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疯狂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两、三枚拳头大小的弹丸悄然而至冒着青烟落入正在行军的队伍中。刹那间队伍大乱整支人马都停了下来。

    更多的弹丸乱纷纷飞来砸向人群最密集的地方。弹丸周围的元军士兵抱着脑袋四散逃去任凭军官们如何喊叫弹压也阻拦不住。

    “别慌别慌趴下趴在地上!”有人在队伍中用汉语大叫。

    元军士兵互相学习着齐整整趴了一地比割倒的麦子还整齐。“轰!”“轰!”“轰!”爆炸声接连响起一道道烟柱卷着破碎的肢体升上半空。没有被弹片伤到的士兵头顶在泥里边双眼紧闭。身体不断瑟缩着期待这恶梦般的场景快些结束。

    勒敏再一次举起信号旗几百名强弓手和两队探马赤军冲入了密林。搜索了半天拿到勒敏面前的几个奇形怪状的竹子和一个用过的火折子。

    爆炸声再响勒敏再派兵反击。号角声再起骑兵再火救援。

    南、北、西、东光复军士兵借着夜色的掩护进行了一波接着一波的偷袭。元军的行军度被拖成了蜗牛。勒敏愤怒地挥舞着令旗一次次组织反击每次的收获都差不多是一堆捆成古怪形状的竹子。

    爆炸号角号角爆炸。一直到天光大亮光复军士兵才像草尖上的露水一样在太阳下蒸了没人知道他们跑到了哪里。

    当经受了一夜折磨疲惫不堪的元军赶到恶虎寨的时候马大有的1o4师已经完成了简单的防御体系几道深深的壕沟插满了竹钉的道路正对着元军士兵张开了死亡的大嘴。

    号角声响了起来宛若龙吟穿云裂石。

    ……………………………………

    “呜――啊―――”上万元军的呐喊响了起来一瞬间泉州城头被战火点燃。

    城头上炮弹呼啸着飞起拖着长长的烟尾砸进元军当中把骑兵和战马一并掀翻。弹坑附近血肉和碎甲散落满地。周围的骑兵却看都不看头贴着马颈屁股从马鞍上翘起手中的弓弦不停地敲打着马背。

    被逼到极限的战马奋力急奔忘记了恐惧忘记了近在咫尺的死亡向前不断地向前。

    战鼓雷鸣般在远处响起压过炮弹炸裂的轰鸣淹没受伤者的哀嚎与呻吟。

    “注意距离注意距离!”贾海涛在城头不停地跑动提醒麾下的炮手注意炮弹的落地点。

    吕师夔所部的到来使得百家奴又燃起了攻占的泉州的信心多了这五、六万炮灰使得他象吃了兴奋剂一样开始命令元军强攻泉州。

    几天的激烈战斗下来护城河外的木桩等障碍物已经全部清除城墙下的也已经被烧得七七八八。元军终于可以扛着云梯攻城了这也是一个巨大的进步虽然伤亡接近两万但百家奴不在乎懦弱无能的新附军只配用尸体去填护城河去当炮灰留着他们只会浪费粮食。

    城下开阔了的地界使得元军的骑兵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他们倚靠度优势快掠过护城河向城头播洒着箭雨。然后再快离去接着是又一次的靠近射箭。

    蒙古人以骑射纵横天下泉州城的防御对此也有应付的方式加高的城墙挡箭的顶盖使得元军骑兵的漫射对守城一方的伤害微乎其微只有碰巧从射击孔和瞭望孔射进来的箭才偶尔对守军造成一些伤害。

    天空中响起细细的风声一片黑压压的云坠了下来。黑色的羽箭落到城头跳起迸出蓝色的火花不时有躲避不及的光复军伤兵被抬下去。

    “轻炮轻炮垫高炮尾近距离霰弹射击。”贾海涛猫在城墙后听着头上的顶盖爆出一阵炒豆似的声音大声下着命令。相比起前几次作战这次元军的战术灵活得多对火炮的弱点理解得也清楚得多。看来死得人多他们也找到了一些窍门。

    十几门架在城墙上的轻炮快喷射着死亡之焰横扫接近护城河的元军每一炮下去都能轰到三、五匹战马。而未受波及的元军如同了疯般毫无畏惧踩着同伴的血肉和战马的尸体只顾向城墙靠近射箭。

    城墙上响起了整齐的脚步声大批光复军士兵涌了上来扛着碗口粗的巨型霰弹枪迅弥补了火炮之间的距离黑洞洞的枪口伸出了射击孔瞄向城外另一批则扛着巨型霰弹枪立在旁边等候。

    1o3师指挥小心翼翼地透过瞭望孔的缝隙看到一个个疾驰而来的蒙古骑兵在城下转了个直角弯接着战马转身的瞬间弯弓搭箭。蒙古人扬名天下的驰射术此波攻击他们不是为了攻城纯粹是为了立威。

    “嘿嘿狗鞑子让你们狂。”许涛骂道“做好准备他们马上就会再来一次的给我狠狠地轰他娘的。”

    马蹄声如雷元军骑兵再次冲了过来城墙后面高高的吊斗上信号兵一边用望远镜观察一边举起了手中的信号旗。

    轰随着信号旗猛然挥下上百支巨型霰弹枪的轰击声整齐的就象只射击了一次城下冲近的元军骑兵遭此突然打击一下子倒下了一大片射击完的光复军士兵快将霰弹枪拉回来装药装弹另一批黑洞洞的枪口又伸了出去轰又是一次齐射。

    “呜―――呜―――呜―――”苍凉的号角在远处响起羊毛大纛下百家奴亲自吹动牛角出撤退的命令。

    蒙古骑兵和探马赤军在两轮射击中遭到了重创五百多骑倾刻间被弹雨击倒在地后面的骑兵听到命令飞快地拔马而去护城河边碎肉残肢到处都是。

    战鼓声如雷鸣般响了起来新附军士兵扛着云梯冲了上来炮灰们又开始登场了。

    “妈的鞑子们都退了这群垃圾怎么又冲上来了。”贾海涛望着冲上来的新附军不屑地骂道。“投石机准备这回请他们吃手雷。”

    排着稀疏队形向前冲的新附军并没有遭到炮火的拦截离城墙还有二、三百步的时候一声喊队形陡然密集起来这是攻城必须的否则人数太少形成不了突破。

    吱…嘎随着投石机那特有的令人牙酸的声音密密麻麻的手雷冒着青烟越过城墙飞向新附军的头顶爆炸声已经分不清个数惨叫声此起彼伏碎肉、破甲、云梯的碎片到处飞舞。

    “咚―――咚―――咚―――”激昂的战鼓在远处响起羊毛大纛下百家奴出了继续进攻的命令督战队也虎视眈眈地列好了队伍。

    “百家奴要拼命了我倒要看看他的这些人马能经得起多长时间的消耗。”层层护卫下参谋长孙志勇对许汉青说道。

    “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许汉青放下手中的望远镜“想用人海战术哼都死光了也攻不下来。”

    “咱们倒盼着元军都死在城下百家奴却受不了吧这样的攻击我看能持续个五、六天就到头了。”孙志勇笑着说道。

    “五、六天也好城下多消灭一个咱们收网时便能省一分力气。”许汉青指了指城下正绝望攻击的新附军说道:“每天都要统计元军的伤亡情况咱们也好心中有数确定反击的时间。”

    “参谋部每天都有统计报告这几天您在忙水军的事情可能没看到。”孙志勇解释道。

    “是呀!三天没处理文件了除了重要的情况汇报三天没处理文件了看来今晚又要熬夜了。”许汉青想到桌案上堆积如山的情报文件开始头疼起来。

    “现在有很多新东西底下人拿不准才送到您那里请您审阅估计以后熟悉了就不会有那么多了。”孙志勇开解道。

    “但愿如此吧!有些人就是怕担责任就是错了我还能砍他们的头吗?”许汉青有些生气了“以后除了军事上的事情别的事情都去找陈先生和许汉文好了。”许汉青可不想象诸葛亮那样事必躬亲最后得到了累死的下场。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