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破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冲在前面的蒙古武士象纸糊的一样顷刻间被击倒了一片残肢断臂飞得到处都是受伤者在地上翻滚着惨叫着。

    三百名光复军士兵飞快地冲出寨墙列出了纵深只有三排的小方阵在盾牌的掩护下冷冷地注视着山坡上的蒙古武士。

    “好机会。”因为遭到突然炮击而惊愣当场的勒敏心下狂喜无论身高、膂力还是杀人经验蒙古人都应该算为职业强盗现在光复军舍弃了火炮的优势列阵迎敌如果两军纠缠在一起让元军忌惮的火炮的优势必然不能挥到时候大军随后压上凭借人数上的优势必然能够攻取恶虎寨。

    “呜―――呜―――呜―――”苍凉的号角在远处响起勒敏亲自吹动了牛角出继续进攻的命令。几支新附军随后也向山上压了过来。

    山下战鼓声连绵不绝火焰般点燃了蒙古武士们的斗志。

    “长生天保佑杀啊!”一个蒙古千户高声喊叫着率部扑了过来。

    一百步五十步三十步已经可以看清楚对面敌人的面孔了蒙古武士嚎叫着高高举起了手中的弯刀夕阳照射下嗜血的刀锋映出淡淡的粉红色。

    光复军带队的将领一挥手几十枚手雷长了眼睛一般飞入了元军当中。

    手雷在蒙古军中轰然炸开将周围的蒙古武士掀翻在地。爆炸声过后是一排排从寨墙后飞出的弓箭下雨一样将蜂拥而来蒙古武士全部射倒。

    寨墙后面是一排用竹子做成的简易的射架竹制的力臂猛然弹开几十枚手雷带着火星划破了天空。

    弹丸交替着落下黑色的烟柱并排着涌起。每一道烟柱都意味着毁灭与死亡。石头、碎木、杂草乱纷纷从天空落下曾经活着的和已经死亡的顷刻间融合为一体。

    前冲的元军在山坡上被弹坑硬生生隔为两段。前面是蒙古武士后面是跟进的新附军。

    冲到前面的蒙古人在头顶密集的箭雨和手雷的打击下损失惨重三十步成了难以逾越的死亡距离光复军寨墙前的方阵缓缓前压一批批的士兵陆续补充进这道移动的长城四列五列六列…手雷越来越密集地投向拼死前冲的蒙古武士即便侥幸冲过来几个蒙古人面对着前压的光复军方阵也掀不起几点风浪。

    冲锋的人流被彻底隔断与光复军战在一处的蒙古士兵突然失去了后援阵脚大乱而弹坑后的新附军士兵则瑟缩着任军官如何催促也不肯再向前冲。

    简易的竹子射架被兴奋的光复军士兵们喊着号子拉开点燃的手雷从射架的一端快弹出掠过两军纠缠之地射向蒙古士兵最密集的地方掀起一片血雨。

    中计了山下观战的勒敏痛苦地闭上了眼睛现在想撤退也来不及了随自己南征北战的蒙古精锐就这么完了。出寨列阵就是个诱饵引诱蒙古军前冲然后近处用手雷和弓箭进行屠杀再用投掷架投出的手雷遮断蒙古军的退路并且使后续部队无法增援这是个彻头彻尾的陷阱。山上的光复军从一开始便隐藏了实力只依据地形之利进行消耗战而且对战新附军并没有使出最厉害的武器现在终于露出了狰狞的面孔一举消灭了蒙古军大半失去了蒙古人的弹压剩下的这些新附军还会有一战之力吗?

    山上还在战斗爆炸声却弱了许多近千名蒙古武士已经伤亡殆尽侥幸逃脱的也已经和新附军一起仓惶逃下了山坡。

    光复军的方阵已经变成了两千人静静地站在山上冷冷地注视着山下的元军一个个如出鞘的钢刀般散着刺骨的寒气。

    “无怪乎许白毛一年来能纵横福建!屡战屡胜。”几个识货的新附军将领转过身相顾骇然那份军容那份杀气那是百战百胜的雄师才有的威风。

    没法再打下去了勒敏哀叹道看现在的情况即使光复军不凭地利堂堂正正地与元军开战这些吓破胆的新附军也无法抵挡还是后退扎营稳住阵脚向胡力其格大人请求援兵来再说吧!

    “杀杀杀”山上突然传来的喊杀声只见光复军士兵们精神振奋齐声呐喊争先恐后地借着山势冲了下来。

    勒敏大惊失色光复军连让自己重整旗鼓、稳住阵脚的机会都不给凭这两、三千人便要冲击自己的军队吗?自己好歹还有五六千人马呀?

    “列阵迎敌弓箭手准备。”仓促之下勒敏高声下着命令自己率军来是进攻恶虎寨的从没想过要防守阵脚并不太稳固现在攻守竟然易手了真是讽刺啊!

    “快对准敌阵开炮打乱他们的阵脚。”马大有高声命令道。因为此次1o4师是轻装转进所以只带了三十门轻便易携的虎蹲炮弹药带得也不多但现在可不是节省弹药的时候敌军惊魂未定这可是能一举击溃敌军的大好机会马大有敏悦地捕捉到了这个时机。

    轰轰轰。光复军的火炮居高临下将十几颗炮弹狠狠砸进元军仓促组成的防守阵式当中密集的防守阵形中立刻空出了十几个黑色的圆圈新附军士兵惊慌地喊叫着乱成了一团。

    更多的炮弹接踵而来爆炸声不断震动着元军本已脆弱的心灵弓箭手终于颤栗地射出了手中的箭准确性和力度真是不敢恭维。

    两千多光复军士兵呐喊着向前冲去在付出了上百人伤亡的代价后终于与元军碰撞到了一起前排的与敌人刀对刀枪对枪地厮杀后排的则不断投出手雷在元军的头顶爆炸。

    “顶住不许后退后退者格杀勿论。”勒敏率领着残存的蒙古骑兵不停地高声叫着力图维持摇摇欲坠的防线。

    “那里估计是元军的领军人物对就是羊毛大旗那里向那里开炮炸他娘的。”一旅统制王雨指着山下的元军提醒道。

    “集中炮火轰击元军的中军。”见到战局出现了暂时的焦着马大有急忙催促道。

    羊毛大纛代表着一军之魂平素插于中军出击时换成小号版擎于贴身侍卫之手。纵使战败亦不可丢掉。一旦倒下即意味着主帅身死三军皆丧。

    三十门炮迅调整了方向瞄向了元军中的羊毛大纛。

    轰轰轰。密集的炮弹接二连三地在勒敏身旁爆炸碎甲和烂肉四处横飞聚集在羊毛大纛旁的蒙古兵遭受到了灭顶之灾惨叫声响成一片。

    “将军小心。”一个亲卫扑了过来将勒敏压在了身下。

    “羊毛大纛倒了杀了蒙古主将了。”山上的光复军士兵们齐声高喊。

    “羊毛大纛倒了元军败了!”这个消息迅在战场上传开刹那间光复军战士都像吃了大力丸一般平添了几分英勇。而新附军士兵则丢弃了最后一点希望开始溃逃。

    “整队整队!”满脸焦黑的勒敏从地上跳远场地了起来挥舞着拣来的弯刀大声命令。他突然现士兵们不听指挥了。没有人再想继续打下去所有士兵都开始向回跑。

    “跟我上!”勒敏疯狂了挥舞着弯刀向光复军冲去。残存的几个亲兵拦腰抱住了他。夺过他手里的兵器背着他跟着人流跑向邵武方向。

    有人给拉来一匹马把勒敏扶了上去。悲痛欲绝的勒敏跨在马背上看着硝烟滚滚的沙场再看看抱头鼠窜四散奔逃的本部人马眼前一黑整个人从马背摔了下来。

    溃逃的元军到处都是被比自己少得多的光复军士兵追赶着砍倒在地却没人敢回头抵挡。

    “杀鞑子立功啊”“降者不杀。”………光复军战士们一边追着一边喊着。

    “鞑子完蛋了是男人的跟老子杀鞑子啊!”不知什么时候王雨已经加入了追赶的队伍他大喝了一声脱离本阵伸手将一名新附军拎到面前。

    那名新附军士兵挣扎着哭喊着求饶着。大多数逃无可逃的新附军都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不敢抵抗也不知道出言反驳。男人这个词离他们太久了久到在心中己经非常陌生。

    “滚吧你也叫男人!”王雨一松手将新附军扔到了地上啐道。

    西边的天空红艳艳的晚霞好像着了一团火。翠绿色的山川也被霞光镀上了一层金色光复军的战旗迎着风高高飘扬在山顶。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