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出击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亏了亏了。”李义泉正和朱帘娣谈话张大彪在一旁拿着罚单忽然叫了起来。

    “张大叔怎么了?”朱帘娣奇怪地问道。

    “你说咱俩真是傻了那个官差罚钱的时候哪能一点通融的余地都没有呢?开了罚单钱要上缴要是偷偷地给他二、三两碎银还不打得他乐呵的。凭空不是省了几两银子。”张大彪满脸懊丧地说道。

    “胡说亏了你没自作聪明《城镇管理通令》中明明白白写着差役收受贿赂的仗一百夺职罚没家产终其三代不得授官职。而且这些差役的俸禄丰厚得很他敢冒这么大的险收你那几两银子吗?还不得把你扭送到衙门问你个贿赂之罪?”李义泉打断了张大彪的高论讲出了一番道理。

    “啊?这么厉害。”张大彪瞪大了眼睛。

    “你呀没事就呆在客栈里吧省得出去自找麻烦。”

    ……………………

    屋子里的烛光昏暗隐隐地照亮面前众人的脸。“你们明天便走这些钱尽快地花出去。”韩庆玉说完挥了挥手十几个商贩打扮的人起身告别迅消失在夜幕之中。

    背着手一身儒者打扮的韩庆玉望着屋外的夜幕心情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他主持着一条看不见的战线而这条战线上的交锋惊险程度并不比两军阵前来得差。邵武一战全歼页特密实后光复军的威望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这使泉州不得不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大批有志之士前来投奔的同时北元、地方宗族割据势力的探子也接踵而来刺探军情收买将领盗窃武器图纸各种花样层出不穷。

    光复军敌情司已经和各方势力进行了多次交锋。勾结北元的豪门大户被连根拔除北元派来的探子也被秘密清除但敌情司的损失也很大几十个老兵战死在秘密战线。

    韩庆玉从来没想到自己会专门主持见不得光得勾当也不明白自己变化为什么这样快。但他知道所有人都在变化适应着这个时代也适应着许汉青的步伐。为了赶走鞑子恢复河山有些人比自己牺牲得更多。

    刚才那批商人打扮的弟兄又带走了一批伪造的大元交钞它们将通过地下渠道被运送到北元迅以低价出手换成泉州地区的必需品带回来满足地方建设和军队装备的需要同时给敌情司提供充足的经费。

    由于北元阿合马主持行的交钞没有任何抵押朝廷需要多少就行多少韩庆玉心里很清楚在泉州的推波助澜下这样下去不出五年大元的交钞将和手纸等值。

    韩庆玉慢慢地踱回桌案拔了拔了蜡烛芯拿起今天的情报看了起来。这里有封港通告后泉州巨商百姓们的动向和反应还有李义泉收集报纸张大彪、朱帘娣被罚的情况汇报。

    光复军反击行动马上就要展开这个时候可是万万不能马虎大意何况许汉青与陈复文两大巨头的安全更是重中之重。许汉青是一军的核心如果能把他除去光复军就有可能瓦解。站在北元的角度韩庆玉认为这是击败光复军的最简单方法。虽然依据手中的一些蛛丝马迹并示表明危险在临近但是既然有这种可能便要重点地防范。

    “芙蓉班很可疑但我该怎样做呢?”韩庆玉敲打着桌案一遍又一遍问着自己。如果没有确凿证据而贸然将芙蓉班成员抓捕惊扰了百姓不说许大人也会训斥自己。但若不及时采取行动万一他们搞出什么事来敌情司就有难以推卸的责任。韩庆玉想了一会儿在情报上批示道:再加派人手将芙蓉班处于严密监视之中务必保证不出问题万无一失。

    韩庆力又拿起了一份情报是随商船到辽东的谍报人员回的情报情报上写道:乃颜所部正在囤积粮草物资做战前的准备但上层脑似乎并不急于向忽必烈起挑战有观望之嫌。并且有同泉州进行商谈的意向请泉州方面定夺。

    韩庆力皱了皱眉头将情报放进了自己的公文袋中这件事情还需许汉青作决定商谈的日期、规格、人员所谈的条件这件事情相当复杂。

    封港的日子一到光复军立刻将港口方圆五里的地方全部控制起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戒备森严闲杂人员根本无法靠近。参加反击的雷兴的1o2师苗自成的独立一师在夜间相继秘密集结于港口静等坐船开拔了。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流求许汉桂率领着八艘远洋战舰缓缓靠岸预示着光复军的反击行动正式拉开了帷幕。

    在得到马大有的1o4师已经潜伏到位后当天光复军便开始了行动港口的军队不断川流不息各种船只纷纷起动在水师统领许青华的调度下搭载着1o2师的船队在护航战舰的护卫下缓缓地驶出港口向北而去。

    大海辽阔、深邃向人们尽情展示着所蕴藏的勃勃生机以及它所拥有的无限的生命力。战舰乘风破浪大海涌起蓝色的狂涛把清凉的、咸味的飞沫抛上甲板。

    许汉青站在甲板上慢慢地走着甲板上几名水手排成一排齐头并进向前推着棕刷洗刷着甲板。许汉青时不时地侧身回避老二许汉桂和舰长范维坤则亦步亦趋地跟在许汉青身后。

    打从水军建立起许汉青便将利用自己后世的海军知识制定了完善的操作手令。将整个操船技艺分解成一个接一个的连续步骤以此培训水手。当第一批水手培训完后这些人又带起了新学员操作流程就这样一个传一个固定下来。许汉青边巡视中不时还揪出几名水手抽检他们背诵操作步骤。

    “舰长知道为什么要每天刷两遍甲板吗?”许汉青头也不回地问身后的范维坤。

    “知道”范维坤躬身回答:“第一:要养成士兵们的组织性纪律性;第二:海上漂泊太久水手们如果老是闲得没事就容易殴斗必须给他们找点事让他们没时间打架;第三:出海过久容易生海上瘟疫保持船只的清洁可以减少疾病的生。”

    “很好做船长的不仅要知道执行条令还要知道为什么必须执行条令。船员们习惯了遵守操作流程他们就有了组织性纪律性和团队感。具备了这些素质即使他们走下船来也仍然是好士兵。”

    看到船上井然有序许汉青满意的点点头冲范维坤说道:“好了我检查完毕按照条令这艘舰上舰长职权最大去指挥你的船吧。我随便四处转转。”

    范维坤回了个礼目送着许汉青和许汉桂走向船头这才转身登上船台。

    “二弟咱们可是很长时间没见面了来好好聊聊。”许汉青笑着招呼道。

    “大哥您可又消瘦了可要多注意身体。”许汉桂心疼地说道。

    “呵呵瘦点没关系身体结实着呢!”许汉青拍拍胸膛满不在乎地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流求那边一切都好移民都比较安定新作物已经种下去了又有四艘船开工制造所以大哥不必担心我那边只是福建这边和元军连着开战我担心的很。”许汉桂说道。

    “不必担心只要打好这一仗福建大部便基本稳定而且手下的将领们日渐成熟再打仗可能就用不着我亲自出马了。”许汉青安慰道。

    “恩不用亲自出马自然是好这样安全。”许汉桂点头道。

    “这次来泉州你们没碰到元朝的水师吧?”许汉青问道。

    “没有得到大哥的信我们是从远海过来的没有靠岸行驶。再说即使碰到了谅他们也追不上我们。”许汉桂自豪地说道。

    “光能跑也不行啊!你们应该尽快提高实战经验和元军水师这一战不可避免可能用不了多长时间了。”许汉青望着南方的海面说道。

    “这个大哥放心我们的舰队已经灭了好几股不开眼的南洋海盗现在只要挂出咱们的海军旗帜在南洋一带是没人敢惹。”许汉桂指着船上挂着的旗帜自信满满地说道。

    许汉青仰脸望去一面烈火凤凰旗正在桅杆上猎猎飘扬直欲冲天而起。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