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浴火重生之大宋中兴 > 第三十八章 不战而胜的突破口

第三十八章 不战而胜的突破口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三十八章不战而胜的突破口

    “火攻无法奏效想由正面突破宋军坚固的水上阵营也不容易。你们还有什么办法?”张弘范坐在帅案后环视众将面无表情地问道。

    张弘正与张珪在张弘范目光射来的时候惭愧地低下了头。

    元军在第一回合的攻击中至少失去了五十艘的舰船一千余的士兵。而宋军的坚固水上堡垒却依然坚不可摧巍然屹立。

    沉默了半晌张珪抬头说道:“元帅我军虽有小挫但无损大局待李副都元帅从广州率兵而来南北夹击必能击破宋军。

    “恩”张弘范点了点头“宋军的水寨虽然坚固但并不是就没有弱点只是我们还没找到而已。这样的阵势令宋军获得了今日的胜利依我对张世杰的了解他是不会轻易改变的。我们有的是时间来探知这个阵势的弱点换句话说我们经历一两次小败没有什么而宋军现在却是一仗也败不起。”

    “元帅说得对宋军居于死地定然人人自危但有小挫必军心离散四散奔逃。”自信满满出战却失败而回的张弘正也慢慢调整了心情开口说道。

    “众将回去调度所部严密封锁出海口不得有误。等李副元帅来援再一举灭宋。”张弘范大声下令道。

    “喏”众将齐声答道。

    “珪儿你去文丞相那里让他写信招降宋军。”待众将离去张弘范对张珪说道。

    “这个?”张珪面带难色“恐怕文丞相不肯?”

    “你且去看他如何说。”张弘范摆着手说道。

    张珪无奈来到了关押文天祥的船舱尽可能以郑重之口吻转达了张弘范的意思。文天祥说道:“我不能扞父母乃教人叛父母如何使得?我乃败军之将对于仍然持续战斗之同伴并无半句劝告之言。”

    张珪执意地劝说文天祥写信不肯离去。

    文天祥无奈之下将以前过零丁洋时所写的诗抄录了一遍交给张珪然后任凭张珪如何劝说始终保持沉默。

    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张弘范慢慢念着张珪带回来的诗笑了“好人好诗算了咱们便不要强逼他了。”

    夜幕降临了海上一片寂静只有海风掠过出的声音。

    “大人我隐约听到有船桨的击水声。”由于白天战斗失利正在船舱中独自思考的张弘正被士兵的报告声打断。

    “哦我马上就来。”张弘正整了整了衣甲难道宋军趁着白天的胜利要在夜间进行偷袭吗?

    等张弘正来到甲板上天黑得已经看不清是什么船朝这边划过来侧耳细听远处确实有橹架摇动时出的嘎吱声和桨叶拍打水面的声音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响。

    “大人听声音好象只有一艘船。”一个元军低级将领向张弘正说道。

    “恩喊话问问是什么人?”张弘正点了点头。

    “什么人?再往前来便开弓放箭了。”元军水兵大声喊道。

    “不要射不要射我们是来投降的。”声音从漆黑的海面上传来划浆声和嘎吱声停顿了下来。

    …………………………

    “元帅元帅。”正要就寝的张弘范被张弘正大呼小叫的惊动了。

    “元帅大喜事啊!咱们终于可以不战而胜宋军了。”张弘正冲了进来喜形于色地说道。

    “哦快说来听听。”张弘范来不及责怪乃弟急着问道。

    “元帅宋军水寨那边来了个投降的叫孙安甫他提供了宋军的水源所在只要我们突袭成功宋军便无水可饮了。”张弘正抹了把汗交事情经过细说了一遍。

    张弘范的眼中立刻闪耀出了锐利的光芒如果真是这样那胜利可期啊!

    “他所说的属实吗?”张弘范压了压心中的急切谨慎地问道。

    “应该应该属实吧。他赌咒誓的说要有虚言愿人头落地。”张弘正答道。

    张弘范略微沉思了一下“让他带路你带两千人连夜偷袭不能让宋军有所防范。”

    “是”

    “你要小心一些看紧这个孙安甫如果所言不实马上砍了他的脑袋。”张弘范又叫住了兴冲冲的张弘正交待道。

    “放心吧!元帅。”张弘正施礼而去。

    无论宋军再怎么英勇水寨再怎么坚固没有了淡水却是无法持久战斗的我军只要静静等待严密封锁等到他们干渴难耐疲惫不堪的时候再动攻势必然能一举击破宋军。张弘正走后张弘范却再也无法入睡坐在桌案前思考着。

    外面的天色更暗海风更急在船舱内都能清楚听见风出了呼呼的吼声。

    “这下子胜局已定现在只要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动总攻就可以了。”将近天亮的时候张弘范接到了占领宋军汲水之地的捷报他充满自信地下了结论。

    就在许汉青率舰队南下的同时闽南的陈吊眼率新四军开始向驻扎在潮、梅两州的阿里海牙动了试探性的进攻作出了要从陆上南下解救行朝的假象。

    而陈瓒的海军陆战师万余人已经坐在大型运输船上随海军来到了浅湾(现在的香港新界荃湾一带)。

    “大人属下认为应该让陆战师随船转回大亚湾在惠阳登陆直取惠州对阿里海牙进行两面夹击。”随军参谋杜宝佳说道。

    “既然要打不如打大的属下认为可以让陆战师坐船沿珠江北上趁李恒奔赴崖山的时机直取广州然后视情况再决定是取惠州还是直奔崖山与海军配合尽歼李恒所部。”有参谋提出了更大胆的建议。

    许汉青望着地图轻轻皱着眉头取惠州比较稳妥先与新四军配合击败阿里海牙再合兵一处直奔广州这本是参谋部制定好的计划。但现在广州防守空虚应该也是一个好时机。

    难以取舍呀!许汉青缓缓从地图上收回了目光换个角度看问题应该能清楚一些吧?

    元军主力尽在崖山战略目的是为了消灭行朝阿里海牙所部驻扎潮、梅也是为了保证元军主力能够顺利攻击不受到光复军的影响。如此看来占领广州对元军的影响要更大一些。而占领惠州不过是在阿里海牙背后插了一刀要想全歼他们恐怕还力有未逮逼急了他们也能向江南西路的达春靠拢。

    “打广州只要张弘范和李恒受到了重创阿里海牙的孤军在广南东路也无法立足。”许汉青一拍桌子下定了决心。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