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功亏一篑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阴雨连绵的天气千头万绪的工作让许汉青的情绪也受到了影响人变得焦躁不安起来在两浙的局势并不严峻的情况下又将新二军的1o6师抽调回来投入到南面的战场上。

    陈吊眼在得到了1o3、1o6两个师的增援后实力大增不顾天气的不利影响迅攻下了龙岩、漳州清除完后患后四万多人马狠狠地压向了广南东路与李恒所率的元军撞到了一起。

    敌我双方冒着雨水在泥泞的土地上进行着惨烈的撕杀。光复军的火器优势得不到完全挥元军的羽箭被雨打湿精准的骑射威力也大打折扣暂时打了个旗鼓相当。光复军虽稍占上风可一时也无法突破李恒组织的拼命阻击。

    “梅雨季快要过去了吧?”许汉青望着窗外喃喃自语道。

    “快了这两天雨就小多了。”许夫人低声宽慰道。

    “那就好只要雨停了天晴了李恒必然抵挡不住陈吊眼的攻势潮州之围便能解了。”许汉青叹了口气说道。

    “应该是这样前几日不是得到情报说潮州那边虽然战事激烈但张弘范短期内也无法攻破吗?”

    “说是这么说我只怕潮州城被围困得久了内部会出现问题。”许汉青说完定了定心神继续处理其它事情。

    《宋史》记载:北宋全国的赋税盐利占到一半!南宋时期更占到全国总收入的83%南宋半壁江山维持152年经济上主要靠盐业支撑。

    盐业生产的展经历多次技术革命;其中在铁盘上熬盐的历史最悠久最后才展到今天的晒盐。熬出来的盐是白色粉末;晒出来的盐是大的颗粒。煮海水造盐是最为漫长的一段时期从明朝后期开始沿海一带才开始直接引海水晒盐。

    宋朝周邦彦有词“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指破新橙”又有云“品天下之盐以淮南之熬于盘者为极品”这里所夸得便是盐城所出的淮盐。淮盐质量虽好但产量不高而且盐铁皆为官办控制极严。

    海水晒盐虽然比较粗糙但产量高经过再结晶、提纯之后比铁盘熬出的差距也不大自古以来贩私盐利益巨大而许汉青便是要成为最大的私盐贩子。试想数量巨大价格又便宜的海盐经过陆路、海路流入北元不但对北元的财赋是一个沉重打击更会给福建路赚取巨大的利润。如果条件允许许汉青都在想用海军将北元沿海的盐厂挨个扫荡一遍彻底断绝北元的盐利。

    有了水泥的帮助虽然还在下雨但兴化方面的盐池还在缓慢而坚定地建造着目前已经建好了三个大盐池只要雨停便可以开工生产了。

    看到这个好消息许汉青的心情略微好了一些笑着点了点头递给许夫人“碧娘你也看看这倒是个好消息呀!”

    “哦”许夫人见夫君露出了笑容也十分高兴接过来看过之后凑趣般地说道:“这下夫君可成了大宋最大的私盐贩子了富甲天下指日可待妾身可要跟着享福了。”

    “呵呵这可说错了赚的钱都是国家的咱可不能伸手”许汉青笑着说道:“不过就是没这些钱咱们也不会吃苦的。”

    “夫君说得是光是海上贸易所赚的钱便足够了。”许夫人说道:“芙蓉班已经走了听说走的时候还雇了艘商船。”

    “走就走吧!道不同不相为谋。”许汉青满不在乎地说道。

    “那个朱帘娣长得倒真是可人意儿可惜了。”许夫人故意叹息道。

    “胡说我可不是那种得陇忘蜀的人有你们两个便足够了这也是上天给我的福气。”许汉青抓着许夫人的玉手说道。

    “报告参谋部送来的急报。”门外的侍卫高声喊道。

    “快拿进来。”许汉青心头一震腾起了不祥的感觉。

    看着手里的急报许汉青的脸越来越阴沉嘴角都抽*动起来“混蛋叛徒汉奸什么事都坏在这群小人手里。”许汉青将急报猛地拍在桌案上终于爆了。

    许汉青巨大的情绪变化让许夫人十分惊愕拿起急报“潮州失陷文丞相被俘。”黑色的字刺入了许夫人的眼睛她不禁张大了嘴巴。

    潮州攻防战中元兵塞堑填濠、造云梯日夜急攻终因马用计“潜遣人焚之”并依靠居高临下的优势用光复军支援的炮弹击毁了很多元军的船用回回炮。张弘范因久攻不下不得不使用重赏之策他对元军下令说:“有能先登城者拜爵已仕者增秩。”但潮城仍屹然不动。

    元兵久攻不下结果买通了内奸坚固的堡垒往往是从内部被打破。这个内奸叫做黄虎子是潮州城南门巡检元军通过潮阳的海盗陈懿用高官厚禄、金银财宝买通了黄虎子。黄虎子利用晚上的时间偷偷出城带路。最终元兵从南门的水关打了进来潮州城在坚持了一个多月后终于被攻破了文天祥在乱军当中吞脑子不死被元军所擒兵部侍郎邹洬自杀杜浒、刘子俊皆被俘。光复军特种营扮成元军混入城内只趁乱救出了退守金山子城的马、马韵和及家眷余部百余人在损失了一部兵马后现已摆脱元军追杀退入深山。

    许汉青在屋内暴躁地走来走去不停地咒骂着。

    “夫君事已至此还是冷静应对吧!”许夫人劝说道:“参谋部送来急报肯定在等您的决定呢!”

    “恩”许汉青颓然地坐了下来抚着额头想了一会儿抬头对送急报的参谋问道:“你们参谋部现在有什么意见吗?”

    “报告大人参谋部的意见是让陈吊眼马上停止攻击视天气情况再作决定。”

    “那就这样吧!告诉陈吊眼如果天气好转便继续进攻争取击败或击退李恒但不得深入广南东路。”许汉青沉吟着说道。

    “是属下马上回去告诉参谋长。”

    屋内只剩下了许汉青和许夫人两人沉寂半晌许汉青抬头问道:“碧娘你说怎么就会有那么多汉奸叛徒呢为了一己私利出卖朋友、上官、城池、百姓。这帮人怎么就那么无耻呢?”

    对于这个问题许夫人难以回答只能苦笑着望着许汉青。

    “不行这样不行。”许汉青愤然而起“不能让这帮家伙逍遥法外逃脱公正的审判我要制定一张追缉黑名单重金悬赏让这些汉奸卖国贼走到哪里也心惊胆颤不得安生。”

    “好啊!他们既然能被重金收买干出无耻的勾当就要有偿还血债的觉悟。”许夫人赞同道。

    “对必须让那些意志不坚的人有所警示干坏事前先考虑清楚后果带血的钱不是那么好花的。”许汉青继续说道。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