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浴火重生之大宋中兴 > 第五十一章 反击前奏

第五十一章 反击前奏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如果老天如此不长眼莫如让他塌了吧!”头颅被砍掉依然挥舞着巨斧依然不肯倒下的刑天高呼道。

    “没有用的这是命运任你力气再大也徒劳!”生着长长的驴子耳朵画着白鼻子的小丑从舞台一角跑上来四肢着地假做好意地劝道。

    “你没试怎么知道!”扮演刑天的演员猛然抬腿踢在小丑的屁股上。

    小丑出一声驴叫晃动着屁股后的尾巴狼狈地下台。

    “头可断膝不弯。骨可碎心如铁。”刑天一下扯开上衣胸口出现一双圆睁的虎目对着苍天大声地唱道:“胸前尚有一双眼看世间奔流千年千年流不尽的英雄血”

    “好!”台下响起一片喝彩声几个坐在前排的有钱人把钱币向舞台前的铁盘子里扔。

    “各位爷太客气了。小的代戏班子的男女老幼谢谢大爷打赏!”堂倌恭恭敬敬地施礼拜谢。

    二层包厢里许汉青正陪着两位夫人在看戏。见惯了后世的歌舞影视他实在对现在的戏剧提不起太大的兴趣但看着两位夫人聚精会神地观看为了不扫兴他也只好勉为其难地坐着。脑海里却在回顾着敌情司的调查报告:芙蓉班五年前成立于山东班主张大彪当家台柱朱帘娣在北方小有名气常年游走四方进行演出此次搭载泉州巨商麻老爷之商船来到泉州名为演出实目的不详已严密监视中。

    “夫君他们演得如何?”刘馨儿转头问道。

    “好演得好特别是那几句头可断膝不弯。骨可碎心如铁。很有气势。”许汉青赶忙收起思绪笑着答道。

    “这个戏班子还是花了心思的这恐怕是专门演给夫君看的吧。”许夫人心思较细想得较多说得比较准。

    “呵呵投其所好这也无可厚非。谁不知道夫君是大英雄、大豪杰大宋现在能凭一己之力与元军硬抗还屡战屡胜的除了夫君还有谁。”刘馨儿轻笑着捧了许汉青几句。

    “过了自家人夸自家人让别人听到了可不好。”许汉青笑着摆了摆手又正色轻声说道:“两位夫人这个戏班子来得蹊跷在没调查清楚之前还是少来为好。”

    “恩夫君说得有理。”许夫人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好吧我听夫君的。”刘馨儿虽不十分情愿但也点头答应。

    此时台上正在上演的是关汉卿的《救风尘》说的就是下层民众不堪凌辱、奋起自救的激动人心的故事。

    戏中正演到赵盼儿倍加小心见机行事虚与委蛇以欲擒故纵、争风呷醋、誓赌咒之法一步步打消周舍的戒心把他引入忘乎所以的境地终于赚得周舍的休妻文书拯救出沦落的宋引章这一情节。朱帘娣色艺双全演技十分出色观众时而会心微笑又时而哄堂大笑一场尖锐紧张的冲突便在乐观明朗的气氛中结束。

    许汉青心中虽然对戏班还心存疑虑但这两部戏所表现的中心思想却也甚合他的心意两位夫人又看得开心也便笑着点头表示赞许“演得不错让观众在笑声中体悟到不能低估自身的力量、不能屈服于压迫者的淫威只要敢于斗争、善于应变命运就可以掌握在自己手中。这与咱们的宣传也有相同之处吗!”

    “夫君似乎看得心不在焉却得悟出这般道理?”刘馨儿有些惊异地问道。

    “嘿嘿谁说我心不在焉我看得很仔细哪!”许汉青略有些槛尬地解释道。

    一个亲卫从身后靠了过来在许汉青耳边说了几句。

    许汉青站起身抱歉地笑着对两位夫人说道:“你们慢慢看戏有紧急事情要我去处理为夫便不陪你们了。”

    “夫君先去我和馨儿看完便回去有这么多人保护没有问题的。”

    芙蓉班的台柱朱帘娣站在角落里望着许汉青在几个亲卫的贴身保护下匆匆而去眼里透出异样的神采犹豫了一下并未上前答话。

    “邵武大捷元军在张天河与马大有的夹击之下几乎被全歼只可惜胡力其格在十几个亲卫的保护下钻入山中密林现在尚未捕获。”许汉青刚回到参谋部副参谋长孙志勇便满脸喜色地将战报递了过来。

    “没想到他们这么快这么狠。”许汉青看完战报笑着说道。

    “是呀参谋部要他们击退元军即可没想到他们竟能来个全歼。”

    “这肯定是张天河的主意这样也好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短时间内江南西路的元军恐怕没有反扑之力了。”

    “从昨天开始城外元军攻城的势头也在不断减弱我看时机快成熟了从现在开始是不是封锁港口许进不许出以免走漏消息。”孙志勇征询般地问道。

    “恩不要这么突然骤然封港会弄得人心惶惶。”许汉青想了一下说道:“马大有的1o4师需要休整一天然后到达指定位置可能需要三天流求那边的海船可能要两天后才能到达港口这样吧你去和陈先生商量一下个告示找个理由五天后封港至于封多长时间你们参谋部计算一下吧。”

    “好的我看不光要封港城内的戒备也要加强以防万一。”孙志勇补充道。

    “可以你们参谋部斟酌着办吧!不用事事请示。”许汉青大度地说道“对了陈瓒不是一再请战吗你们参谋部就把他安排到兴化吧那里是他的家乡应该比较熟悉。”

    “那些新附军俘虏经过教育大部分已经要求加入我们是打散补充进部队还是单独编制?”孙志勇问道。

    “现在是紧要关头还是不要单独编制了就把他们打散补充到各个部队吧!”许汉青说道:“那几个立功的新附军就让他们进军校学习视表现再安置。”

    ……………………….

    月儿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

    就在许汉青因为邵武方面的胜利而心情欢畅紧锣密鼓地安排计划时城外元军大帐内的百家奴正愁眉紧锁苦苦思索。

    借着吕师夔所部的到来士气有所上升连着几日狂攻泉州可依然没有成果。对守城的光复军所造成的损失也并不大泉州城内的光复军依靠坚城火炮死死地把元军挡在城下手雷象不要钱一样成群砸在城下的元军头上一想到此百家奴心里便泛起寒意。

    元军的伤亡已经接近了五万人比伤亡更让百家奴头痛的是整个元军的士气已经跌到了谷底一开始是零星的士兵逃跑后来竟然展到整个队整个队的集体失踪。无奈之下百家奴只得让蒙古军和探马赤军驻扎在外营以此来抑制新附军逃跑的势头。

    前些日子袭营的光复军骑兵阴魂不散地在元军大营外四处游荡虽说在加固的壕沟和栅栏面前他们似乎无计可施但那种芒刺在背的感觉却让人时刻处于紧张状态。

    攻又攻不下撤又不甘心百家奴深深地感到了那种食之无肉、弃之可惜地鸡肋感觉。攻打泉州是元大都忽必烈的旨意撤兵也不是自己能擅自作主的当然溃败是可以的但严酷的军法将等待着自己。

    外面隐隐传来了马蹄声和呐喊声又是这群讨厌的苍蝇百家奴狠狠地捶了下桌案。

    “报”一个亲卫掀帘走了进来“有敌军在营外四处骚扰万户李举鹏请命追击。”

    探马赤军正统领李静已经在泉州城被诱杀这李举鹏是探马赤军的副统领现在由他统率剩余的五、六千探马赤军。

    百家奴想了想下令道:“敌人的骑兵不过三千左右命令李举鹏率五千人进行追击让他小心从事不可莽撞。”

    “是”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