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浴火重生之大宋中兴 > 第十二章 “指路人”

第十二章 “指路人”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父亲大人您明天便要启程了还是早点休息吧!”北元丞相伯颜的儿子脱脱儿恭谨地说道。

    “恩”伯颜点了点头“我走之后家里诸事便交付给你了凡事记得切不可张扬。”

    “是”脱脱儿恭身答道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父亲大人为何要请命去北方呢?南方有残宋苟延又有福建路的许汉青作乱南方的将领屡次被其所败使其坐大也只有父亲大人雄才大略才能灭了光复军。”

    “你不懂啊!”伯颜边说边摇着头眼前不由得浮现出攻取临安回转大都时与忽必烈见面时的情景忽必烈的声音就像是从深渊之中传来的呼唤一样带着一股奇妙之回响时时还在耳边萦绕。

    当时忽必烈是这样回答伯颜请命江南剿灭宋朝余党的。

    “如今已无丞相亲自出马之必要了。宋已亡国。不论是二王还是文天祥都不过是残存之余党罢了。其他人应该就足以担当这个责任丞相啊稍微把功劳分给其他人比较好吧!”

    忽必烈汗的眼睛原本就狭长但是此刻看来更是有如丝线一般的细。尽管如此伯颜对于君主所投射而来之目光却感受到了强烈的刺痛说完话后忽必烈大笑着转身离去。

    忽必烈不直呼伯颜之名而是以丞相来称呼他。这点以伯颜目前的身份地位而言虽说是理所当然但是气氛在瞬间冰冷疏远了起来却是不可否认之事实。此时伯颜感受到的是悄悄拂来的夜气的寒冷。

    忽必烈不希望伯颜再继续建立功绩。一个功高震主之臣下是任何一个**的君主都不可能喜爱的存在历史上早就有了无数的先例。

    从此以后伯颜再也和伐宋之事毫无关系。不仅是如此他甚至连大都以南的地方都没有去过主要掌管北方和西方的军事与同是蒙古人的海都、乃颜战斗。

    文天祥已经失败了现在正在张弘范的船上残宋行朝肯定抵挡不住张弘范的进攻。只有福建路的许汉青却是越打越强越打越大如果陛下允许我倒是真想与这个人较量一番伯颜望着夜空中闪烁的星斗叹息道。

    在当时的人眼中忽必烈或是雄才大略、英武不凡的明君或是残忍嗜杀、穷兵黩武的暴君。唯独在许汉青眼中忽必烈不过是个帝王耳。封建帝王该有的毛病他都有该犯的错误也因为帝王的金口玉言而不能避免。所以许汉青没有那种崇敬或是恐惧的心情反倒是对最终的胜利充满着信心。拥有了后世精英们几百年来总结的经验教训加上越时代的武器装备再打不过一个瘸子皇帝简直没天理了所欠缺的只是广大人民的觉醒罢了不过这也只是个时间问题许汉青的任务便是让这个时间缩短哪还用积聚百年才把蒙古人逐回大漠。

    统一神圣论一直被历史书奉为金科玉律任何阻碍统一的人最终将被历史的车轮碾碎当然那些编历史的人才不会管统一的是蒙古人还是女真人更不会管在所谓的神圣统一的背后流淌着多少百姓的鲜血多少繁华之地变为瓦砾。

    从这个角度来看许汉青是阻碍统一的罪人而在许汉青心里却有另一个观点既然统一好统一神圣为什么不能由汉人统一蒙古人却非要由野蛮来统一文明呢。

    “姐夫这个应该就是您所说的硝酸这个是硫酸还有这个…”刘国栋兴奋地给许汉青介绍着他屋内的瓶瓶罐罐。

    “国栋啊!有些东西是很危险的摆弄的时候你可千万要小心啊!”许汉青心疼地对刘国栋说道。

    “知道您就放心吧!”刘国栋满不在乎地说道。

    “陈姑娘呢?怎么不见她听说你们俩不是经常在一起吗?”许汉青笑着问道。

    “没没有啊!”刘国栋不好意思地辩解道:“在一起是为了研究为了工作吗?您别听别人瞎说。”

    “呵呵傻小子紧张个什么。”许汉青拍着刘国栋的肩膀说道:“陈姑娘不错你姐和我都看好了。”说着又拿过一个包袱递给他“这里面是你姐给你和陈姑娘做的几套衣服我看还是由你交给她比较好。”

    “恩知道了。”刘国栋红着脸小声答道。

    “好了咱们来说说工作上的事情虽然姐夫知道的也很有限但告诉你之后也许能对你有所启示减少一些弯路也说不定。”许汉青招呼刘国栋坐下拿出纸笔开始讲解起来。

    有了硝酸便能制造雷汞雷汞对针刺、撞击和热作用都极敏感可作为枪械理想的起爆药。既然铜火帽不好制造那就把雷汞铺在两层纸中间制作成纸卷“火帽”。这样借助于狙击步枪制造类似于历史上的德雷泽针刺枪便很容易了而且弹壳也可以先用纸做使枪弹从分装向定装式过渡。

    许汉青虽然对具体的制造过程知道的并不是很详细但他所指出的是最正确的最快捷的道路这些过程虽然简单在正常的历史进程中却不知要经过多少人的摸索和试验。就象某人说过的那样“任何人回到过去都可能成为伟人。”虽然他可能不是样样精通但最重要的是他能给别人指出最快捷最方便最省力的成功之路这便足够了。

    从许汉青的心里他并不喜欢这种模式的战争在后膛枪、尤其是参谋本部这东西出现之后战争就完全没有了美感变成一种工业行为了。战场上的杀伐被摆到和工厂的生产相同的地位对人杀戮的效率真正地被作为生产指标来实施战场上的风景变成了单调的色彩。火枪时代是旧世界战争模式的尾声而这个时代的确是现代战争诞生之时。从此之后所谓战争艺术就完全变成了各国工业生产力和技术的比拼了军事领域的进步随着技术革命一起飞展令人眼花缭乱直到现在的时代。

    但不可否认的是科学技术的进步在很大方面都是战争所促成的它将无情地把一切东西、甚至是刚开始使用的东西当作已经无用的东西而加以抛弃。

    许汉青和刘国栋在屋子里整整呆了一下午具体谈的什么东西、谈的多少东西无人知晓。据后来成为世界明之王的刘国栋所说:那天进行的谈话在我心中打开了一扇门一扇通住不断成功的门他的观点、他的想法是那么的不可思议但仔细想来却又切实可行。也许在很多细节方面他都语焉不详或者说他应该并不知道具体的做法当我问他这可能吗的时候他笑着说道:可能不可能不是问题关键是你如何去证明它是可能还是不可能这个过程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说以前只是因为感兴趣而进行这方面的尝试的话就是那个下午让我踏上了不断求索的坎坷道路也不断地感受到求证与创造的幸福。

    “走吧我肚子都饿了咱们去吃饭。”许汉青揉着酸的眼睛站起身说道。

    “哦好的。”刘国栋恋恋不舍地收拾起被许汉青画得乱七八糟的纸张跟着许汉青向外走去。

    “多找几个聪明伶俐的工匠来帮你可别小瞧了他们。”许汉青边走边交待道。

    “哪能呢?我和那些师傅处得可好了张师傅、李师傅他们都很厉害呢。”刘国栋赶忙说道。

    “那就好人本不分贵贱不要仗着读过点书便觉得高人一等。和他们在一起你能学到很多书本上根本没有的东西。”

    “知道了姐夫。”

    “对了派人把陈姑娘也找来难得聚在一起咱们一起吃顿饭吧。”

    “那那还是我去叫她吧。”刘国栋回身抓起包袱说道。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