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浴火重生之大宋中兴 > 第五十七章 决战(上)

第五十七章 决战(上)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败了败得很惨。百家奴望着手里的传单痛苦地想着。

    屡次去兴化催粮都没有结果几拔催粮的也不见了踪影直到有一个元兵侥幸逃回百家奴才意识到情况不妙兴化被光复军所占粮草已经被切断如果再等大都方面的回信全军便要崩溃了。

    全军回师夺取兴化重新打通粮道这就是百家奴作出的决定既然已经决定撤军正好凭借这个机会撤兵休整。

    什么是最危险的一刻战争的僵持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便是僵持之后生的撤退。僵持总有结束的一天而往往进攻一方的僵持要远远比防守一方的僵持辛苦吃力的多而更可怕的便是撤退。

    在打仗中什么时刻最可怕?撤退无论是作战过程时还是僵持阶段甚或胜利之后的撤退都会在军中酿成一股可怕浓重的失败气氛劳而无功没有战利品的获得失败的流言很容易在军中蔓延开来细看古今多次战役我们都可以看到在僵持之后谁都不肯先退因为撤退的一方往往会被追击而溃败。

    百家奴身经百战不会不明白这一点且不说泉州城会不会派兵来追击光是那支阴魂不散的光复军骑兵就够他头疼的了。

    铜头、铁尾、豆腐腰百家奴摆出了自认为最保险的队形以三千探马赤军押队两千蒙古军头前开道新附军夹在中间由吕师夔所部负责维持秩序梯次后退。他现在感觉到手中的精锐太少了如果再有损失恐怕已经不能再维持新附军散乱的军心。

    稍微令他安心的是在撤退的时候泉州光复军并没有出城追击虽然讨厌的光复军骑兵远远地缀在后面也没有动攻势使得他比较顺利地撤到了兴化城外。

    接下来又是一场泉州攻城战的缩版兴化虽然没有泉州城那么些个障碍物也不比泉州坚固但元军也不是刚来时的状态面对手雷火炮的轰炸连攻了两天依然没有效果。而元军的粮草却已经不够对新附军开始限量供应了。喝着粥却要冒着危险去攻城新附军的士气一落千丈。元军的军心士气非常低落大量新附军开始逃散了

    对元军的心理打击还没有结束福州宣慰使王积翁的人头被送进了元军大营宣传单不断被射进来福州失守了后路被截断。消息一传开失败的情绪马上在军中蔓延开来大量新附军开始逃散了。

    “咝!”百家奴倒吸一口凉气:“光复军这招确实毒辣传令下去将传单统统毁去如有私藏者斩!”

    这是许汉青仿效后世做法所散的招降传单传单的正面画着一些宣传画其中有蒙古军驱赶汉军士兵上前送死的有描写鞑子在对汉人老弱拳打脚踢的有几个鞑子在在欺辱汉家女子的还有受伤致残的新附军士兵孤苦无生计的。画的旁边写着一些煽动的话语什么“宋人不做鞑子狗”“鞑子必灭!华夏必胜!”等等。传单的背面便是投降票执此票投降者不杀不辱不搜刮钱财愿意参加光复军的享受同等待遇不愿意的路费可以还乡。

    在现在这个时候这些传单起到了巨大的作用新附军原本便人心惶惶更对蒙古人的压迫心怀不满只有一点点催化剂情绪便被煽动起来。

    “报都元帅泉州光复军开始出动了正在向兴化压来。”一个斥候进来报告。

    要是在前些日子这个消息会让百家奴喜出望外光复军出城正好可以在野外歼灭野战可是蒙古人的强项。但现在却让百家奴皱着了眉头反身去迎战没有了粮草饿着肚子能打得过士气正旺的光复军吗?福州和兴化的光复军再在背后捅上一刀必将是个全军覆没的结局。在兴化不能再呆下去了每多呆一天士气军心便会更加低落从福州城下夺路而走是唯一的出路俗话说:归兵勿遏。有回家的念头这些两浙的新附军没准会爆出惊人的战斗力冲出一条血路也不一定。

    然而事情却出乎了百家奴的意料在向福州撤退的路上光复军再没有让元军有这么悠闲散步的心情。

    路上不时有陷阱地雷跟在后面的光复军骑兵也不时起了冲锋。

    爆炸声号角声喊杀声没日没夜地围绕在元军周围。就象夏天的暴雨你说不清楚什么时候开始什么时候结束。

    新附军疲惫了探马赤军疲惫了蒙古军疲惫了。

    百家奴坐在战马上疲惫地应付着也在考虑着。从一进入福建自己便陷入了光复军的圈套先是困于坚城之下再三中计损兵折将尤其是精锐损失巨大差点使自己失去了掌控元军的力量。终于在元军疲惫不堪信心尽失的时候光复军终于露出了尖牙一取兴化再取福州招招打在他的要害上。这些光复军是从哪里跳出来的呢?百家奴百思不解。

    突然他眼皮跳了跳一股不祥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还没等他想明白是什么地方不对元军大队的侧翼便是一阵大乱。有杆战旗高高地竹林里挑了出来。

    三千余名光复军战士直直地撞进了元军的队伍“山地旅!”飘舞的战旗上斗大的汉字映入百家奴的眼帘。

    在疲惫的状态下骤然遇袭即便是最精锐的蒙古军也被呆住了忘记了做恰当的反应。山地旅的光复军士卒刀一般切开元军外围向队伍中心扎去。

    密集的弹雨和手雷从光复军中飞出将临近的元军士卒纷纷击倒。外围身披轻甲的光复军战士举着盾牌挥舞着大刃将敢于冲上来的元军一刀两段。

    四下里号角声犹如雷动。一队队蒙古武士舍生忘死地扑上去一队队蒙古武士倒在血泊中。

    “骑兵骑兵骑兵去突!”百家奴挥舞着令旗大声喊着。

    大批的蒙古骑兵涌过来却被自己人挡住。光复军中有人挥了挥手几百颗点燃了的手雷扔向了元军最密集处。

    “轰―――”仿佛只响了一声极其漫长的一声。声音过后草地上出现了一排弹坑弹坑周围躺满了元军尸体。

    “嗖―――”又是百十枚手雷冲上前的元军猛然停住脚步试图后退却被拥上来的同伴挡住退路。眼睁睁地看着手雷冒着烟在脚下乱滚。“轰!”手雷爆炸又腾起一团血雾。

    “跟上!”骑兵旅统制蓝中太挥舞起令旗传令兵把几支火箭射上了天空。“嗤――”火箭拖着亮丽的焰尾带着尖啸声从空中落下。

    看到信号杀红了眼睛的光复军士卒收拢住追击的脚步在低级军官的指挥下跑回队伍内。整队人马收拢成一把刀从元军最薄弱处杀出快向远方奔去……

    “光复军蓝”战旗招摇的随风飘舞渐渐隐没在远方天地间。百家奴握着令旗忽然觉得全身冷。

    “这还是宋人么?”百家奴不敢相信。记得当年他带着几千士兵就可以把数万宋军赶羊一样追杀出数百里。自己就是与这样的敌手在泉州城下鏖战却还幻想着胜利多么可笑的事情啊!

    “轰”一声爆炸从远处传来受伤的光复军士兵点燃的手雷与周围的几个元兵同时化作了灰烬。

    百家奴默默地看着光复军消失的方向心中掀起层层波浪。突然袭击所造成的损失远远没达到让大军伤筋动骨的地步。但光复军刚才那一刻的张扬让他想起了很多东西。

    那是一种在百战百胜的蒙古人身上才有的表现。至于宋军他们要么像范文虎部下那样猥琐、懦弱。要么像死守孤城的李庭芝将军那样无奈中带着悲壮。光复军那一瞬间的张扬表达了自信、表达了骄傲、还表达了血战到底的绝然。

    宋军变了起码在福建在许汉青的带领下他们已经找回了自尊。与一个懂得自尊的对手交战必须采用些非常手段。可是自己还有机会把这一切告诉依旧目中无人高高在上的元朝高官吗?百家奴悲哀地想着。头一次他对自己的前途充满了绝望。

    许汉青你是否已经在福州做好了准备?就让我们在那里做个了断吧!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