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吃瘪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二十三章吃瘪

    达春万般无奈下达了收缩防线命令的同时又分别给两浙大都督范文虎平安都元帅张弘范去了信希望他们出兵在福建路南北夹击来牵制光复军的进攻。

    所谓是病急乱投医达春没有想到他的求援信起到了相反的效果。

    现在的两浙大都督范文虎正在极度郁闷当中忽必烈接到他的求援信后非但没有派来一个援兵反倒严令他负起守土之责收复失地。这不明摆着逼他把家底都拼光吗?手里没了兵马他还能在这两浙富庶之地当土皇帝吗即便忽必烈不追究他战败之责能回到朝廷当个虚衔的官员没有了权力作保证辛辛苦苦搜刮来的钱财还不早晚给那些贪得无厌的色目官员刮个干净。

    好在光复军没有赶尽杀绝将他的同族兄弟张成彪放了回来顺便带来了光复军的停火条件。条件虽然苛刻了些但好歹给自己留了一条路。

    这一日他正与心腹幕僚们商议光复军提出来的停火条件希望能讨价还价尽量少付出一些。达春的求援信恰逢此时被送了进来着实吓了众人一跳。

    “这个许白毛如此凶悍将达春打得如此狼狈竟然向咱们求援。”范文虎摇着头苦笑道。

    “是啊!咱们这里也是大兵压境自顾不暇如何还有能力去牵制光复军。”一个幕僚说道。

    “达春是什么人那可是追随陛下屡建战功的名将呀又蒙陛下亲赐银牌手下也有十几万人马尚且不敌咱们要是去救援他惹恼了光复军两浙危矣。”又有人说道。

    “光复军强大至斯咱们还幻想与他们讨价还价真是可笑啊!”范文虎长叹一声自嘲地说道。

    “大都督属下觉得不妨答应光复军的条件如此可一举三得矣。”号称小张良的幕僚摇头摆尾地站出来说道。

    “哦何谓一举三得先生快讲。”范文虎顿时来了精神追问道。

    “这光复军若退大都督对外可说是经过浴血奋战收复了失地。一来陛下那里不会责怪只会嘉奖。二来对达春中丞也有了交待。三来大都督的实力不受损失此后大都督可上表朝廷只说光复军势大便能名正言顺的招收人马修筑城墙。如此不就是一举三得吗?”小张良摇着折扇倒真颇有些指点江山的意思。

    “着哇只要我范文虎还主政两浙送走那些被俘军士的家属损失些粮草财物又有何妨。”范文虎拍手称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关键是自己在两浙的地位能够保证送给光复军的粮草财物反正又能从两浙百姓身上搜刮回来。

    “大都督英明啊!”众人齐声赞道。

    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达春还是低估了范大都督的胆小和无耻要知道他的求援信吓坏了范文虎使得光复军的计划得以顺利实施打死他不会写这封信的。

    此次与两浙的停战不仅使光复军得到了大量的物资福建战役被俘新附军家属的到来也留住了四、五万新附军俘虏的心使得光复军有了充足的兵源。而且两浙方面的压力几乎荡然无存使得光复军能够从容抽调兵马加入到江南西路与广南东路的战场中去。

    战场上的顺利并没有带给许汉青多久的喜悦。此时刚刚回到泉州的他正被淹没在朝廷官员们的之乎者也当中。

    “自古君王治天下皆以道德教化四方以文武为臂指治理百姓许大人现今抛却道德教化重视商人而以利益驱使民众乃舍本逐末之举必不能长久。”

    “天、地、君、亲、师有了上下尊卑政令才能畅通朝野才能秩序井然。许大人在福建路畅导什么人人平等岂不是无君无父吗?”

    “我辈理当以死捍卫正道!大义在我必能扫除鞑虏许大人颁布之法令法规已走入邪道当及早改之。”

    朝廷派来的官员看来是经过了充分准备而且也研究过福建路现在实施颁布的法律法规一番话抑扬顿挫、引经据典说到妙处众人心花怒放赞不绝口只有许汉青听得是目瞪口呆。

    许汉青的文学功底本就不深加上这些人不是子曰便是圣人云弄得许汉青连听懂都很费劲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现在他正在后悔不该来接圣旨应该等陈复文来了一起接吗起码有个帮腔的不是。

    随他来的是福建路的黄昕和孙夫胜在这种辩论上明显不是朝廷官员的对手好半天黄昕才憋出一句。转眼便被众人说得是两眼圆睁头大如斗。

    还是孙夫胜机灵看着许汉青鸭子听雷般地呆在那里脸上阵红阵白阵青已经处在暴走的边缘。赶忙上前打断了众人的长篇弘论“诸位大人许大人巡视地方鞍马劳顿不如让许大人先去休息等陈大人到了再议不迟。”说完还不忘轻轻碰了碰了许汉青作为提醒。

    “是了是了。这几日确实是有些累了脑袋也不太清醒今天便到这里吧咱们改天再议改天再议。”许汉青如蒙大赦仓惶逃去。

    等到逃出了馆驿被夜风一吹许汉青的脑袋清醒了许多。不由得开口骂道:“什么正道、大义全是放狗屁如果什么正道大义有用蒙古人是怎么打进来的朝廷现在又怎么能蜗居崖山。”

    “就是就是一个个睁着眼睛胡说八道福建路的欣欣向荣生机勃勃怎么都看不到呢只会捧着几本臭书在那酸来酸去。”孙夫胜帮腔道。

    “你早干什么去了在屋子里怎么不说出来?我是被他们之乎者也子曰圣人云的搞晕了你是怎么回事。”许汉青责怪地说道。

    “属下也晕了外面凉快又清醒了。”孙夫胜解释道。

    “要不咱们进去再与他们理论理论?”黄昕不确定地问道。

    “这个呀?还是不要了吧他们人多咱们进去恐怕不是对手。”许汉青犹豫了一下摇头否定道。

    “理他们作什么只要光复军继续保持兵威只要许大人把军权一直握在手里。若干年后大伙习惯了新政自然就顺着这条路走下去了……!”孙夫胜安慰道。

    ……………………………………

    回到府里本来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共进晚餐是很惬意的事情许汉青刚吃了瘪大大影响了他的心情。

    “夫君怎么心情不好吗?是不是在外巡视太过劳累了?”许夫人关切地问道。

    “唉刚在馆驿被那群老夫子教训了一顿着实有点郁闷。”许汉青猛灌了一口酒说道。

    “夫君何必在意呢?刚实行新政时不是也有不少人在骂吗只要对国家有利能造福百姓尽管让他们去说好了。”刘馨儿满不在乎地说道。

    “话虽这么说可也不得白吃亏呀否则他们老认为自己是对的定然事事阻拦难不成非要逼着我用刀来推行自己的理想和强国之道吗?”许汉青无奈地叹了口气。

    “夫君倒不必如此。”许夫人边替许汉青斟酒边说道:“陈先生不是马上就要来了吗?到时候即使在辩论上不能占到上风便用事实说话好了他们只会引经据典哪里有什么傲人的成绩来证明自己呢?”

    “欲行非常之事须以非常之手段。您不会因为政见不合便向自己的同胞举起屠刀。但却可以逼着他们去学习逼着他们去改变。”刘馨儿出着主意。

    “好主意有道理让他们去读书去学习俗话说:活到老学到老吗。”许汉青笑着拍手道。

    “哦对了还有一件最最重要的事情要问两位夫人呢!”许汉青脸上带着古怪的笑容问道:“今晚谁陪我睡觉啊?要不两个一起来怎么样。”

    “却谁稀罕你呀。”两位夫人异口同声地答道。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