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浴火重生之大宋中兴 > 第一章 欢庆(上)

第一章 欢庆(上)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泉州城时近黄昏夕阳正烧着天边的云彩眉痕的新月已经现在鲜红的云缝之中。

    “的的的”就在此时街道尽头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街上的行人连忙躲避。

    几个信使打扮的士兵骑着千里挑一的良驹快冲进众人视野。府衙门前立刻涌出两队卫士迎了上去。有人上前拉住马缰绳有人核对相关文凭并将累得几乎虚脱的信使搀扶下马背。

    元军撤围而走让泉州城内的人们稍微放松了一点虽然城门还没有打开晚上依然要宵禁但府衙对面不远处的酒楼内比往日还是要热闹许多。

    三三两两穿着长衫的读书人坐在酒楼内靠窗子的矮几旁一边喝着淡酒一边交流着道听途说来的“最新消息”。

    他们都是各家报纸请来的“执笔”将天南地北的新鲜事综合成文就是他们谋生的根本。当然无论什么消息都没有从府衙里流传出来的消息更重要泉州府陆陆续续了种种涉及到国计民生的大新闻使这里成为了各家报纸的焦点。谁能抢先一步把最详细最准确的消息刊出去谁家的报纸就能多销几成。

    虽然办报纸没什么利润可集腋成裘啊。况且报纸销量到达一定数量后就可以向泉州安抚使陈复文申请“教化”补贴那可是一笔大数目无论报纸的主要内容侧重点在哪方面只要报上去的销量经得起查证办报纸的本钱就全回来了。

    况且随着报纸销量的增长还可以多招揽一些婚丧嫁娶的声明了、商品打折的通知了。加上一些道家增高水、佛门大力丸什么的告示。虽然仗些东西眼下在报纸上还成不了大气候但总归能给东家带回些外快来。各位“执笔”们的腰包也会跟着鼓上几分。

    所以平素里各家报馆都派有专门的“执笔”紧盯在府衙门前。无论什么时候只要门前那几块告示牌贴上了新的邸报或者府门里有负责消息的小吏出来立刻就把消息传回报馆。再经过推理、润色、演绎然后以最快度印成文字在第二天天亮之前分到报童手中。

    没钱的闲汉卖苦力的码头搬运工也可以聚集在底层在临街的铺面租条板凳沽上两碗粗酒点上几碟子盐水田螺边糊弄肚子边天南地北的胡侃瞎聊。

    “唉元军这回是暂时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来这担惊受怕的日子啥时是个头啊!”有人打着哈欠说道。

    “是啊!元军肯定是粮草不济兼之盛夏马上就来鞑子对气候也不适应所以才撤围而走。这回在泉州城下吃了大亏卷土重来的时候定然更加凶狠唉。”一个中年人装出高深的样子捋着胡子说道。

    “早知如此还不如降了元朝也省得过这担惊受怕的日子。”角落里一个声音传来。

    无数双眼睛向那个角落望去入眼是一个穿着打补丁长衫的落魄读书人摆着一幅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姿态一小口一小口地抿着一文钱两大碗的粗酒说着冷言冷语。

    “我说你这个人眼界咋这么短呐还读过书呢文大人说过咱要为了不当奴隶而战!”距离读书人不远的另一个声音大声反驳道。

    “呸亏你还读过圣贤书。连点羞耻也没有!”一个包着胳膊的光复军伤兵走了进来指着读书人的鼻子骂道。“等鞑子睡了你女人抢了你的财产砍了你的狗头你还这么说?许大人说过为了咱百姓不给鞑子当奴隶而战。听清楚没有是所有百姓。包括你也包括别人。当年老子要和你现在一个念头你他奶奶的早给人祭刀了!”

    他的话赢得了满堂喝彩为了不做奴隶而战新复军训练时喊的一句口号。

    穿长衫的读书人把身体向角落躲了躲避开退役老兵的手指喃喃地说道:“你你辱没斯文。什么奴隶圣人云若使天下安定必使贵役贱上役下贤役不肖……”

    “我看你就是最贱!”伤兵拎起读书人的脖领子大声骂道。

    “算了算了好鞋不踩臭狗屎!”眼见要在自家酒馆生斗殴事件掌柜地赶紧冲出来抱住伤兵劝架。“军爷您消消气他们这种人你越理他他越觉得精神。像躲狗屎般别理睬他他早就消停了!”转头冲着店小二喊道:“还不快点给军爷上好酒好菜。”泉州城里的人都知道光复军中薪饷优厚而且对人和气公平买卖从不欺人。

    府衙大门一开有几个小吏模样的人满脸兴奋地走了出来把数张告示贴在警戒线外的邸报栏内然后四处前去布置十几个兵丁在门口开始挂起了大红灯笼。

    片刻前还热闹的酒楼里立刻冷清了许多邸报栏围满了人识字的不识字都在伸长脖子观看。

    “各位各位什么事情啊哪位读书的给念念让我也长长见识!”一个焦急的声音喊道。

    “从今夜起宵禁取消。还有还有光复军占领兴化!”有人兴奋地喊道。

    “哦”。

    “光复军攻取福州新附军阵前起义擒获宣慰使王积翁。”又是一个声音喊道。

    “啊”?一片惊讶的声音元军是撤了可追着元军赶路也没这么快吧?

    “福州大捷光复军全歼来犯元军十余万击杀元军都元帅百家奴。”一个声音激动地喊道。

    人群开始沸腾起来有人开始兴奋地跑去报信看来明天报纸的销量肯定比平时多出三成。

    “啪啦!”酒店掌柜的手一哆嗦算盘掉到了柜台上。几个店小二楞在了原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楞着干什么取酒取酒把酒全搬出来。不论档次全搬!”掌柜的第一个反应过来大声喊道。

    “掌柜的给我留个桌子我叫几个兄弟来喝个通宵。”光复军伤兵哈哈大笑着跑出去找兄弟们去了。

    伙计们飞也似的跑了下去片刻过后一板车酒直接从后院推到了大堂。

    大堂上此时己经挤满了各色人读书的做生意的打短工的赶马车的还有打更的巡夜的唱曲子的男男女女挤在一处。有人穿着襦衫显然刚刚从家中听见外边的热闹跑出来打探究竟的。

    笼罩在百姓头上的乌云终于散去光复军不仅攻取了兴化、福州还将来犯的十几万元军全部歼灭太令人兴奋了。

    不长时间泉州城里不时响起“噼里叭啦”的鞭炮声。

    “怎么了?不过年过节的怎么放起炮来了。”悦客来客栈内芙蓉班班主张在彪疑惑地问道。鞭炮是昂贵的物品普通百姓即便过年也只是点个竹子来烧烧这是哪里弄这么多的鞭炮来放。

    正在闲聊的朱帘娣和李义泉也不解地抬起头望向外面。外边传来了越来越多的鞭炮声东、南、西、北各个方向都有。

    “我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张大彪走了出去。

    “元军前几天便撤兵了除了这还会有什么大喜事吗?”朱帘娣向李义泉问道。

    李义泉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等老张回来吧我也猜不出是怎么回事?”

    “大捷大捷呀!”张大彪急三火四地跑了进来冲着李义泉和朱帘娣说道:“想不到想不到光复军连取兴化、福州并且在福州城下全歼了元军连百家奴都被击杀了。”

    李义泉猛地站起身来连桌上的茶碗都带翻了“这怎么可能元军虽然受挫于泉州城下但好歹还有十余万人马光复军哪来的这么多兵?怎么全歼的元军?这消息是怎么来的?”李义泉抓住张大彪的手追问道。

    “我哪知道这么多?”张大彪甩脱了手不满地说道:“听说是府衙那里贴出的布告今晚的宵禁也取消了现在城里到处是人酒店里更是连挤都挤不进去了。”

    “先生您先别急。”朱帘娣连忙劝解道:“不如咱们到府衙看一下布告人云亦云道听途说的消息不可信。”

    “也好。”李义泉开始冷静下来“外面人那么多你一个女儿家不方便我和老张去一趟就行。”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