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浴火重生之大宋中兴 > 第三十八章 无情杀戳

第三十八章 无情杀戳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城楼上几点红光一闪伴着轰鸣声金属风暴迎面扑向吊桥处的元军两侧城墙上沉寂多时的火炮也出了怒吼将炮弹尽情砸向拥挤的元军骑兵。

    “一队上开火二队上…”几十支巨型霰弹枪按着口令整齐有序地向吊桥处射清扫着桥面。

    “吱呀呀!”城楼上的搅盘出刺耳的响声将吊桥缓缓拉起一架粗重的铁栅栏从城楼上轰然落地彻底将元军的希望砸成了碎片将冲进城内的二千多骑兵隔绝了起来。

    冲到吊桥外的探马赤军无法接受这突然到来的巨变面对着已经升起一半的吊桥愤怒地嚎叫着咒骂着回应他们的是轰鸣的大炮划着火光飞过来的开花弹。

    许汉青擦了擦头上的汗长吁了一口气。

    “刚才夫君紧张了。”许夫人从旁边递过一块散着香味的手帕笑着说道。

    “呵呵是有那么一点万马齐奔威势确实不凡哪!”许汉青边说边接过手帕凑到鼻子下深深嗅了嗅。

    许夫人脸稍微红了一下指着城下“看来大局已定冲进城的那些元军已成了瓮中之鳖很快便能被消灭。”

    “是呀经此一战元军精锐已去近一半靠那些新附军已无法对泉州构成大的威胁再过些时日就可以抽调城中的部队开展下一步行动了。”许汉青点着头说道。

    探马赤军上万户李静一马当先率领着近三千骑兵冲入了城中开始是自己向里冲以后就是不断地被后面的人催促着前进。已经没有人把注意力放到两旁的高墙抢掠和杀戳的**已经使他们陷入了疯狂。

    “进城、永不封刀!”此时李静还没忘了激励身边的将士。

    身旁将士响起狼嚎一样的欢呼这是他们最喜欢的命令。不封刀即意味着这个城市里所有的人已经被判处了死刑。

    “辛苦”了好几天的将士们终于可以为所欲为了。“弟兄们冲财富和女人在城内等着我们!”一个将领回身呼喊多少次了就是在这样刺激血腥的命令下一座座江南名城被摧毁几百万江南百姓被屠戳这就是一群嗜血贪婪的野兽用什么样的词汇来形容都不过分的强盗与野兽的组合体。

    激昂的战鼓声在城上隆隆响起压下了元军疯狂的喊叫他们来到了高墙的尽头也是他们罪恶人生的终点。

    伴着鼓声四面八方的攻击猛然落在这群野兽的头上带着火星的手雷贯着风声的扎枪嗖嗖急射的箭雨将他们打得人仰马翻。受惊的马匹嘶鸣着乱跑乱跳。

    “弟兄们冲啊冲过去才有生路。”上万户李静大声喊道督促着麾下的残兵跳过前面的武钢车。身后铁栅栏的落下城楼上抛下的无数手雷还有巨型霰弹枪的轰击漫天的箭雨身边士兵不断的惨叫着摔下马背惨烈的景象让他对生还倍感绝望也彻底明白这是一个骗局。这种绝望的心情反而成了带领部下血战到底的精神支柱。在他的组织下残余的元军士卒拼命靠近前方的车阵动了一**亡命攻击。

    狭窄的通道使得元军没有多少施展的空间横七竖八的人的尸体马的尸体更加阻碍了元军前进的脚步没有队形不讲章法却不顾生死。他们在江南杀了太多人造了太多的孽没人相信自己落入光复军手中还能活着回去。而后退的路已经被堵死只有向前冲。

    十几个探马赤军中幸存下来的骑兵顶着弩箭攒射手雷轰击靠近了车阵奋力挥刀砍断了绑在车上的长矛攻击者中出一声喝彩几十个掉下马来的元军追随着探马赤军的脚步杀来。

    一个百夫长翻上了武钢车他的武技相当出色几个退避闪躲逃过了接踵刺来的刀枪。几点寒光一闪弩箭轻而易举地贯穿了他的牛皮甲百夫长的身体晃了晃却没有死仰天出恶狼一样的长号一跃跳入了光复军车阵内。

    几把刀枪迅结束了他的生命。身体被捅成筛子的百夫长仰面朝天双眼瞪得如牛铃铛一般里边充满了不甘充满了绝望。

    十几个带着火星的手雷随着口令从车阵后扔了过来将武钢车前的元军炸翻一片越来越多的弓箭向幸存者射来所有光复军士兵都默契地没有进行劝降对侵略者绝不宽恕只能用鲜血去洗刷他们犯下的罪孽。

    几支箭射中了李静的战马战马长嘶一声扑通卧倒在地。李静来不及甩开马蹬腿被马压得死死的动弹不得。又是几支箭飞来射进了他的身体李静将马刀拄在地上努力支撑起虚弱的身体嘴巴张了张想说什么更多的箭射来他无力地趴了下去。

    城内的战斗结束了可城上的光复军依然对逗留在城下不死心的元军进行着无情的攻击一阵阵闷雷声响彻半空元军的阵列中腾起股股黑烟黑烟中红色的火点一个个陆续闪亮每闪起一个就伴着一声震耳的爆炸。

    爆炸、烟柱、尘沙成了浓烟中偶而能见的全部景色。火光闪起的刹那远处的士兵们能看见浓烟里被掀翻在地绝望而痛苦的同伴。火光消散一切又被掩盖在浓烟当中。爆炸声一个挨着一个已经分不清中间的差别。

    数以百计的流星拖着火焰之尾划过被硝烟熏黑的长天一枚接一枚地坠落。落地处皆成焦土。

    火光中失去主人的战马悲嘶着到处逃命。原本平整的战场上到处都是弹坑每一个弹坑的周围都躺满了尸体。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从喜悦的顶峰一下子掉入绝望的深渊强烈的反差使得百家奴彻底丧失了理智百家奴的左手按在刀柄上一根根血管从手背冒了出来。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不停地抖他想稳住心神却无论如何控制不了自己的心脏。

    “都元帅退兵吧!”亲卫队长单腿跪地拦在百家奴面前。

    腾百家奴满腔无名火都被一个退字激了起来。扬起马鞭劈头盖脸给了亲卫队长十几鞭子边抽边高声骂道:“滚开你这个混蛋我大元将士纵横万里你竟敢说退兵。”

    挨了鞭子的亲卫队长直挺挺地跪在地上直到百家奴抽累了才擦了擦脸上的血悲愤地说道:“都元帅虽然中了光复军的诡计损失了很多人马但咱们实力犹在可现在这么打下去咱们的弟兄们还能剩多少都元帅你就下令退兵吧求您了。”

    高举着马鞭的百家奴在如哭如泣的哀求下终于看清楚了战场上的惨状城上的火炮还在射个不停马鞭无力地从手中落下犹豫了半晌“鸣金退兵。”百家奴瞪着血红的双眼大喊道。

    铜锣和号角声交织着从元军大营响起在炮火中挣扎的北元将士如蒙大赦般跑向大营。

    炮声渐渐地疏落下来最后彻底地沉寂了下去。

    天边的晨曦开始艰难的露出来黑暗稀薄起来黎明前的警戒松懈起来了。

    泉州城头猎猎飘扬的光复军战旗下一串人头接连被升了起来。

    上万户李静上千户喀日多、白荣旭下千户热古完颜都等一张张北元士兵熟悉的面孔睁着死鱼般的眼睛从高杆上望将下来。

    城外百家奴痛得心如刀搅。

    这些人大部分都是他属下跟着他打了十几年的仗没想到俱葬送在泉州城下。

    一阵风吹过将弥漫在战场周围的硝烟吹散带来了血腥的味道。

    太阳再次爬上东面的山坡将凉凉的日光洒向泉州城照亮了城下横七竖八的尸体渺渺冒烟的弹坑。战场上血与泥土厚厚地涂了一层。还有尸体在流着血淌在了黑的血渍上涂抹出一抹鲜血。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