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浴火重生之大宋中兴 > 第二十四章 故人重逢

第二十四章 故人重逢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二十四章故人重逢

    以“天变不足惧人言不足恤祖宗之法不足守”的决心两度罢相不避艰险推行新法的王安石最终还是失败了。可见有良好的愿望和动机并不一定就产生良好的结果。王安石的初衷很好措施也不能说不得力的变法却没有收到应有的结果反而成为新兴官僚集团搜刮地皮扰民害民的工具大悖于王安石的良苦用心。究其主要原因乃是王安石在用人上失之偏狭。王安石用人基本贯彻着党同伐异的干部路线。只要是口头上坚决拥护新法并且不惜矫枉过正地推行他所以为的新法的后进不管其人品怎样节操如何、是否有胸襟为了终极目标就能虚怀若谷地博采众家之益言忍辱负重地团结同人目标一致地坚定地走到底都是王安石信任重用的对象。而恰恰是这些人大多处于政治投机的动机并不真心拥护变法改革只是借用这一终南捷径来实现自己飞黄腾达青云直上的目的而已。

    假如王安石在用人上听其言而观其行坚持用人唯贤的路线而不是党同伐异至少新法在实行过程中便不会变味变着法儿来扰民成为某些打着变法之名来营私舞弊肥了私囊的新贵们翻云覆雨的工具。大宋名臣们一致反对王安石变法恐怕很大程度在他的用人上他所任用的一些人为名臣们所不齿自然不屑与之为伍。

    这样一个临时拼凑的貌合神离的变法集团个人品行又可以时时为人添加攻讦、弹劾的理由怎能不让王安石内外交困陷于两难之境呢?

    “好文章说得透彻啊!”泉州夫子庙的图书馆内那个道人看着看着不由得情不自禁高声赞扬道。

    “这位先生请轻声不要影响他人。”立刻便有管理人员指着图书馆内肃静轻声的牌子前来告诫道。

    “哦对不起对不起一时兴起失礼了失礼了。”道人赶忙拱手致歉。

    读书人的天性使然道人自从到了图书馆便对里面种类繁多的书籍入了迷不管是珍奇典籍还是从海外搜罗来的五花八门的杂书甚至还包括泉州各大报社刊过的报纸都被他翻了个遍每天看到兴起之处时连饭都顾不上吃。

    原来如此啊!许汉青搞新政不是什么心血来潮也不是要标新立异乃是经过了深思熟虑吸取了历史教训逐步深化的改革啊他比王荆公的变法更成熟想得更深走得更远啊!道人若有所悟地点着头那一瞬他的目光突然变得非常深邃仿佛能把一切都分辨得清清楚楚。

    “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道人边走边对着刀疤脸汉子如是说道。

    “我不管什么颜如玉、黄金屋我只知道肚子饿了要吃饭不能吃书。”刀疤脸汉子不满地说道。

    “我不是说过不要等我了吗?你怎么不自己先吃呢?”道人疑惑地问道。

    “切天天都是这样你当我一个人吃饭、喝闷酒很有趣吗?”

    “对对是我疏忽了。”道人从刀疤脸汉子不满的语气中听出了关心之意急忙致歉“今天我是大有收获呀咱们找个地方好好喝几杯。”

    “好啊!就到前面新开的那家鱼馆喝吧听说味道不错呢。”刀疤脸汉子笑着说道。

    “唉!”邓光荐报以一声叹息闷头灌下了一杯酒。当日在馆驿与许汉青一番辩论后见许汉青落荒而逃原以为许汉青无言以对之下会有所醒悟再凭借自己的学识和能力能慢慢把许汉青拉回正路上来。但令他失望的是不仅许汉青依然故我连到达泉州的陈复文也在背离的路上越行越远完全与许汉青是一个声音。

    更让邓光荐与朝廷官员气愤的是许汉青与陈复文根本不把朝廷的任命放在眼里接完圣旨后各忙各的去了只留下孙夫胜来对付他们孙夫胜非但没有通知这些官员赴任理事反倒一面笑着声称对朝廷任命的官员是欢迎之至一面又以官员们初来乍到对福建路实施的制度不了解怕影响到官府与百姓通知所有官员都要先进政务学堂学习半年再在基层或当幕僚实习一年半载才能正式履任。

    朝廷任命的官员都是为国效力过多年的你们福建路不用一并开革便是何必想出让大伙再去学校补习的招数来羞辱大家。大伙虽然算是半路插过来的没有跟许汉青陈复文并肩作战但也是有功名在身学识优厚凭什么这么瞧不起我们?难道我等生平所学还不如那些贩夫走卒没一样看得上眼的么?

    群情激愤的众位官员纷纷要见许汉青和陈复文问问他们到底是何用意!危机面前斯文不得。反正谅许汉青和陈复文也不敢杀人灭口要让他们看看咱们的风骨。

    许汉青和陈复文对此早有安排以保护为名为每个朝廷官员配备了两名专职保镖一出馆驿便如影随形地跟着。陈复文没事般地回到福州处理政务许汉青则根本就避而不见让这帮人求告无门只好每天冲着装聋作哑的孙夫胜乱脾气。

    邓光荐几次找许汉青都找不到又不胜馆驿里众位官员的鼓噪正独自在酒楼里借酒浇愁两名保镖尽忠职守地站在一旁。

    一边长吁短叹一边百无聊赖地向外张望邓光荐却赫然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进了对面的鱼馆。在两名保镖惊愕的目光中这位一向儒雅的大人竟突然撩起袍子直冲出去。

    “谢兄是谢兄吗?”邓光荐边跑边急切地呼喊着。

    刚在鱼馆内落座的道人不由得回过头去惊喜地说道:“是邓兄呵呵真是想不到哇。”

    这个道人名叫谢枋得在历史上也是一位名人。史载:乃是南宋文学家字君直号叠山道人。信州弋阳人。与文天祥同科中进士次年复试教官中兼经科。又应吴潜征辟组织民兵抗元。同年任考官因得罪贾似道而遭黜斥后以江东提刑、江西诏谕使知信州。元兵犯境战败城陷隐遁于建宁唐石山中后流寓建阳以卖卜教书度日。宋亡寓居闽中。元朝屡召出仕坚辞不应终于被强制送往大都坚贞不屈绝食而死。

    两位老友久别重逢讲起这段时间各自的经历都不胜唏嘘。

    “邓兄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谢枋得指着旁边的刀疤脸汉子说道。

    刀疤脸汉子一拱手“我自己来在下姓郑名虎臣。”

    “郑虎臣?”

    邓光荐在记忆中仔细搜寻着。不由得大吃一惊难道是因为杀害了大奸臣贾似道而被通缉的郑虎臣吗?

    “没错我就是杀死奸相贾似道的罪犯。很惊讶吗?”看着邓光荐惊愕的表情郑虎臣满不在乎地说道。

    “为国除奸为民除害何罪之有?”邓光荐很快便镇静下来开口说道。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