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浴火重生之大宋中兴 > 第三十九章 计划与变化

第三十九章 计划与变化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九龙江福建第二大河最早名“柳营江”因六朝以来“戍闽者屯兵于龙溪阻江为界插柳为营”故名。

    江南的春天来得早几乎是冷的日子刚过播种的季节就到来了。暖风夹杂着细雨绵绵由南向北飘过来仿佛有人在半空中信手一挥天地间刹那就被涂满了绿色或浓或淡。

    夜风夹杂着野草的清香轻柔地从林间吹过就像一双女人的手抚摸着林间那张刚毅的脸。

    陈吊眼站立在陡峭山坡上与江对面的蒙古大营遥遥相望。

    他的对手吕师夔领率着五、六万人马就在那里那个曾经是大宋的兵部尚书却不战而降并用宋宗室里的两个女子作为礼物来讨好伯颜的卑鄙无耻的汉奸。

    但陈吊眼很自豪他陈大举用两万多山贼挡住了吕师夔的五、六万人马挡住了广南东路伸向泉州的一只手。

    “哥小心着凉。”陈吊妹拿来件暗红色的披风给陈吊眼披在身上。陈吊眼回过头和蔼的对妹子笑笑继续向江那边张望。

    他在观察在等待一个机会。在泉州和光复军并肩战斗的日子让陈吊眼对元军有了全新的认识况且又从许汉青那里得到了很多武器弹药。眼前局面虽然敌众我寡却没有让陈吊眼和手下弟兄们丧失必胜的信心和勇气。刚开始与吕师夔遭遇的时候凭着手雷和几门火炮大伙可没少给元军教训。

    “哥在看什么呢?这么入神。”陈吊妹见半天也不答理她不满地说道。

    “呵呵怎么生气了?”陈吊眼转头笑着说道。

    “人家哪有那么小气只不过看你这么专注想问问是不是想到什么好办法了能一举歼灭那个狗汉奸。”陈吊妹白了哥哥一眼调皮地问道。

    “哥这个笨脑袋哪会想出好办法我还等着你这个女诸葛给我出主意呢!”陈吊眼伸手刮了一下妹子的鼻子。

    “哥以后可不许说什么女诸葛让人听见了笑话。”陈吊妹不好意思地笑着说道。

    “好不说便不说。”陈吊眼收起了笑脸一本正经地问道:“吕师夔所率领的那些人马虽然多凭那些新附军哥哥还没放在眼里我只是奇怪那个什么参谋长郑晔领着两万人马离咱们不远可为什么迟迟不动呢?要是两家合兵吃掉吕师夔这几万人还不是手拿把掐。”

    “小妹也想过这个问题。”谈起了正事陈吊妹也收起了玩笑“我估计他们是在等等泉州那边的战况等漳州那边张弘范的行动然后才会相机而动。”

    陈吊眼点了点头“漳州已被张弘范拿下郑晔是怕张弘范率兵北进与吕师夔合兵再转攻泉州吧?”

    “恩应该是这样如果张弘范志在行朝便会乘船出海到时候郑参谋长或与我们合兵歼灭吕师夔或北上邵武与张天河一起将来犯的江南西路元军击退。如此三路元军不能顺利汇合光靠百家奴一家是奈何不了泉州的。”陈吊妹有条有理地分析道。

    “张弘范从海路过泉州而不攻又怎么会舍近求远再从陆上进攻呢?他们是不是多虑了。”陈吊眼摇着头质疑道。

    “呵呵泉州对他们是何等的重要对此谨慎也在情理之中。”陈吊妹笑着说道:“而且他们越不急于行动说明现在泉州越安全我见过泉州的城防那真是铜墙铁壁固若金汤。百家奴那十几万人马要是敢硬攻肯定损失惨重碰得头破血流。”

    “恩泉州是他们的大本营自然要小心应付。”

    “不过小妹认为他们更大的可能还是在等泉州那边的情况姐夫眼光深远魄力非凡必然不会以击退元军为目的。而且观姐夫用兵向来是一环扣一环的连环行动如今郑参谋长领兵不动更可能是在等泉州的命令以便更好地策应。”

    “难不成他们还想将百家奴那十几万人一口吃掉不成这也太大胆了吧?”陈吊眼满脸地惊讶和不敢相信。

    陈吊妹的分析基本没错但他们还是低估了许汉青的胃口和魄力他现在着眼的不仅仅是百家奴那十几万人马整个福建在计划中都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因为百家奴连续损兵折将所率精锐已去大半又失去了回回炮这个攻城利器面对泉州坚固的城防在没有什么有效的手段时他已经不敢再贸然强攻。

    针对这种情况许汉青和参谋部经过推演紧急更改了一部分计划用信鸽传递给外围策应的部队。

    “一请陈吊眼放弃拦截放吕师夔所部与百家奴会合增强其攻城信心以便继续消耗其实力;二请陈吊眼截断吕师夔从广南东路的补给线逼泉州城下的元军只能依靠兴化、福州、福安这条粮道;三命郑晔所部兵分两路1o4师北上邵武与张天河所部配合击退或歼灭江南西路来犯的元军后秘密向福州靠拢;四郑晔率其余部队对泉州城外元军进行骚扰使其始终处于紧张与疲劳状态利于歼灭。”孙志勇将计划的改动念完后递给了许汉青。

    许汉青又仔细将计划看了一遍方才郑重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抬头说道:“让郑晔再找一下陈吊眼让他们目前最好不要打漳州的主意免得张弘范去而复返。”

    “大人您是不是把张弘范看得太高了前几天不是在港口狠狠教训过他们了吗?”孙志勇有些不解地问道。

    “话不是这么说虽然张弘范攻不了泉州但要是真把他惹毛了象一帖狗皮膏药似的把舰队摆在泉州外海那对咱们的展就太不利了。所以在拥有能与之抗衡的海军之前咱们最好不与之争锋。”许汉青解释道。

    “明白了。我这就去传达命令。”孙志勇转身而去。

    孙志勇走后许汉青一个人坐在案前若有所思地用手轻轻敲击着桌案。

    除了海军的原因之外其实许汉青还有一个拿不上台面的想法那就是希望残宋行朝能与张弘范象历史上那样在崖山或在别的什么地方进行一次决战。这好象很残忍但从另外的角度来看却对光复军有着莫大的好处。

    安内胜于壤外亡于外敌并不可怕只要纲常还在早晚会有再度兴起的一天。这是每个封建王朝一家一姓之天下共有的通病。随着许汉青在泉州改革的步伐越来越大迟早有一天朝廷会举起讨伐的大旗将目标对准妄改祖宗之法拥兵自重不听朝廷号令的许汉青和光复军。因为许汉青是汉人朝廷绝不会允许一个汉人对自己的地位和权威构成威胁哪怕他战功赫赫力挽狂澜。而许汉青要是一个蒙古人拥兵自重朝廷会迫不及待地与他联手共同对付忽必烈哪怕称臣也在所不惜。

    一个有实力有号召力的行朝绝对是光复军展的阻力而不是助力与其如此不如让张弘范与残宋行朝来一次碰撞等到两败俱伤之时许汉青再出来收拾残局。到时一个没有实力的朝廷还能阻碍许汉青和光复军前进的脚步吗?

    难道非得如此吗?我是不是变得过于卑鄙了崖山之战可是血流成河宋室军民死伤惨重啊!唉没有海军一切都是空想即使想打败张弘范挽救行朝也是力不从心。

    许汉青苦笑着摇了摇头将视线转移到桌上的地图。

    漳州、鲍浦寨、潮州、广州。应该就是张弘范的攻击路线不知道在潮州的文天祥能不能避开历史的安排可要是他不被张弘范所俘又哪来的名垂千古的《叹零丁洋》《正气歌》呢?这真是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是气所磅礴凛烈万古存。当其贯日月生死安足论……。多好的诗啊!可惜我记不全。”想到这里许汉青慨然叹息道。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