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浴火重生之大宋中兴 > 第二十二章 左右为难

第二十二章 左右为难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二十二章左右为难

    “钦差大人来到泉州也有几日了是不是该给朝廷那边去个信报个平安哪?”孙夫胜笑着提醒道。

    “是啊!”邓光荐微微叹了口气出来时间不短了先不说差事如何总应该让陆丞相他们放心他们已经平安到达了福建路。

    “大人要送信还要抓紧才好。”孙夫胜不易觉察地笑了一下“听说张弘范对行朝要有所行动时间拖久了恐怕向南的海路就要受到影响了。”

    “张弘范难道他要开始进攻行朝了吗?”邓光荐一惊问道。

    “这个属下也拿不准。”孙夫胜摇了摇头“今天中午有几艘船要给行朝运送物资顺便提醒陆丞相和越国公加紧戒备您要写信正好由他们捎回去。”

    “那好吧我马上就写。”邓光荐点头说道。

    “对了还有一件事要告诉大人陈大人和许大人得到钦差大人抵达的消息后十分欢喜。正在向泉州赶来估计后天便要到了。”孙夫胜接着说道。

    “哦那就好。”邓光荐并没有多少的惊喜这几天在泉州的所见所闻已经使他的心情起了不小的变化。他正在冥思苦想在见到许汉青与陈复文之后如何劝说。

    拿到了信的孙夫胜一边向外走着一边露出了狡猾的笑容。心里想着:这应该是你们最后一次与朝廷的联系了等见过了许大人与陈大人即便生了冲突你们再有什么意见朝廷那边也不会得到什么消息嘿嘿。

    盛夏的黄昏天空抹过一片惨淡的云彩。夏天的江南只有一种颜色那是一种肆意扩张、绵延不绝、无始无终的绿色。这样的天色里有一种东西在飘那就是雨。依稀有水珠打在脸庞许汉青惬意地轻轻甩了甩头似乎很喜欢这种湿湿的感觉。

    潮州城破被特种营救出的安抚使马和幕僚马韵和此刻正在他的身边马抹了一下脸开口说道:“许大人救命之恩没齿不忘。等到光复军光复潮州之时马某愿为马前卒冲杀在前。”

    “马大人这话您说过好几回了太客气了。”许汉青笑着说道。

    “唉城破之时马某自忖必死哪想到还有机会给在潮州战死的兄弟报仇就为这个马某谢多少次都不过分。”马抹了一下眼睛动情地说道。

    “一寸江山一寸血江南大地到处都流着英雄义士的鲜血。”许汉青感慨道:“潮州之战许某救援不力时时愧疚于心哪!”

    “不不如果我能够按许大人的计划不死守潮州如果不是黄虎子这个见利忘义的卑鄙小人怎能有此大败。许大人万万不可如此自责。”马诚恳地说道。

    “好好咱们不谈这个让人伤感。”许汉青说道:“二位在此住得可习惯吗?要不要到泉州或福州去看一看。”

    “听说朝廷那边派了钦差和不少官员来不知…”幕僚马韵和插口问道。

    “是啊!是礼部侍郎邓光荐大人还有一部分朝廷任命的福建路官员现在正在泉州等候。”许汉青点了点头答道。

    “皇上和行朝在崖山还好吧?”马犹豫了一不问道。

    “应该还不错吧要不怎么三番四次请行朝到泉州或福州驻骅他们都不愿意呢?”许汉青略带嘲讽地说道。

    马与马韵和相对苦笑无言以对。

    “我就搞不懂了现在都什么时候外侮当前江山泣血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这些人不思精诚团结共同对外还在勾心斗角争权夺利。前面将领们在浴血奋战他们在后面还要横加掣肘防这个防那个大宋几百年基业就是毁在这无休无止的内耗之中他们怎么还不吸取教训。”许汉青继续泄道。

    “这个行朝未必是有掣肘大人的意思听说当今皇上虽然年幼已有明君之相假之时日必然能明白大人的赤胆忠心。”马韵和赶紧解释道在他和马心中还是旧有的观念占着上风。

    “我知道说这些你们不愿意听我也只是牢骚有感有罢了。”许汉青适可而止地停下的议论。心里却已经下了结论这两个人暂时不能大用他们还是以前那种忠君爱国的旧传统旧观念对朝廷的命令不会反对这样的人先养起来再说吧。

    许汉青结束了在各地的巡视赶往泉州去接旨。而光复军的调动也已经基本完成为了在蒙古援军到来之前尽量削弱敌人的力量掌握战争的主动权开始执行以攻为守的计划。总参谋长孙志勇率一部分参谋出泉州在南平组成了前敌指挥部以便就近指挥。

    孙子兵法云:军争之难者以迂为直以患为利。战场主动权直接关系到军队的命运关系到战争形势的有利与不利。此次反击也标志着光复军的战略从防守反击向主动进攻的转变。

    八月下旬张天河的新一军率先在福建路与江南西路交界的西和西北两个方向在宽广的战线上起了全线的战术反击。打破了对峙良久的宁静。

    刚刚起全线战术反击的时候达春还没摸清光复军的作战意图认为不过是光复军进行的试探性骚扰性的进攻严令各地守军坚守城池。等到新一军摸清了元军的虚实开始频频重点进攻经过了休整和补充的新一军无论从士气还是装备都上了一个台阶再借助于火炮之威连下数座城池使固守待援的元军遭受沉重打击之后。达春这才恍然大悟但作战的主动权已经转到了光复军手中分兵守卫各地的元军要么仓惶后撤要么被光复军歼灭再加上光复军小股部队在战线各处虚张声势全线各处纷纷告急文书象雪片一样飞向赣州。

    就在达春在赣州调兵遣将意图阻挡新一军的猛烈攻势时福建路南部的陈吊眼新四军一部突然杀出连克瑞金、平桐等城镇直接威胁赣州。

    达春终于现纵使自己是诸葛复生孙吴在世也无法挽回现在的颓势。江南西路的元军数量是不少东拼西凑也能聚起近二十万人马但是且不说拼凑起来的军队有多少战斗力整个江南西路需要防御的地方太多。何况从始至终江南百姓的人心就不在大元这一边将守军抽调一空地方上本来就恶劣的治安岂不更是雪不加霜。

    以目前元军的士气状况和数量最明智的选择是主动后撤收缩防线把战线放到江南西路的纵深。这样既可以避免单薄的守军被光复军各个击破也可以寻找机会积聚起力量攻击光复军的破绽。

    达春轻轻拍打着书案低声叹息。后撤的命令容易下但他却迟迟下不了这个决心。忽必烈对自己非常信任把福建路划出了江南西路但仍归自己兼管。这是给自己留的面子但朝廷里其它的官员会这么想吗?色目系、蒙古系、汉人系的官员能放过自己吗?这才多少年朝廷里面便把大宋的那一套内斗的陋习学个完全互相倾轧互相拆台。他们知道自己的难处吗?他们只会在那里指手划脚地高谈阔论如果自己后撤肯定跑不了一个丧城失地畏敌如虎的罪名。

    不行宁肯自己承担罪名也不能这样被动地打下去眼睁睁看着各地的元军被光复军个个击破。思来想去蒙古人特有的倔强又占据了上风。只要保住人马保住大半个江南西路也算对得起陛下的信任和亲赐的银牌了。等到南下的蒙古军到来再与光复军一决高下也不迟。

    短期内已经不用想如何消灭光复军收复福建路了。看如今的势头许汉青羽翼已丰光复军也已迅成长壮大除非将在江南的元军聚集起来四面围攻才有战而胜之的把握。但这可能吗?两浙的范文虎麾下新附军二十余万偏偏没有一兵向南。张弘范水师战船近千艘也没有一只杀入泉州湾。他们都在干什么都收了许汉青什么好处以致于养虎为患到了现在这种局面。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