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断然拒绝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不能怕被破坏便不去建设被动挨打也不是光复军的作风以前在我们力量不足的情况下采取了境内决战的方式但现在情况已经生了改变多则一年少则半年光复军势必要向外出击把战火烧到敌占区去。”许汉青面对反对的意见是这样解释的。

    “蒙古人向来是就地就粮万一元军打了进来安置的那些百姓不是给元军提供了抢粮的来源要是他们逼迫百姓来攻城咱们怎么办?”又有人提出了反对意见。

    “咱们安置流民百姓不是给他们一块地盖一间房便完事了。我的意思是以村为单位成立村级的联防队由伤残或退役老兵担任联防队长进行准军事化管理利用闲暇时间进行一些简单的军事训练。”许汉青喝了口茶继续说道:“再依靠这些个村子建立一个覆盖咱们所占地区的预警系统如果万一元军打进来由联防队长组织百姓过行疏散和坚壁清野。”又转头对陈复文说道:“政府方面也应该出台一些政策如果真的因为光复军无力阻止元军的侵入对百姓造成的生命财产损失政府有业务进行一定的赔偿。”

    “不仅要安置流民出了事政府还要赔偿费力不讨好吗?”有人在低声议论。

    “不要这么说政府是干什么的军队是干什么的还不是为百姓服务。”陈复文反驳道:“百姓们的要求不高只要能吃饱能有一个和平安定的生活环境就足够了咱们不能光想到政府的困难也要考虑百姓的苦楚吗!我赞成许大人的意见只要渡过了开始的困难时期以后的展前景还是光明的吗!”

    许汉青感激地瞅了陈复文一眼点了点头“当然还有一点也是很重要的我们的政策一直被外界所争议借这个机会咱们也好堵住那帮人的嘴如果百姓的生活确实好过了说明咱们的政策是正确的反之咱们便要不断改进。”

    ……………

    经过了激烈的争论再加上许汉青和陈复文的全力支持泉州上下总算达成了一致制定出了吸引和安定流民的一系列政策。

    拖着疲惫的身躯许汉青回到了自己的府里但心情却十分舒畅不只是因为自己的主张被通过而是他看到了泉州上下的官员们能够畅所欲言不再唯唯喏喏这便是一个好的开端。

    回到府里许汉青却现敌情司负责人韩庆玉已经等候他多时了。

    “大人您回来了属下有要事禀报。”韩庆玉迎上前来说道。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许汉青忙把韩庆玉领进书房。

    “今天那个芙蓉班的朱帘娣和李义泉突然前来大人府门求见说是有要事相告属下得到消息便马上赶来现在已经将两人控制现在如何处理还请大人下令。”韩庆玉郑重地把事情讲述了一遍。

    “他们说是什么事情了吗?”许汉青示意韩庆玉坐下问道。

    “没有他们说非要见到大人才肯说出。”

    “是这样啊!”许汉青一边想一边自语道:“他们会有什么要事呢?真是猜不出来呀?”

    “大人不如让属下将他们带走细加拷问看他们是虚言相诈还是真有要事。”韩庆玉询问道。

    “不好这样不好。”许汉青摇着头说道:“既然他们说有要事相告我便与他们见见又有何妨难道我还怕了他们不成。”

    “大人当然不怕他们属下只是担心他们会不利于大人所以…”韩庆玉试图劝阻。

    “我明白。”许汉青摆了摆手“你们是为了我的安全考虑想必你们也搜过他们了两个人手无寸铁再说呆会我由石勇陪着想来也没有什么问题你在屏风后听着看他们所说是不是实情。”

    “那好吧属下遵命。”

    …………………………………

    隔着桌案许汉青细细打量着朱帘娣和李义泉今天的朱帘娣未施粉黛和在舞台上的形象差别甚大但依许汉青在后世的眼光看来自然便是美丽却显得更加漂亮。这个女孩怯怯的外表下眼神里却透出一股成熟与坚强。李义泉却是一个书生的打扮不卑不亢也让许汉青十分欣赏。

    “芙蓉班到泉州也有些日子了不知两位今日前来有何见教啊!”许汉青笑着问道。

    “不敢。”李义泉拱了拱手“许大人英明神武乃百年不遇之大英雄大豪杰草民焉敢指教大人。”

    许汉青静静地听着看来古人说话便是如此开始先给你戴高帽再进入正题。

    果然李义泉继续说道:“草民等今日前来是想送大人一件礼物不知大人肯收否?”

    “什么礼物?拿来看看。”许汉青饶有兴趣地说道。

    李义泉和朱帘娣互相瞅了一眼朱帘娣稍稍背转了身子从怀里掏出一幅娟帛递给了李义泉。

    许汉青暗暗摇了摇头看来敌情司应该招收几名女工作人员了因为朱帘娣是个女的应该是假手于府内的侍女搜的身只检查身上有无凶器一点也不专业。

    侍卫长石勇上前一步从李义泉手中取过娟帛转身恭敬地摆在桌案上。

    许汉青仔细地看着从上面的几个地点可以分辨出应该是简单的山东地图上面还有很多红点红圈许汉青忽然促狭地笑了从这幅娟帛上他还闻到了淡淡的少女的体香。

    “这画的应该是山东吧?李先生可以给我解释解释吗?”许汉青抬头问道。

    “大人垂询草民敢不实言。”李义泉恭敬地说道:“草民等乃是红袄军余部图上之红点红圈皆是驻扎之所或耳目所在如大人不弃愿为大人驱使。”

    “哦红袄军?联络图啊?”许汉青若有所思地自语道。对于红袄军许汉青了解不多只知道是曾经活跃于河北山东等地的农民武装后来被金、元围剿似乎已经星散了。

    “李先生对于各位反抗金、元暴政揭竿而起许某是很佩服的。”许汉青想了一会儿抬头说道:“不过也请把话说得透彻明白不要藏着掖着。”

    “许大人果然豪爽、直接。”李义泉笑着拱手道:“草民等别无所求只求大人占据中原后能让我等镇守山东。”

    “呵呵”许汉青冷笑起来镇守山东直接说是割据山东好了。“此等大事两位应该去找朝廷说吧许某只是福建制置使哪里有这么大的权力再说许某现在只蜗居于半个福建北伐中原光复故土恐怕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呀!”

    “许大人过谦了谁不知道许大人乃人中龙凤他日必能一飞冲天。至于朝廷哼哼。”李义泉不屑地笑了笑“如果许大人觉得为难只需划出一城一地容我等容身也可我等愿再出两百万两白银以充军资。”

    “两百万两啊?好大的手笔。”许汉青鄙夷地说道:“许某不知朝廷如何答付但在我这里我只有两个字来回答那就是‘不行’。”

    不顾李义泉变得愕然的面孔许汉青站起身用手指点着桌上的娟帛大声说道:“华夏土地岂能私相授与更不能以金钱来交易。如有能力许某定当率大军北伐中原光复河山此等大事便不劳烦诸位了。”

    “石勇把此物还给他们送客。”许汉青挥手下了逐客令。

    走出府门李义泉和朱帘娣相视苦笑李义泉摇着头感叹道:“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许汉青真大丈夫也。”

    朱帘娣还没从槛尬中摆脱稍有些气恼地说道:“这下可好给人留下这么坏的印象李先生你可如意了。”

    “呵呵”李义泉自嘲地笑了笑“真金不怕火炼吗如果许汉青要是一口答应下来恐怕你便要失望了吧?”

    “他连虚无飘渺的承诺都不肯连唾手可得的银子也不要真是的。”朱帘娣不知是气恼还是欣慰地嗔道。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