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浴火重生之大宋中兴 > 第五十二章 走马观花

第五十二章 走马观花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等了一夜百家奴得到了追击的李举鹏的五千骑兵遭到光复军伏击死伤惨重的消息。这也促使他下定了撤兵的决心以气候给养武器等各方面不利因素为借口他向朝廷去请求撤兵的函件。

    从福建到大都最快也得半个月才能得到回信百家奴收束军队开始等待可光复军会给他撤兵再战的机会吗?

    泉州城街头封港告示前围满了观看的人。

    “张老板三天后这一封港您那批货可就得耽误几天了。”一个身穿绸缎衣服的胖子说道。

    “是呀!好在只封七天影响倒不太大而且除了我的货他们从别的地方也得不到。”一个中等身材满脸市侩气的人答道。

    “那您看这封港真的是水军大操练吗?会不会有别的意思?”胖子凑到张老板耳边低声问道。

    “不会吧?要是真有别的什么意思哪还会给咱们三天的时间直接封港就是了。”张老板鬼鬼祟祟地瞧了下四周摇头道。

    “那倒也是看来是我多虑了。呵呵。”胖子自我解嘲地笑了笑。

    “您要是实在不放心的话不如准备一下乘船出海呆上几天看看风色再说。”张老板给胖子出着主意。

    “恩让我回去想想想想再说。”

    围观的人三三两两地离去各有各的想法芙蓉班的班主张大彪、朱秀娣还有一个丫环也随着人群慢慢地向外走去。

    “张大叔您看咱们是留在泉州还是在封港之前离开我总觉得三天后的封港不是那么简单。”朱秀娣脸上罩了纱巾轻声询问道。

    “恩光复军可能要有什么行动咱们还是回去和李老夫子商议一下再作决定吧。空手而回总是让人不太舒服。”张大彪点了点头回答道。

    三个人在这街头漫步而行不禁惊诧于这泉州的繁华脚踏在干净整洁的青石大道上耳边是天南海北的行商讨价还价的声响眼前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当真是热闹非常又见那四处商行店铺虽是来人行商不断却是秩序井然丝毫不乱又见大街上到处都一尘不染干净非常便是那商人讨价还价也是没有人大声喧哗。

    “这许汉青着实有些本事战乱之中能使泉州如此繁华城中百姓也并不十分慌乱难得难得。”张大彪由衷地赞叹道。

    朱秀娣亦点头道:“这泉州城井井有条干净整洁大都和它相比简直就是猪窝狗圈。要是没有元军围城那就更好了。”

    “元军围城我看也奈何不了泉州早晚都要退去。”张大彪摇着头说道:“你看城中各人的表现象是朝不保夕命不久长的样子吗?你可曾看到光复军伤兵满城士气低落吗?”

    “是呀这里与咱们来之前的想象相差太远当真是令人可敬可叹。”朱秀娣指着商铺前正排队购买物品的人说道:“你看城中百姓的诸般行止纵是经年读书的也比不了。”

    柏杨认为:“一个国家是不是礼仪之邦在排队上可以一目了然。”他看到台北不排队而东京排队因此断言日本是礼仪之邦中国人很丑陋。这个故事就在一度曾让我们脸红的《丑陋的中国人》这本书中。而排队正是近现代以来城市化的文明标志。从古到今国人的表现就差强人意。许汉青正是对此深恶痛绝所以在泉州率先实行了《城镇管理通令》并严格执行效仿后世新加坡的管理办法对违反通令者实行重罚或鞭挞经过一段时期的实践已经初见成效。

    张大彪边走边看突然觉得喉咙一痒于是便瞅准了无人之处“呸”吐出一口浓痰来朱帘娣突然想到了什么挥手制止却是来不及了。

    张大彪正在纳闷朱帘娣的举动却突然觉得胳膊一紧回头一看却见一公差穿戴的人将自已拉住只得将口气略缓一缓道:“这位兄台为何要拉住在下?”

    “来泉州不知道泉州的规矩么?在大街上吐痰的罚银十两若是拿不出银子来鞭十你说你是要认打还是认罚?”公差拿张做势的从腰间掏出细细的锁链来摇晃着说道。

    “这个?”张大彪愕然以对吐痰本是寻常之事到了泉州怎么还有这等说法。

    朱帘娣连忙走上前来轻声细气地说道:“这位官差大哥我们是初来乍到委实不知此地规矩还请高抬贵手饶过我大叔这一遭。”

    “那可不行。”公差见到美女过来说情脸色缓和了一点但语气却没改“初来乍到你们是谁带来的既然不知道规矩便要罚那个带你们来的人他应该和你们讲说清楚。”

    朱帘娣脑海里掠过那个肥头大耳、色迷迷的麻老爷形象皱了皱眉她可不想和那个老色鬼多打交道急忙说道:“差大哥带我们来的人和我们讲说得明白是我们没记住我们认罚认罚。”

    有个围观的商人倒也凑趣随着话音说道:“小娘子倒也明智上回陈老爷在车里不小心吐了口痰不也是生生认罚了十两么在泉州你们能比陈老爷还大么!”

    公差笑着对身旁围观的百姓说道:“许大人定下的规矩法比人大你便是当今皇帝违了这泉州的法也要受罚!”

    等朱帘娣交了罚银公差写了罚单也不管张大彪脸色铁青朱帘娣面红耳赤说道“既然你们没记住规矩我便给你们念一遍可要记住了。”边说边从怀中掏出一本小册子念了起来。“喻令军民人等于城内街上一律不得随地吐痰违者罚银十两无银者鞭十………”

    好容易听完了公差的朗诵三个人忙不迭地逃了开去。

    “什么破通令吐口痰都罚十两要是老子在街上解手…”张大彪忿忿地说着忽然觉得不雅急忙闭口。

    “当日麻老爷曾在船上给咱们讲过这些只是没当回事没想到泉州的规矩这么多。”朱帘娣叹了口气。

    “算了咱们回去收拾收拾在封港之前离开吧别在这受罪。”张大彪丢了面子赌气般地说道。

    “回去和李先生商量一下再说吧。”经此一闹朱帘娣也没了再逛下去的心情。

    泉州悦客来客栈内李义泉正聚精会神地翻看着泉州行过的新旧报纸。

    “别看了别看了咱们收拾收拾走人。”张大彪一进屋大嗓门便响了起来。

    李义泉白了张大彪一眼继续埋头看着报纸。

    朱帘娣轻轻地走了过来坐在旁边静静地等着。

    “帘娣你们出去走了一圈印象如何?”半晌李义泉才抬起头来笑着对朱帘娣说道。

    “泉州城内人心稳定市面繁华别的倒没看出来哦对了官府贴出了告示三日后泉州港封闭七天说是要进行水军大操练。”朱帘娣想了一下回答道。

    “那老张是怎么回事急嚷嚷着要走人?”李义泉追问道。

    “泉州的规矩太多张大叔不知道吃了点小亏。”朱帘娣把事情经过又讲述了一遍。

    “呵呵吃小亏总比吃大亏强我看过那个《城镇管理通令》事无巨细连走路倒垃圾这样的小事都规定得很细泉州的法律严苛繁琐比之暴秦有过之而无不及可泉州的活力与繁华却正在于那繁琐的律法。这也是我研究半日才得出的结论。”李义泉用手敲击着桌案上的厚厚报纸说道。

    “这是为何?”朱帘娣不解地问道。

    “刑律无所谓宽苛刑律之道就在于持平。持平则无所谓宽苛。就象报纸上宣传的规则至上法比人大。”

    “规则至上法比人大许汉青要干什么他难道把自己甚至皇帝都置于法下吗?”朱帘娣更加迷惑不解。

    “虽然我理解得还不十分透彻但大概就是这个意思。”李义泉点了点头“你看报纸上的这篇文章应该是出于许汉青之手。”

    朱帘娣接过来轻轻念道:“人人生而平等本不分高低贵贱…不能屈服于残暴的鞑子不能做鞑子的奴隶也不必做任何人的奴隶…国家它属于千千万万世代生活在大江南北的华夏百姓。”

    “许汉青乃一代英杰呀他把国家的概念偷换了国家不再是一个皇帝换句话说皇帝没了国家还在他打出的这面大旗就不会倒。”李义泉慢慢地解释道。

    “那我们再等一段时间?”朱帘娣并不十分明白满脸疑惑地问道。

    “当然要等下去走马观花能有什么用咱们还要细细的观察和研究才能确定许汉青是否是可托之人。”李义泉说道。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