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浴火重生之大宋中兴 > 第十一章 英雄迟暮

第十一章 英雄迟暮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十一章英雄迟暮

    由于与李芳凝和李义泉的良好合作敌情司在北方的耳目一下子便增加了很多加上走海路比较顺捷北元的举动很快便能被光复军所掌握。

    “伯颜呐是个人物又是忽必烈的左膀右臂征战以来从未让忽必烈失望过按我的估计忽必烈不亲征也应该是伯颜领军前来了。”许汉青拿着情报笑着说道“不过这次忽必烈恐怕要失望了。”

    “那是一个伯颜怎么能是许大人您的敌手呢?”对许汉青盲目崇拜的李芳凝想也不想便在旁接口道。

    许汉青愣了一下苦笑着摇了摇头“我倒不是瞧不起伯颜的谋略和武勇只要我军能封闭长江没有强大的水师配合伯颜想打过江来哪有那么容易。咱们有水师便占据了主动长江防线到底是谁防谁还不一定呢?”

    “对咱们坐着船想打哪便打哪想什么时候打便什么时候打。”参谋长孙志勇点头赞同道“伯颜接到命令整军南下再筹措粮草物资我看最少也要两个月吧?”

    “两个月的时间虽然稍微短了点但咱们要是攻击顺利的话也应该够了。”许汉青想了想回答道“给张天河再道命令务必在江南西路全歼或击溃达春不能让他率领军队北撤长江。”

    “是我马上就办。”孙志勇应道“广南东路的阿里海涯撤军时被陈吊眼的新四军所败所剩四万人马已经退入了江南西路另外广州那边许青华传来消息水军整训比较顺利再有十天便要启程回泉州了。”

    “陈瓒的陆战师呢?不一起回来吗?”许汉青问道。

    “他能在广州干等吗?”孙志勇摇了摇头“本来他率兵北上想与陈吊眼夹击阿里海涯没想到阿里海涯见机得快不顾新四军的纠缠强行撤退让陈瓒扑了个空。他现在挥兵攻下了惠州准备到潮州再登船回来。”

    “也好只要不误了总攻时间咱们也不必要求下面的将领一板一眼地执行命令。”许汉青点了点头。

    “对了许青华信中说越国公张世杰曾去过广州他信的时候张世杰也要离开了咱们的船快一些不过张世杰也应该在这两天就能到达泉州了。”孙志勇说道。

    “张世杰还有多少人马?”许汉青皱了皱眉问道。

    “还有三十多条船也就一两千人马。”

    “泉州的防务一定要掌握在咱们自己的手里等他到了泉州肯不肯交出兵权这点人马也翻不起大浪来。”许汉青郑重交待道。

    “属下明白。”孙志勇见事情都已经禀告完毕告退而出。

    “咦?这家伙在想什么呢?怎么这个表情?”许汉青有些疑惑地想着刚才孙志勇退出去时脸上挂着的暖昧笑容。

    “大人您喝茶。”李芳凝在一旁殷勤地伺候着。

    “哦”许汉青回过神来“李姑娘我这里没事了你去忙你的吧!”

    “我今天也没什么事情在这坐一会儿不打扰大人吧?”李芳凝大大方方地说道。

    “不打扰不打扰你随意你随意。呵呵。”许汉青干笑着答道他现在终于明白孙志勇刚才走时为什么是那种表情了。

    李芳凝乖巧地坐在许汉青斜对面妙目瞅着许汉青。

    饶是许汉青在战场上镇静自若但在美女的注视下依然不太适应。心不在蔫地翻看着文件连头都不敢抬片刻之间额头上已经冒出了汗珠。

    “大人擦擦汗吧!”李芳凝适时地递过来一块香帕。

    “哦哦。”许汉青随手接过来擦了擦汗。

    “今天怎么换香粉了吗?”许汉青闻着香帕随口问道。

    “是啊不好闻吗?咦您怎么知道我换了香粉。”李芳凝笑着问道。

    “啊?那个。”许汉青不好意思地笑了“那个上次你从怀里换地图时这个呵呵香味有些不同啊都好闻都不错嘿嘿。”

    “大人的记性真好。”李芳凝望着许汉青不怀好意地笑了。

    ……………………………………………………

    雨打在海面上泛起无数水花虽转瞬即逝继而又起;风吹动海波一漾一漾此起彼伏。一层层泡沫扯着洁白的带子随着海波的起伏来回动荡直至被雨打散荡开。

    “国公外面风雨大您还是回舱去吧!”苏刘义对越国公说道。

    “不必些许风雨没有什么大碍。”张世杰轻轻挥了挥手拒绝道。

    沉默了一会儿苏刘义歉疚地说道:“都怪属下不好擅离职守让太后被光复军劫走否则……”

    “否则什么?”张世杰不在意地笑了笑“就凭咱们这些船这些人马有太后在又能有什么作为?”

    “鹬蚌相争渔人得利。许汉青这手玩得实在是漂亮。”苏刘义有些不满地说道。

    “胜就是胜了败就是败了男子汉大丈夫不要为自己找借口。”张世杰训斥道转而又叹了口气“这些天我想来想去当初抵挡张弘范的军队时所采取的策略确实是错误的陷皇上、朝廷与死地皆是我之罪也。”

    “国公也不必自责咱们要照顾皇上、太后还有朝廷官员采取死守策略也是逼不得已。”苏刘义在一旁安慰道。

    “老了论谋略论武勇我不如许汉青哪!”张世杰摸了摸鬓角的白慨然叹道“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这是千古不移的事实啊!”

    “国公您……”苏刘义没想到经历崖山一败后的张世杰竟然丧失了与人争雄沙场的勇气那他们这帮人怎么办?

    “刘义你是我心腹大将作战勇敢我一直很看好你。”张世杰转过头来语重心长地说道:“不过你的心胸要宽阔一些如今许汉青兵强马壮又要兵出福建路在大义上占了上风任何现在与他做对的人都会被冠以破坏抗元大业千夫所指啊!”

    “国公的意思是把咱们这些人都并入光复军受许汉青指挥?”苏刘义不解地问道。

    “怎么?许汉青已经贵为国公且又自开大都督府受他指挥委屈你了吗?”张世杰沉下脸反问道“你们还年轻有的是建功立业的机会难道要陪着我碌碌地过下辈子吗?”

    “那许汉青野心勃勃难道便听之任之吗?”苏刘义不服气地问道。

    “呵呵难道你能制止他吗?”张世杰苦笑一声“如果他不利于皇上我纵然粉身碎骨也要与他拼个你死我活可如今这点人马便不会光复军塞牙缝的呢?时势比人强啊!我累了真得累了。”

    “到了泉州我便请命做个皇宫的禁卫军总管保护皇上安全。”张世杰蹒跚地走向船舱风吹起了他的花白头“看着皇上安安全全地长大直到亲政的那一天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你们到了泉州不要意气用事如今许汉青要兵出福建路正是用人之际多立些战功以后也好有出头之日。”喃喃的话语随着风吹来。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苍凉的诗句突然变得清晰透过风雨钻入了苏刘义的耳朵里。

    苏刘义抹了一把脸湿漉漉的也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