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临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十四章临安

    钱塘江古称浙江、渐江、罗刹江和之江是祖国东南名川浙江省最大河流。钱塘江流经现杭州市闸口以下注入杭州湾。因江口呈喇叭状海潮倒灌形成了著名的“钱塘潮”。

    静寂的清晨月亮在空中已经走完了它的旅程正向海波隐没。一团如山的红云向着苏醒的大地上投射出血红的光。

    太阳出来了它晶光耀眼火一般鲜红火一般强烈所有暗影立刻都被它照亮。

    几十艘巨大的战船高挂风帆在朝阳的照耀下风驰电掣般从海水与江水处快行来如林的战旗在晨风中猎猎飘扬甲板上陆战师的士兵们盔甲闪亮精神抖擞。

    “光复军打来了快跑吧!”惊慌恐惧的叫喊声响了起来。

    凄厉的号角声在港口内响起港口的守军在各级将领的指挥下开始集结。由于这个港口距离临安不过半天路程如果这个港口被光复军攻占不仅临安岌岌可危连海上的逃路也将被切断。所以范文虎在此地派了战斗力较强的三千探马赤军与两万嫡系人马在此镇守守将则是自己的族弟范成彪就是那个在福建战役被俘后又被光复军放回来的家伙。

    光复军的军事行动一开始范文虎便将自己的财宝金银秘密地运来港口现在都装在港口内的几艘大海船上准备见事不妙便开溜。

    一队队探马赤军冲到了防波堤边准备尽一个士兵的职责抵挡住来犯者的脚步。新附军则在将领的催促威胁下有些瑟缩地在探马赤军身后列阵。光复军血洗丽水大败绍兴马通的事情给他们的震动很大没有人会漠视自己的生命何况这些没有军饷的新附军。

    阳光照射下驶入港口战舰的船舷突然露出两排小窗口轰轰轰伴随着巨响无数颗炮弹冲出炮膛迎头砸向防波堤上的元军。

    爆炸声此起彼伏如此密集的炮击给元军造成了惨重的伤亡冒着轻烟的弹坑周围到处是残肢断臂与破碎的刀枪。惨叫声从渐渐稀落的轰鸣声中传了出来凄惨无比。

    “我的妈呀!”本来就战志不坚的新附军被这一幕惨景吓坏了一个个双腿战栗目瞪口呆。

    “跑吧是震天雷啊!”新附军中有人在趁乱喊着。

    “顶住守土。”带队的将领试图弹压大声嚎叫着。

    半晌又是一批炮弹呼啸着飞来纷纷凌空爆炸迸射出无数大大小小的火球象天女散花般落在元军的头上防波堤上一片火海无数元军士兵带着身上的火焰疯狂地惨叫着乱跑乱跳乱滚乱爬。有的被烧得失去了理智没命地一头扎入江水中。

    “啊!救命啊!”犹豫不决的新附军中终于爆出绝望的喊叫纷纷抱头逃散。

    “妖…妖法。”在阵后督战的范成彪被乱兵冲得东倒西歪望着前面那一幕火烧活人的地狱景象木然地喃喃自语着。

    “大人快跑吧!”亲兵拉住了范成彪的马头用力地向后面拉去。“光复军的船靠过来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远处巨大的战舰缓缓移动战舰缝隙处几百个细长的小舟鱼贯而出于江面上分成三队。各舟指挥官齐敲战鼓水手们随着鼓点踏动轮桨细细的水线沿着舟后分开船向箭一样射向了岸边。

    …………………………………………………

    临安城内范文虎和幕僚心腹们坐卧不安随着光复军的快推进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这些人的心情也是越来越沉重越来越焦急。

    说什么患难与共不离不弃在真正涉及到自己与家人的利益时这个世上又有几个人能做到面对着光复军咄咄逼人的攻势血腥无情的杀戮在巨大的压力之下放眼望去从这些人的脸上范文虎感到了悲哀与无奈。

    “逃到江北?即使忽必烈不追究自己丧城失地的责任也绝不会再象现在这样握有实权做镇守一方的土皇帝落魄的凤凰不如鸡那些个贪婪的蒙古、色目系大臣早晚会把自己辛辛苦苦的积攒的财富榨干净。出海远遁又能去到什么地方?倭国、南洋人生地不熟在这些地方便安全了吗?”范文虎愁眉紧锁苦苦思索着。

    “报范成彪将军从钱塘回来了。”一个亲兵跑进来报告道。

    “什么?他回来干什么?不是让他守住港口不得擅离吗?难道…”范文虎脑海里浮现出不祥的感觉。

    听范成彪哭诉着光复军如何凶悍大炮轰炸的恐怖火烧活人的悲惨整个屋子里的人脸色都变了骇异、恐慌的情绪开始弥漫。

    “港口被占领出海通路被切断?”范文虎难以置信地问道眼前阵阵黑“那停在港口内的船呢?我的财宝呢?”

    “都没了都被光复军夺走了。”范成彪抹了一把眼泪答道。

    “混蛋那你滚回来干什么?就是来给我报丧的吗?”气极败坏的范文虎大骂着抬脚将范成彪踢了个跟斗拔出宝剑便要砍人。

    “大帅兄弟我是该死该死啊!”范成彪在逃跑回来的路上已经想好了说辞此时更是装出一副赤胆忠心的样子抱着范文虎的胳膊哭喊道“我跑回来只是想提醒大帅一句说完话兄弟死而无憾哪!”

    “说说完让你死个痛快。”范文虎恨恨地骂道。

    “大帅光复军太凶悍了武器太犀利了咱们实在是打不过啊!”范成彪抽泣着说道“如今海上通路已断大帅何去何从?可要慎重啊!那光复军对于敢反抗的可比蒙古人下手还狠哪!”

    范成虎长叹一声望着屋内面如土色的心腹们颓然地扔掉了宝剑。

    范文虎长叹一声象是自言自语又象是对所有人说道“这样也好起码子孙后代不必离乡背井成为无根之人本帅这些年来所作所为也算对得起范家列祖列宗了降了光复军就算是为了笼络人心许汉青也必然不会为难范家的其他人儿孙自有儿孙福考虑太多了又有什么用呢?”抬头望了望屋内众人又问道“你们说是不是啊?”

    “大帅英明。”屋内众人齐齐松了口气范文虎决定投降那么他们也自然幸免。

    “大帅光复军所檄文属下曾仔细研读只要反正者不是罪大恶极皆可宽恕而且可保留家产大帅运往钱塘的财宝虽然无法索回但留下来的也可足够做个富家翁了。”老幕僚范文举躬身安慰道“况且依据光复军现在的势头来看江南一战恐怕元军是凶多吉少啊与其跑到江北受那些蒙古人、色目人的欺负压榨倒不如现在降了光复军。”

    “是啊!”范成彪也附和道“现在咱们手下的士兵都被吓破了胆要是下令抵抗不仅士兵会逃跑无数咱们还要小心有人在背后下黑手提着咱们的脑袋向光复军邀功呢!”

    “我明白。”范文虎苦笑着说道“许汉青这一招不可谓不狠呗用血腥与屠杀来震慑人心天底下有几个人不怕死不顾家的想让咱们的士兵与光复军去拼命嘿嘿即使他们真的能去拼命恐怕也无法抵挡光复军的雷霆进攻赁白激怒了光复军给许汉青留下杀光咱们的理由。”

    “高楼谁与上长记秋晴望。往事已成空还入一梦中。”范文虎轻轻地吟着他年青时便有才子之名此时吟来倒颇有看破红尘之意。“本帅有负于国家此间事了如许汉青能饶我一命我………”

    “成彪这举义的事情你便去安排吧!本帅当自上枷锁在牢里等候许汉青对我的处置。这也算是为在座诸位与城中兵士做了件好事吧!”范文虎摇着头苦笑着走了出去。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