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争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崖山位于今广东省新会市南与西面的汤瓶山对峙如门称为崖门宽仅里许形成天然港口内可藏舟。每大风南起水从海外排闼而入怒涛奔突浪涌如山而崖山东西对峙其北水浅每天早晨和中午涨潮落潮时分既可乘潮而战又可顺潮而出。那里还有废弃了的大宋屯兵山寨崖门之外有大虎、二虎、三虎“三虎洲”其东大小螺珠、二崖山石、白浪堆诸岛;旁边为台山港台山的上川岛东南有乌猪洲以东为乌猪洋。因此据崖山可控制崖山海而至乌猪洋一带进可攻退可守。

    崖山脚下十几万强行征调来的百姓用绳索拖曳着巨木艰难地走向正在兴建的宫殿。一个百姓被树枝拌了一下跌倒在地。立刻有监工的士兵走了过去用树枝狠狠地抽打着骂道:“懒祸快滚起来。”

    “爷别打别打了!”挨了抽的百姓哀告着爬起来将草绳挂上血淋淋的肩膀。委屈的眼睛盯着脚下泪水顺着腮边滚落。

    几千座房屋迅在岛上建立起来皇帝的宫殿官员的官邸。行朝把大户捐献的金银和物资大多数用到了宫殿建设上。

    即使是临时行宫它的规模也不能太小否则无法显示皇家的气派和威严。

    崖门两侧的山坡上重新调整过的士兵在将领的指导下卖力的训练着。经历半年多的海上漂泊终于在陆地上有了一个落脚地军队士气正高士兵们训练时的呐喊声响振云霄。

    “频年航海何时得休?元军若来不若与决胜负胜乃国家幸福败即同归于尽罢了。”站在崖门大宋兵马大都督张世杰望着海面大声说道身后苏刘义等将领也是意气风慨然应喏。

    昏暗的烛光下吕师夔用手拍着额头满脸的疲惫与无奈。由广南东路进兵已有十几天了五、六万人马却被一个山贼陈吊眼死死地挡在了九龙江边不得寸进与百家奴大军在泉州城下会师更是遥遥无期。难哪!不知怎么回事这些山贼草寇突然长了本事自己手下的新附军与之对抗竟然占不到丝毫便宜他们再不是凭着自己的悍勇乱冲乱打的乌合之众进退有度已经隐然有了正规军队的模样。还有他们手中那些点着了就炸的铁蛋可没让自己少吃苦头。

    “大帅大帅!”一个斥候慌慌张张地冲了过来半跪在地上报告。

    “讲!”吕师夔抬起头不悦地说道对斥候的慌张非常不满。

    “对面对面的盗匪们撤走了!”斥候带着几分迷惑报告着。

    “什么!”吕师夔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忽地站了起来跟自己周旋了这么久牛皮糖一样的陈吊眼居然撤兵了。“你你打探清楚了吗?”

    斥候稍犹豫了一下说道:“属下带人冒险过江进入了对方驻地。敌军已经撤走连影子都没留下!”

    吕师夔皱着眉头慢慢地坐了下来陷入了沉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什么圈套?半晌抬头对斥候说道:“好了我知道了!再派人四下仔细巡视看陈吊眼撤到了哪里?”

    等斥候领命出去后吕师夔冲着帐外高声喊道:“来人召集众将到大帐议事。”既然自己看不出什么结果就听听手下的意见后再做定夺吧!

    夜幕下一队队人马在山谷中快地穿行着。士兵们的动作很利落军容也非常整齐。夜色里除了山间被惊起的鸟雀鸣叫和草尖上沙沙的脚步声几乎听不见其他动静。这是郑晔率领的部队都是经历过邵武战役的百战老兵不仅装备精良而且还有着其它部队所少有的自豪感与荣誉感。

    陈吊眼轻轻摇了摇头心头涌上了几分淡淡的遗憾。泉州之战后他曾仿照光复军的模式大力整顿麾下兵马编制和机构方面学了个**不离十看着面貌一新的队伍本来心中暗暗窃喜可和光复军再次相遇互相一比照自己的队伍和人家之间的差距却越来越大。如果照这种情况展下去用不了几年疆场上就不会再有他陈吊眼这名号光复军中任何一支队伍拉出来都会强出他的队伍太多。

    “哥在想什么?”陈吊妹在身后问道。

    “我吗?还能想什么看着人家的军队流口水呀。”陈吊眼苦笑着答道。

    “这些都是参加过攻打泉州、邵武战役的百战老兵精气神确实不一样。新兵多数都留在泉州了。”陈吊妹开解道。

    “咱们的部队大大小小也算身经百战可除了装备为什么看起来就是不一样呢?”陈吊眼苦恼地摇着头。

    “这个这个…”

    “有什么话就说跟哥还有什么不好开口的吗?”

    “那好吧!小妹可就实话实说了哥您可别生气呀!”

    “说吧哥可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其实从泉州回来小妹就想跟哥好好谈一次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今天就一起说出来吧。”陈吊妹横了横心决定实话实说“哥小妹在泉州军校学习过又在总参谋部呆过一段时间感触特别多以前咱们把打仗这事看得过于简单了我知道哥的心里有大志向但要是象现在咱们这样永远也成不了气候。”

    “危言耸听咱们虽说现在力量不如光复军但可以招兵买马慢慢扩大实力怎么能说永远成不了气候。”陈吊眼有些生气。

    “哥您先别急听我慢慢解说。”陈吊妹轻轻拂弄了一下自己的头不紧不慢地继续说道:“在军校时教官说过打仗是要依靠综合实力的比如经济、政治和人才等各方面的支撑。先光复军在政治上是朝廷明正言顺的军队号召力和咱们不可同日而语许多人才自然愿意汇集到光复军中可咱们说的不好听就是一支山贼草寇都是一些活不去的穷苦人才会加入咱们读书人一个也不愿意来。”

    “要那些读书人有什么用拿不动刀枪上不了战阵整个废物一个。”一提到读书人陈吊眼便嗤之以鼻。

    “呵呵虽然他们手无缚鸡之力可放到别的地方还是能起很大作用的他们可以帮你管理地方管理财政搞好宣传这样就会有更多的人来投奔你有更多的钱来扩充军马有稳固的后方来调度粮草咱们队伍里可没这方面的人才你看姐夫手下有陈先生、郑晔、孙志勇等人帮着顶着朝廷镇闽侯的名义背靠泉州港这个财富之地咱们凭什么和人家比呀!”说着说着陈吊妹自己都有些泄气了。

    “唉姐夫的眼光远大光复军的装备精良泉州那面人才济济咱们真是没法子跟他们比啊!”陈吊眼不是一个笨人有些道理自己平时都想到了只是争强的心犹在不想承认而已。

    “在泉州呆了这么长时间小妹现那边已经形成一套人才的培养程序不同于大宋原来的科举他们注重的是学以致用会之乎者也诗词歌赋在泉州那里可当不了什么官我看光复军早晚会自立姐夫肯定会与朝廷分道扬镳咱们身在福建路也需早做打算。”

    “大宋朝廷哼”陈吊眼不满地哼了一声“妹子你有什么打算说来听听。”

    “追随姐夫加入光复军虽说不能称霸一方可也能做个叱咤风云的大将军我总觉得姐夫不是个凡人追随他越晚咱们越吃亏。在和族姐谈话聊天的时候族姐也经常说起姐夫现在好象变了个人似的目光深远地可怕好象能未卜先知一样有些想法和做法让人匪夷所思但又确是非常见效。”

    陈吊眼没有说话抬起头望向夜空深蓝色的天空里正悬着无数半明半暗的星最早出现的星在这深蓝色的天幕上闪烁那么大那么亮放射着令人注目的光辉。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