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言传身教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五章言传身教

    “官家许汉青举办的什么联欢晚会参加者鱼龙混杂还是不要去的好宫里不是请了戏班子了吗?”杨太后皱着眉头劝道。

    “母后独乐乐不如众乐乐除夕之夜更该与民同乐吗!”小皇帝还是个孩子自从得到这个消息后心里便象猫抓似的急得难受。

    “再说咱们刚到泉州怎么也该给许汉青些面子啊!听说朝廷里的官员们进行串联说许汉青不分尊卑请了一些商人与家眷有辱他们的身份都决定进行抵制。”小皇帝接着说道:“朕去了好歹不至于让许汉青对朝廷太心生隔阂我都答应许汉青了现在再说不去怎么也说不过去吧!”

    “那那去了可要千万注意不可堕了皇家的体面。”杨太后勉强答应道。

    “不如母后也一起去也好放心。”

    “还是算了吧!”杨太后犹豫了一下摇头道。

    …………………………………………………

    坐在宽敞的四轮马车里小皇帝赵昺是满脸的兴奋而邓光荐却是愁眉不展。

    “镇国公陛下的安全没有问题吧?”邓光荐不放心地问道。

    许汉青用手轻轻敲击着车厢的两壁笑着说道:“当然没有问题这是我特意为陛下准备的马车车厢都有钢板遮护除非是被火炮直接击中否则难以损其分毫。”

    “镇国公为何你执意要邀请那些商人和开工厂的呢?”小皇帝赵昺瞪着好奇的眼睛问道。

    “怎么?陛下难道也认为商人低贱不配得此待遇吗?”许汉青反问道。

    “商人唯利是图贪婪私欲自古以来重农抑商不都是国策吗?”

    “如果他们遵纪守法而且能够将一部分财富回馈社会那他们也应该得到社会的认同与尊重。”许汉青笑了笑说道:“我请的这些人都是在一年里对福建路的建设和抗元大业做出过贡献的我希望经过此举能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让大家明白身分是不分贵贱的只要你为国为民做了事情便会得到承认与尊重。”

    “那纲常与礼法便可以不顾了吗?如果不是为了皇上邓某也羞与这帮追腥逐利的人坐在一起。”邓光荐忿忿地说道。

    “利之所在人咸趋之。”许汉青淡淡地一笑“这世上大多数人活着不都在为了利益而奋斗吗?又有几个人能象邓大人、文大人、陆大人那样高风亮节。追逐利益本就是人的本性只要区分所追逐利益的正当与否便可以了没必要一棒子全部打死。对那些作奸犯科、利欲薰心的奸商许某也是毫不留情的。”

    “让百姓们过上些好日子看到希望这样才能使他们尽心竭力地支持我们参与到抗元大业中来保护他们的利益。”小皇帝赵昺若有所思地说道“镇国公这是你在报纸上说的这也便是以利诱之吧?”

    “皇上聪慧。”许汉青赞赏地说道“一般来说百姓们不会也不懂什么圣人之言大义之说改朝换代不过是换了个交税纳粮的对象而己如果不是北元过于残苛中兴大宋谈何容易啊!只有以利诱之福建路的百姓才会与咱们同心协力共抗元军。那些个商人也未必全是为国为民只不过为了本身的利益才会捐款捐物来支持光复军。只要抗击元军的目的相同为何不能多团结一些力量早日完成中兴大业呢?难道非要执着于纲常等级将那些人推到我们的对立面才好吗?”

    顿了一下许汉青瞅了一眼邓光荐“在我眼里那些在实际行动上支持抗元的不管他出于何种目的都值得争取与表扬。比朝廷中那些只知道夸夸其谈却无一丝贡献的高官要可爱得多。”

    “我们与北元进行的是一场全方位的战争政治、经济、军事缺一不可。说白了就是一场拼国力的全民战争。只有调动所有人的积极性调集所有的钱财物资咱们才能击败北元。”许汉青掰着手指慢慢解释道“以一隅对全国如果在内部还不能团结一致还要分什么高低贵贱等到北元打来了还不都是蒙古人的奴隶还不都是四等人。”

    “邓大人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最后许汉青笑着冲邓光荐问道。

    邓光荐铁青着脸低头不语。

    “镇国公高见堵不如疏只要引导得当商人也会成为大大的助力”小皇帝赵昺笑着说道。

    教育孩子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注重“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所带来的效果言传身教在许多情况下胜过无数的语言。

    那种枯燥的填鸭式的教育得到的效果让人怀疑对于小皇帝赵昺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他看到的、接触到的比从书本上学到的那些东西印象要深刻得多。

    许汉青严格来说不是一个好老师但他懂得投机取巧上午邓光荐教完课后许汉青下午教导时便把他讲过了一些儒家经典、圣人之言重新解释一番或批判或纠正然后便与小皇帝一起谈天说地从海外逸事趣闻说到国内沧桑变化这种随和新颖的方式让小皇帝十分乐于接受也愿意与许汉青一起讨论或探讨问题。在小皇帝眼中许汉青的知识要比邓光荐渊博得多什么都懂什么都会每每有新鲜奇特的观点让人耳目一新比邓光荐捧着四书五经念要生动有趣得多。

    “大宋败于北元并非完全是因为军力太弱无止无休的内耗才是导致大宋失败的根本原因。那些被国家高俸养起来的文官除了高谈阔论坚守所谓的传统外根本不顾及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儒家强调忠君至于忠于哪个君主则要看形势而定。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伺他们不认为这是耻辱而认为是识时务还为此编造了一套五德轮回天命所归的理论。在这种情况下一旦遇到对外战争根本集中不起举国之力那些见风使舵的高官便会审时度势“大义凛然”地将国家利益出卖给敌人以博得新君主的赏识。北元南侵以来有多少高官屈膝投降他们可都是饱读诗书深谙圣人之言。”许汉青继续娓娓说道“如果不能改变这些谈何中兴又谈何胜利。”

    “片面之词大宋不是还有很多不畏牺牲、甘洒热血的好男儿怎么能因为出了几个败类便把所有人都抹煞了呢。”邓光荐瞪起了眼睛。

    “没有啊!许某对那些不惧牺牲的英雄豪杰向来崇敬刚才那些话也只是有感有罢了邓大人不必在意。”许汉青笑着说道“不能正视错误并且勇于承认并改正那么永远也不能进步尽管这个过程很痛苦。”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