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暴怒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四十七章暴怒

    迎着早晨微寒的风许汉青走上了甲板。

    天空已经变成了浅蓝色很浅很浅一道红霞出现在了天边看来是要日出了。

    红红的太阳不一会儿便出现了一小半却没有亮光慢慢地它冲破了云霞完全跳出了海面忽然出夺目的光刺得人眼睛有些痛附近的云也着了光彩。

    崖山海面上飘浮着无数浮尸和战船的残骸还在向人们诉说着昨夜大战的惨烈炮声已经停歇光复军战舰在海上来往穿梭打扫着战场投降的元军船只帆落桅折正慢慢地划桨围拢在一起等候最后的安排。

    小哨船正不断地靠拢过来向许汉青汇报战果和各舰队的损失情况。

    “许汉桂舰队击沉敌船八十一艘击伤一百余艘俘虏三十三艘本身沉没战舰九艘受伤十四艘。”

    “许青华舰队击沉敌船一百零五艘击伤九十余艘俘虏四十七艘本身沉没战舰六艘受伤十九艘。”

    “本队击沉敌船七十二艘击伤大概有一百多艘俘虏三十五艘本身沉没战舰四艘受伤十六艘。”

    “这样计算的话元军共被我军击沉两百五十八艘击伤三百多艘俘虏共一百一十五艘我军损失战舰十九艘受伤四十九艘。”参谋满脸喜色地念道。

    “逃到北面靠岸的元军船只怎么计算的?”许汉青问道。

    “全部算到击伤数目中有些船拖回来修理修理应该还能够使用。”参谋如实答道。

    “行朝水寨那边怎么样了?咱们留守的人员都安全吗?”许汉青又问道。

    “已经派出水兵前去情况还没回报。”

    “嗯咱们不能在这久待我去向皇上说明情况水寨那边有了结果回报。”许汉青点了点头走回了船舱。

    经过了短暂的休息杨太后与皇上的脸色都好了许多仗打胜了这么长时间压在心头沉甸甸的危机感一下子消失吃起饭来也香甜了许多。

    “许将军外面情形如何?”杨太后笑着问道。

    “禀太后我军经一夜激战终于取得大胜这是刚传进来的战报请太后过目。”许汉青恭恭敬敬地将军报递了过去。

    “如此巨大的战果损失却很轻微真是难得啊!”杨太后看过后由衷赞叹道。

    “太后有所不知此次我福建路海军尽出总数不过一百六十多艘经此一战连沉带伤已经有四成可谓损失惨重啊!”许汉青苦笑着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啊!”杨太后恍然地点了点头“以少胜多更加不易难怪许将军雄踞福建路屡次让元军铩羽而归啊!”

    “太后陛下臣打算明日便回师福建路毕竟元军对福建路还虎视眈眈而且海军受此损失也急需休整。”

    “这么急那行朝与皇上怎么办?”杨太后吃了一惊急问道。

    “行朝水寨之中应该还有很多忠勇的士兵与将领元军水师损失殆尽应该暂时威胁不到行朝的安全。”许汉青略想了一下又说道:“如果太后与陛下还不放心行朝也可去福建路驻骅。”

    “陆丞相你看该如何?”杨太后转头向陆秀夫问道。

    “这个吗”陆秀夫犹豫了一下向许汉青问道:“许将军不知行朝水寨那边还剩多少兵将?”

    “现在还没有具体的回报我已经派水兵去打探相信很快便会有消息了。”

    “许将军可否迟上几天再回师福建路帮助行朝将剩余军队整束一下或者支援一些物资粮草。”陆秀夫问道此一战行朝不仅兵员损失严重估计物资粮草也所剩无几一支残兵败将又没有了物资的供应天知道还能支持多久。

    “陆丞相许某不过是区区福建路安抚使如何有权力整束朝廷军队啊?”许汉青用略带嘲讽的口气反问道“再者我军前来是为作战而来哪里又会携带那么多的物资粮草我真的是有心无力啊!”

    陆秀夫的脸上微微一红半晌无语。

    “许将军不是还兼着枢密院副使吗再者说此次重创元军救驾有功朝廷自然会有封赏许将军还是不要急着回师吧?”杨太后在旁笑着接口道。

    “如今大事已定我军留在此地徒费粮草并无半点益处还请太后与陛下三思。”许汉青并不松口。

    “太后丞相朕想随许汉青回师福建路崖山乃弹丸之地行朝蜗居此地又有什么展?再说朕还要拜许将军为师呢!”小皇帝开口说道。

    “陛下…………”陆秀夫欲言又止无奈地摇了摇头总不能当着许汉青的面说朝廷对他存有戒心怕到了福建路便被他全盘控制吧!

    许汉青冷笑着站起身“微臣出去一下安排明日回师的事情等水寨那边的消息传过来还请太后与陛下移驾吧!”

    此次海战许汉青达到了消灭元军水师的目的而且行朝的力量基本已经被打残一个没有实力的朝廷还敢与自己翻脸吗哼要走要留随你们的便懒得再看你们这帮白眼狼的嘴脸许汉青恨恨地想。

    其实许汉青执意出战还有一个考虑:如果张弘范拿下行朝后万一小皇帝没死被其俘获他自然可以凭借小皇帝为人质下旨指斥光复军为叛军许汉青是打着忠义的名号是割据一方的乱臣贼子。这样元军便可以打着为宋除奸伸张正义的名号率军入闽。这样在名义上许汉青与光复军便处于被动甚至失去江南宋人的支持也不一定。现在这种情况已经避免自己不仅全歼元军水师而且还成了救驾之臣如果行朝再进行逼迫便成了迫害功臣自己大可以打着清君侧诛奸臣的旗号再度出兵将行朝牢牢掌握在手中。

    想通了这些许汉青不禁放松了心情自己是进退自如啊可留给行朝的选择却不多。

    “夫君心情很好啊!”许夫人也走上了甲板冲着正面带微笑的许汉青说道。

    “是啊!此战大获全胜哪能不高兴呢?”许汉青笑着答道。

    “夫君为何要急着回师福建呢?行朝您真的不管了。”许夫人疑惑地问道。

    “管怎么管?”许汉青皱了皱眉“支援他们物资粮草再帮他们整束军队等他们有了实力然后让他们再对光复军指手划脚再指斥我居心叵测割据一方抗旨不遵。”

    “那夫君可以交出兵权以示忠心行朝官员又拿什么借口来为难夫君呢?”

    “交出兵权哼哼不出两年光复军便会被这帮家伙败个干净辛辛苦苦打下的地方也会丢失得一个不剩到最后受苦的是谁还不是江南的百姓你怎么会有这么混帐的想法?”许汉青终于爆了大声斥责道。

    “你又要跟我提什么名声吧?和国家百姓比名声算个屁忠臣一群误国的忠臣还不如一个兴国的奸臣你要是觉得跟着我有辱你陈家历代忠臣的名声我马上写休书你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我受够了你以后不要再来烦我。”如果说一个外人来劝说他许汉青不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可自己的妻子一而再再而三地反对他实在让他无法忍受。

    许夫人流着泪跑开了过怒火的许汉青的心里也不是滋味乱糟糟地混乱。

    “大人夫人不是说您是奸臣只是……。”不知何时李芳凝悄悄地走到了他的身后。

    “世间事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许汉青喃喃自语道猛回身抓着李芳凝的手有些失态地问道:“你懂吗我无愧于心。”

    “懂我懂。”李芳凝坚定地点了点头。

    “我是英雄吗?”许汉青又急着问道。

    “是许大人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大豪杰。”

    “是吗?英雄英雄不可自剪羽翼历史是由胜利者所书写。”许汉青慢慢恢复了常态。

    “对英雄不可自剪羽翼历史也是由胜利者所书写许大人是大英雄也必将是最终的胜利者。”李芳凝清晰地重复着。

    许汉青慢慢松开了手疲惫地挥了挥手“你去吧和夫人待在一起莫让她出事。”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