州肯定要吃苦头了。张弘范望着舷窗外苍茫大海上的波涛叹了口气张弘正的意气用事至少试探出了泉州光复军的一部分实力从海上进攻泉州的念头可以暂时打消了。那个火炮到底是什么东西呢?可惜现在对它还是一无所知否则定能想出对付它的办法什么东西都有弱点它的弱点是什么呢?真让人费心思呀!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