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长谈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二章长谈

    “崖山大捷许大人率海军全歼北元水师击杀副都元帅李恒张弘范重伤逃窜。”

    “陆战师占领广州斩获无数。”

    “新四军展开攻势逼近潮州城。”

    “皇上决定驻骅福建路正与许大人舰队在回师途中不日将抵达泉州。”

    …………………………….

    在接连不断的好消息刺激下使得福建路本已浓厚的节日气氛愈加热烈起来。各商家店铺都张灯结彩准备迎接凯旋的大军。普通百姓之家也用红纸糊个灯笼挂在门前表达自己喜悦的心情。

    酒楼茶肆的生意也兴隆了许多人们聚在一起交流着道听途说来的各种消息有的说得活灵活现就象自己亲身经历过一般。

    “那许大人一边高喊着:儿郎们随我奋勇杀敌啊!一边念起咒语放出无数天雷炸得元军东倒西歪死伤狼籍….”

    “许大人还会法术?”

    “切许大人那是得到神仙传授的你连这都不知道?”说话的人用一种鄙视的目光瞅着插话的外地人。

    “嗯那是真的我邻居家的张大哥是参谋部的参谋那是许大人起兵时便跟着的听他说许大人是在戴云山得到的神仙传授让他驱除鞑子光复我大宋河山的。”

    “怎么样?我说得没错吧许大人是战神重生跟他做对的没一个好下场象索多、蒲寿庚、百家奴、李恒不都死翘翘了。”听得别人赞同说话的人越得意起来。

    “尤老爷这边这边。”一个矮胖子站起身对着刚进酒楼的人热情地招呼着。

    “张老爷急三火四地找我什么事情啊?”尤老爷矜持地挺了挺胸以便衣服上佩戴的太平绅士的标志更加显眼一些。

    “尤老爷兄弟知道您是大忙人这不是实在没办法了才劳动您的大驾吗!”张老爷羡慕地瞅了瞅那显眼的太平绅士标志殷勤地给尤老爷倒了杯酒。

    “什么事情啊?把你给急成这样。”尤老爷喝了口酒随口问道。

    “许大人灭了北元水师南下商路畅通无阻兄弟的鸿远商号想下趟南洋可是这琉璃厂总是说没货没货听说贵号明天便要起航了而且装满了各种琉璃制品兄弟想请尤老爷指点指点。”张老爷陪着笑脸给尤老板夹着菜“兄弟可绝不敢和贵号抢生意贵号到安南和勃泥兄弟的船绝不在这两地靠岸。”

    “张老板言重了多年的老朋友了说这些多生分哪。”尤老板嘴里大嚼着含混不清地说道。

    “其实呀”尤老板压低了声音“其实琉璃厂不是没货只不过把你排成后边了。”

    “这是为何?”张老板疑惑地问道。

    “张老板你糊涂啊!我问你现在福建路最缺什么?”尤老板问道。

    “福建路最缺什么?粮食呗这么多流民涌入这么多张嘴等着吃饭呢!”张老爷答道。

    “着哇南洋诸国可是有粮食啊!”尤老爷笑着点头“我向官府承诺到南洋卖完货后满载粮食回来只加价一成全部卖给官府所以我到各个厂家想提什么货人家都痛痛快快地给我。”

    “哦原来如此啊!”张老爷恍然大悟“加价一成虽说赚得少了点可也赔不了哇尤老爷真是高明啊!”

    “小点声我可是看在多年的交情份上才告诉你的你可不能到处宣扬啊!”

    “那是那是多谢尤兄多谢尤兄指点。”张老爷喜出望外地谢道。

    “许大人领着光复军东征西讨给咱们打通商路又对商人一视同仁咱们也不能让别人骂咱们见利忘义不是这头一批粮食我准备全部捐献给官府好歹咱也是太平绅士得起模范作用不是。”尤老板拍了拍胸前的标志得意洋洋地说道。

    “那是那是尤老爷是咱们商人里的这个。”张老爷伸出大拇指“您目光深远我们都赶不上您呐。以后还要靠您在官府中为咱们商人多说话多争取些利益才是。”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尤老爷高高地仰起了头笑着说道。

    ………………………………………

    “邓大人皇上也救出来了行朝基本安然无恙这回咱们总该放心了吧?”谢枋得举杯敬酒道。

    “是啊!咱们几个可是多年不曾聚在一起等文天祥、陆秀夫他们到了泉州咱们再举杯畅饮。”已经回到泉州准备迎接朝廷与许汉青的陈复文也举杯道。

    “好啊!行朝到了泉州总算有了个安全所在不再四处飘泊来咱们喝一杯。”邓光荐笑着说道。

    “许大人真是用兵奇才啊!当时出兵崖山时连我也不曾想到凭借百多艘战舰会取得如此大胜这下子北元水师主力尽丧福建路再无后顾之忧了。”陈复文放下酒杯微笑着说道。

    “天佑我大宋天佑我大宋百姓啊!”谢枋得点头道。

    “陈兄是不是该劝劝镇闽侯了如今朝廷来到福建路他切不可一意孤行树敌太多啊即便镇闽侯功高盖世恐怕也难挡众口铄金吧。”邓光荐郑重地对陈复文说道。

    “劝他什么?”陈复文调侃地说道“劝他自解兵权激流勇退夹着尾巴活下半辈子。还是劝他废了新政重新采用那一套已经被证明不行了的传统。”

    “话不是这么说皇上在朝廷在自然不能由着他一个做臣子的胡来。”邓光荐不悦地说道。

    “邓大人哪!”陈复文放慢了语气缓缓说道:“你们都不了解许汉青陈某不才随着他坎坎坷坷走过了这几年许汉青其实并不象你们想的那样是打着民族大义之旗谋个人私利的国贼。你们百般猜忌屡次逼迫反倒会适得其反让他真的走上这条路。”

    “外界传闻许大人得神仙所授其实也不为虚且不说那些个克敌利器先说说他的各种想法和所实施的新政乍看起来离经叛道可却又是那么得人心行之有效不然他凭什么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凝聚起散乱的人心将福建路打造得铁板一样。”

    “让他自解兵权谁又能指挥得动光复军的那些骄兵悍将谁又能有那样的文韬武略能够担负起驱除鞑虏光复河山的重任。”

    “许汉青曾对我说过等万事俱定他要率领家人与亲信部属乘坐海船到极远极远的地方那里富饶美丽他要打下一个疆域不小于大宋的国家来。”

    “万事俱定?是不是把蒙古人赶出中原光复华夏山河?然后他还政于皇上到那时候皇上也长大了倒也不错吗。”谢枋得在一旁插口道。

    “许汉青外表随和内心却坚定无比邓大人还请你劝劝朝廷诸公不要因为新政与大宋传统不符便横加指责多想想多看看那些新政是否有利于国家有利于百姓不要抱着那些圣人之言儒家经典不放。”陈复文继续说道。

    “前些日子随邓大人来的那些朝廷官员闹来闹去又得到了些什么?地方官员不还是按照福建路的规矩才能任职吗?如今镇闽侯出兵广南东路可不是打一打就撤回来了陈吊眼打下一地我便要派一个官员前去治理看来镇闽侯是打着长久占领的念头等光复军占领的地方越来越多安排的官员也越来越多朝廷官员难道就这样呆在馆驿里与许汉青耗着吗?呵呵不知道最后得益的到底是谁?”陈复文笑着喝酒。

    “谨受教邓某回去后就安排那些官员去政务学堂学习一切按福建路的规矩来办。”邓光荐沉思片刻拱手谢道。

    “我有的时候也琢磨不透许汉青的想法有些东西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出来的他有一次跟我说要让这个国家与民族摆脱可悲的轮回让国家永远强大国人永远扬眉吐气不受外人欺侮。”陈复文望着窗外幽幽地说道。

    “可悲的轮回?”邓光荐不解地问道。

    “他大概说的是历朝历代都是由明君始昏君终伴着杀戮与血腥改朝换代吧?”谢枋得放下酒杯思索着答道。

    “难哪!”邓光荐摇头道“志向虽然远大邓某却想不出他有什么办法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是正常的天道轮回。”

    “我相信他支持他也请邓大人与朝廷诸公不要刁难、阻挠。”陈复文回过头来正色说道“况且现在也没有人能够挡住他前进的脚步实力决定一切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的阴谋都是苍白无力。还请朝廷诸公三思而行切不可把许汉青逼到绝路上。难道他们真认为许汉青拿他们没办法那就大错特错了。”

    “他要如何对待我们?”邓光荐立刻紧张起来。

    “呵呵许汉青让快船送来战报的时候也给我写了一封信虽然他说不会因为政见不合而沾上同胞的鲜血但他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陈复文笑着说道“如果诸位铁了心与他做对按信中的意思我估计他就准备将诸位软禁起来每天派人给你们上课让你们好好学习深刻反省思想不转变过来不给自由。”

    “那皇上呢?他连皇上也敢软禁吗?”邓光荐气呼呼地问道。

    “皇上还小自然不会受此待遇。许汉青已经贵为帝师他准备将心中所学倾囊相授教导出一个与众不同的皇帝。”陈复文安慰道。

    “哼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会把皇上教坏的。”邓光荐急道“我要上奏朝廷再为皇上选一位德高望重、学问深厚的老师可不能让皇上误入歧途。”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