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说教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张世杰不利用手中的近二千艘军船在海上展开机动作战而是将二千艘的军船集中在一个地方建立起巨大的海上要塞以防御敌人之攻击这似乎是他的基本想法。结果证明这个战略构想失败因而使得张世杰每每为此受到后世批判。然而张世杰原本是个陆战勇将并且因为这样的战法而屡建功勋忽然之间要他改变想法似乎太过强人所难。况且他必须以确保年幼端宗皇帝之安全为第一要务害怕将兵力分散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许汉青放下泉州参谋部传来的孙夫胜带回的行朝方面的通报轻轻叹了口气张世杰还是故技重施把千余艘战船背山面海用大索连接四面围起楼栅结成水寨方阵把木制战船两侧用衬垫覆盖船上涂以水泥以防御元军的火箭和炮弩赵昺的御船居于方阵之中打算在此死守。

    “大人怎么还没休息?”张天河与马云枞和参谋长李力轻轻地走了进来。

    “睡不着呀!”许汉青示意张天河等人坐下“你们那边的计划制定完了?”

    “是的请大人审阅。”张天河将计划递给了许汉青。

    “一人智短众人智长。你们制定得很好传一份给参谋部就照此实施吧。”许汉青签上了名字。

    “这是刚从泉州传来的消息你们也都看看。”许汉青又招呼三人道。

    三人传看完通报都没有说话。半晌张天河皱着眉头说道:“属下虽然不懂水战可参谋部分析得很有道理张世杰如此布置确是失误一是放弃了对入海口的控制权等于把战争的主动权拱手交给了元军;二是把千余战船贯以大索结成水寨虽然集中了力量但却丧失了机动性相当于把行朝暴露在敌人面前任人攻打吗。”

    “况且如果被元军切断了汲水与砍柴的道路士兵们吃生米喝海水如何能长期坚守?”参谋长李力也接口说道。

    “那又有什么办法?行朝对咱们戒心甚大张世杰又相当自信咱们提出建议恐怕行朝那边不但不会听从反而会给咱们惹来更大的麻烦。”许汉青苦笑着说道。

    “麻烦不是已经来了吗?”马云枞指着通报不满地说道:“您看看朝廷委派的这些官职明显是来掣肘咱们的吗!”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会把这些人都羁拌在福州或泉州不会让他们影响咱们的既定政策。”许汉青摆了摆手“如果现在是和平年景我会慢慢地与他们解释不会如此强力地推行这些政策但现在不行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这不是也有好消息吗?”新二军参谋长李力笑着岔开了这个不愉快的话题。

    “是啊!远航的商队回来了辽东的乃颜部转变了态度同意用战马来交换咱们的武器和物资了。”许汉青笑着说道。

    “要不是咱们大胜元军他们也不会这么痛快。”马云枞摇了摇头说道。

    “敌人的朋友便是敌人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虽然这种盟友关系并不牢靠。”许汉青说道:“咱们的胜利让蒙古的北方诸王明白了与咱们交往的价值在他们眼里咱们可以作为牵制忽必烈的一股力量但是在咱们眼中何尝不是也这么想呢?”

    “大人说得是只要那些北方诸王一天不臣服于忽必烈忽必烈便要屯集重兵来防范他们对咱们来说压力便能减轻一些。”张天河点头说道。“这场胜利来的正是时候乃颜他们不会在咱们危难时刻造反让咱们人白占便宜。只有得知咱们打胜了认为忽必烈已经不行了的时候他们才会冲上去捞好处打落水狗!”

    “说得对。”许汉青赞赏地点了点头“说到底咱们和乃颜他们不过是互相利用的关系如果元军在江南战局露出了败象乃颜他们肯定会落井下石不失时机地再给忽必烈捅上一刀的。”

    “不知什么时候咱们才能开始大反击在江南一举取得胜势。”马云枞急切地问道。

    “现在咱们还有些放不开手脚等力量再强大一些将来的决战必然在江南西路你们都要有这个心理准备啊!”许汉青用手指轻轻敲击着桌案缓缓说道。

    “大人是不是因为张弘范的舰队呀?”参谋长李力问道。

    “是呀!福州、泉州、漳州等地都靠大海由于张弘范的舰队使得咱们不得不花费力量防备其从海路来袭。”许汉青微微叹了口气“咱们的海军虽然有火炮助阵但一是船少二是实战经验还不够丰富如果真与其在海上交锋胜负难料啊!”

    “可惜可惜行朝那边空有近两千艘战船却只能死守。”张天河也有些黯然。

    “死守也得守得住才行我看有点玄。”李力接口道。

    “好了不说这些了与事无补啊!”许汉青将通报收起来“咱们还是要靠自己再有几个月海军又能壮大不少了。行朝也算做了件好事几百艘船上的水手我是一个也不放过。”

    “可也把包袱甩给了咱们。”马云枞苦笑着说道:“为了安置那些个老弱妇孺咱们又要多支出多少钱粮啊!”

    “都是大宋百姓话不要这么说吗!”许汉青开导道:“这些百姓有不少都是跟随行朝的士兵们的家属亲戚安置好他们也就抓住了人心这对咱们以后的展也是有好处的。”

    “如果行朝的那些兵、那些船能归许大人指挥江南战局早便要攻守易势了只可惜到现在还处处防着咱们实在令人寒心。”参谋长李力摇着头叹息道。

    “朝廷只在意纲常秩序君君臣臣。若是朝廷能放下偏执先除胡虏再论纲常先平外患再论君臣咱们也能与其精诚团结。”许汉青摇头说道:“只可惜安内胜于攘外外患重重之际朝廷上下不思齐心合力反倒对咱们百般猜忌频频掣肘嘿嘿这样的朝廷…”

    张天河、李力与马云枞一时都沉默下来虽然在整个福建路都是只知许汉青而不知朝廷但这么露骨地对朝廷表示不满对于许汉青来说还是头一回。而且最后欲言又止的话代表了什么真的要与朝廷决裂了吗?大宋经不起再次纷乱了一旦许汉青在福建宣布自立。大宋朝廷就会轰然倒塌奄奄一息的朝廷已经经受不起任何打击。而朝廷一旦倒下去光复军和许汉青就名副其实成为了反贼成为天下英雄的攻击目标。

    “怎么了?我说的话把你们吓着了吧?可我也没说什么呀。”许汉青觉察到了气氛的异常不解地问道。对于一个具有现代思维的人他倒没有那三个人想得那么多只是随口牢骚罢了。

    马云枞望了张天河与李力一眼上前拱手答道:“大人深谋远虑乃不世出的英杰我等愿随大人建功立业一切唯大人马是瞻。”

    张天河与李力也赶紧上前“属下等愿唯大人马是瞻。”

    哈哈哈许汉青看着三个人诚惶诚恐的表现不禁大笑起来。

    “军人的责任是保家卫国而不是为一家一姓卖命。”笑毕许汉青冲着张天河和李力正色说道:“你们是军人打好仗才是你们的本分福建和朝廷之间的事情不要想得太多我处处忍让就是不想同室操戈。”

    转身又对马云枞问道:“你们毕业证明的封皮上写的是什么说给我听。”

    “以民为本。”马云枞低声回答道。

    “记得就好我问问你现在执行的政策对百姓们有没有利?为什么那么多的人冒着生命危险翻山越岭前来投奔?”

    “当然有利正因为福建路对百姓宽容有加爱惜备至所以争相来投。”

    “北元以百姓为猪狗大宋朝廷又何尝不是百姓又怎能望之如甘霖。作为文官你记住这点便行了。”许汉青说道。

    “你们想得都太狭隘了你们要效忠的不是我许汉青个人也不是那个一家一姓的朝廷;你们要效忠的是这个国家要服务的是这个国家的人民。”说完许汉青挥了挥手“天晚了你们都回去休息吧好好想想我说的话有没有道理。”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