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浴火重生之大宋中兴 > 第四十一章 软玉温香

第四十一章 软玉温香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就象这天上的星一样这个时代所有人的光芒都将被许汉青所掩盖。

    听到身后的马蹄声注视着星空呆的陈吊眼回过头刚好看见郑晔笑呵呵的脸。

    “郑兄弟你找我有事?”陈吊眼问道笑容有些不太自然。

    “陈大当家兄弟是来代表我家大人表示感谢的感谢陈大当家率部阻击吕师夔替光复军争取了时间。”经历了军营生活的磨炼他英俊的脸上又添了几分刚毅。搭配上精心收拾的银盔银甲举手投足间竟然带出了几分古之名将的儒雅。

    “郑兄弟太客气了你家大人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我率兄弟们投桃报李做这点小事哪还用什么感谢呀!”陈吊眼笑着谦让道。

    “呵呵陈大当家太谦虚了以两万多人挡住吕师夔五、六万人马使其不得寸进怎么能说是小事情呢。”郑晔真诚地说道:“这是给陈大当家所部进行补充的武器弹药陈大当家不要嫌少哦希望我们以后能再次合作共灭鞑子。”

    “那是自然只要是杀鞑子我陈吊眼保证随叫随到。”陈吊眼接过清单连忙答应道。

    “陈大当家真乃当世豪杰郑某十分佩服这里有我家大人给陈大当家的一封信咱们就在此别过希望不久咱们还能并肩作战。”

    “好郑兄弟多多保重咱们后会有期。”陈吊眼接过信拱手告别。

    “保重后会有期。”郑晔也拱手道。

    马蹄声渐渐远去彻底地溶入夜幕之中。

    …………………………………………

    泉州灯火通明的许汉青书房内

    这也是许汉青的一个嗜好只要条件允许总是点起很多火烛这也是前世电灯照明所造成的后遗症许汉青实在不习惯在昏暗的灯光下看书写字处理公务那样的环境总是让人产生困倦感。

    据城外探子飞鸽传书几乎每天都有元军的辎重由两浙向福建运输经福安、福州向兴化集中现在许汉青主要想推算出元军从兴化向泉州大营运粮的时间以便于在消耗元军后在其旧粮将尽新粮未至的关口进行反击一举断了元军的粮道要知道十几万人马所需的物资是非常巨大的。而且等吕师夔的人马来到之后元军就又多出了五、六万张嘴估计再拖一个多月就可以进行反击了。

    许汉青将目光慢慢移到地图上长江的位置如果有一支强大的水军逆流而上封锁长江断绝了南北联系局势必将起天翻地覆的变化。江南的蒙古军和探马赤军充其量不过五、六万人剩下的都是战力低下的新附军不值得一提况且长江一被截断那些新附军肯定会三心两意重新为自己想出路。

    如果按现在的打法在江南如果一城一地的与元军作战长江以北的元军会不断地加入到战场这就打成了持久的消耗战这也是许汉青所不愿意看到的。

    水军哪关键还是水军只要有三、四万水军五、六百艘船再装备上火炮许汉青便有把握实施这项宏伟的计划给元朝来个釜底抽薪将江南的元军彻底孤立起来。而后依托长江构筑一条防线在水军的配合下争取顶住元朝的反攻稳定住江南战局。

    如果能够顺利实现这一计划许汉青便不太担心忽必烈的反攻因为到那时辽东漠北蠢蠢欲动的蒙古各方势力多半会落井下石趁机向忽必烈起挑战在四面受敌的情况下元朝能够调动的人马便非常有限只要给许汉青一年半载的时间来准备等到忽必烈扫平内部争斗再图江南的时候他便会现想再次摧枯拉朽地占领江南会有多么困难。

    想到这里许汉青苦恼地挠着头行朝那边倒有上千艘大小船只还有很多精于水战的士兵只可惜不能为我所用啊!而且由于张世杰的指挥错误这股力量统统葬送在崖山之战中真是让人扼腕长叹。

    文天祥、张世杰、陆秀夫人称宋末三杰三人奔波海陆百折不回尤为可歌可泣可悲可慕。许汉青对此三人的感情也是非常复杂敬他们忠义无比为千古楷模却又恨他们迂腐不知变通无智却又统领千军葬送了朝廷最后一支力量。唉许汉青轻轻地叹了口气好心办坏事虽千古忠义却无救国之能顶着忠义之名做了错事也会被原谅。中国的历史便是这样写成的怎么需要便怎么写都是为统治者服务只说文天祥、张世杰、陆秀夫百折不挠忠义无双却对他们屡战屡败四处逃窜简单略过还美其名曰:春秋笔法。这便是讴歌呕吐之歌还差不多。

    许汉青苦笑着又拿起一份情报看了起来这是混在商队中的探子从辽东带回来的情报。现在双方并没有进行正式接触还处于正常的商贸范围之内但乃颜部对这些泉州的商船表现得还算友好特别是对商船“走私”过来的手雷和手弩非常感兴趣愿意大量购买却不卖马匹给商船队。

    切老狐狸光想占便宜哪有那么好的事情。许汉青冷笑着在情报上批示道:转参谋部商议建议停止输出手雷与手弩即使乃颜开放了马匹买卖每月手雷手弩的输出也要严格控制数量逼乃颜与咱们接触以期达成同盟协议告诉乃颜如果他对忽必烈有了实际行动武器弹药会敞开供应。

    许汉青一份一份文件地仔细审阅着、批示着由于各项新法规、新政策都是刚刚起步底下的官员有些把握不好所以很多的事情都需要由他作最后决定。

    门轻轻地被推开一股淡淡的幽香飘了过来。

    许汉青笑着抬起头不敲门不经通报便能进屋来的除了两位夫人不会再有别人了。

    “夫君天这么晚了吃点东西再忙吧!”刘馨儿放下手中的碗说道。

    “恩”许汉青指指桌上的文件笑着说道:“就剩这一、两件了我看完再吃。”

    “好吧!那妾身就坐在这里陪着。”刘馨儿笑着坐在许汉青对面双手支起下巴望着自己的夫君。

    许汉青感激地点了点头继续处理文件随口问道:“馨儿我这些天忙着海军和守城的事情冷落你了。”

    “夫君忙得都是为国为民的大事馨儿可不敢让您天天陪着。”话虽然说得好听可许汉青还是听出了一点点幽怨。

    许汉青轻轻推开批完的文件抬头冲着刘馨儿抱歉地笑了笑“俗话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如果处在太平年月我倒宁愿和两位夫人泛舟海上去做神仙眷属也不想忙什么为国为民的大事。”

    刘馨儿站起身端着碗走到许汉青身边将温热的粥喂到许汉青嘴里“唉生在这乱世之中又岂能随波逐流。夫君现在肩负着千万人的希望可不能光想着自己逍遥快乐至于馨儿只要能时不时地看到夫君一眼便也心满意足了。”

    许汉青将粥咽下用手轻轻地拍了拍刘馨儿充满弹性的翘臀说道:“言不由衷该打。”

    “嘻嘻”刘馨儿不好意思地晃了一下脸红红地说道:“馨儿不是想让夫君宽心吗?妾身可不想让夫君把我当成不懂事的孩子。”

    古人曾说过:灯下看美人。初看并不觉得有什么细细咀嚼才现这句话真是相当的经典。灯下的女人肌肤如水巧笑嫣然媚眼如丝那种风情那种魅力如果换作是在日光下怕是荡然无存了。

    许汉青轻轻地环住刘馨儿的纤腰将她抱到自己腿上手象游鱼似的滑入她的衣裳捉住了那一团酥腻丰挺贴着刘馨儿那小巧圆润的耳垂轻轻说道:“馨儿可不是小孩子来有什么不懂的让夫君好好教教你。”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