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浴火重生之大宋中兴 > 第四十九章 黑虎掏心(三)

第四十九章 黑虎掏心(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呼图特穆尔急三火四地跑进宫中向真金太子诉说原由后请来了令旗令箭派人急去召巴泰回兵他又跑去与董文柄商议应对之策。

    “左相现在局势危急我想了好久有两条计策请报与太子殿下请他尽快决断。”董文柄刚喝了碗参汤稍微恢复了点精神。

    “董大人请说。”特穆尔惊喜地问道。

    董文柄摇头苦笑“我只是权衡之下提出损失最小的办法而已有的可能根本无法实施左相不必期望过高。”

    “许汉青率军来势汹汹志在必得这损失最小的计策便是弃城别走让许汉青得到一座空城。”

    “不可”特穆尔断然摇头道“大都城不能丢丢了大都天下人必然会耻笑陛下无能朝廷威望荡然无存各地的叛乱将不可遏制。”

    董文柄无奈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会是这样但作为一个谋臣必须让主子知道还有这样一条路可走。”

    “第二请太子殿下与皇后马上出城暂避守城的任务由他人担当。太子殿下乃是诸君皇后乃一国之母万万不可在城破时受辱否则如何向陛下交待陛下年事已高万万不能受此打击。”

    “董大人的意思特穆尔明白了。”特穆尔点头赞同道。

    “严令各大臣召集家奴戮力守城一个也不准出城躲避。守城还要想些特别的办法否则据我判断绝对挡不住许汉青大军的猛攻。”董文柄犹豫了一下士为知己者死的念头又涌上心头压下了最后一丝怜悯忽必烈待自己如同亲兄弟自己时日无多再为他尽最后一次力吧背负骂名也管不了了。

    “什么特别的办法?”特穆尔追问道。

    “大都城内有很多汉人百姓吧把他们征去守城吧!”董文柄叹了口气用沉重的语气说道。

    “敌军攻城调百姓守城?为什么?”呼图特穆尔有些迷惑不由得问道。

    董文柄却不答话只将眼神一扫特穆尔见他眼中尽是死灰之色虽是看向自已却仿佛毫无生气不禁吓了一跳不敢再问下去。

    董文柄疲惫地向后靠去挥了挥手示意特穆尔离开。

    呼图特穆尔缓缓向外走去一边皱着眉头苦思董文柄话中的意思走到门口猛地一拍脑袋眼中闪过一丝寒光“我明白了光复军不是火炮多么多么厉害吗让它使劲的轰我倒要看看是城中的汉人多还是敌人的火炮更加犀利。”

    这也是蒙古人向来的传统蒙古人攻伐四方都是在敌国搜罗百姓列队于蒙古大军之前令百姓为肉盾攻城。凡是敌城守兵不忍射杀本国百姓的城池无不被轻松破城。城破之后蒙人性情残暴又会将那些俘获的攻城百姓连同城内的所有人等一并屠杀除了金帛女子外只留下了一片废墟。

    由于北方承平日久汉人早已归顺皆是北元的子民特穆尔一时没有想到此点。

    “不行我绝不能在这个时候离开大都那和逃跑有什么区别。”真金太子听了特穆尔的建议断然拒绝道。

    “汉人有句话: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特穆尔焦急万分地劝道“殿下乃国之诸君不可以身犯险再者殿下也只是暂避臣愿担负守城重任董大人已经献了一条守城妙计臣定等击退敌军保住大都。”

    “既然有把握我更不能离开了让母后与嫔妃出城暂避吧!”真金太子坚决地说道“我当留在城中激励军心与许汉青一战。”

    “殿下三思啊!此时怎能逞匹夫之勇陛下年事已高殿下如果出了什么意外情何以堪情何以堪。”特穆尔都快要哭出来在一旁苦苦劝道。

    真金太子微微叹了口气冲着特穆尔说道:“父皇委我以重任命我留守大都我怎么能临阵脱逃丢他老人家的脸丢蒙古人的脸呢?此战是胜是败我都当与城共存亡即便战死父皇也当以我为荣。”

    “殿下您……”特穆尔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吐尔根你率三千铁骑护送皇后与嫔妃出北门暂且躲避不得有误。”真金太子转头对怯薛长命令道。

    “殿下请容许臣随殿下一战。”吐尔根躬身一礼“护送皇后与嫔妃的任务请交给我的副手哈合台吧!”

    真金太子拍了拍吐尔根的肩膀点了点头“左相马上去安排守城事宜吧!”

    ………………………

    此时大都城四门紧闭城头上尽是蒙古精兵来回巡视守卫城内大臣们也已经召集家将、家奴分武器特穆尔按照董文柄的计策派兵开始征集百姓准备土石以备城墙损毁时进行修固。

    特穆尔在城头上来回巡视心头虽惴惴不安却又得装出一副胸有成竹的神态只是不时将脖子伸得老长向城外了望却始终等不到巴泰率兵返回。

    “丞相大人您看有骑兵向城这边来了。”正在特穆尔又急又悔的时候一个眼尖的士兵指着城外喊道。

    “哦”特穆尔心中暗喜举目望去。

    烟尘由远而近向着大都城飞快移动特穆尔却是心中一沉他久经沙场很快判断出这股骑兵数量不多巴泰可是率领着五千铁骑出城的怎么才回来这么些人难不成这是打头的先锋?

    等那队骑兵离得近了特穆尔仔细看去却只有百八十人个个衣衫破烂灰尘和血迹满脸满身都是狼狈不堪。

    “开城门在城下挡住他们先别让他们进城。”特穆尔心头涌起不祥的感觉对城上的守军命令道。

    “怎么回事?巴泰将军呢?”特穆尔匆匆忙忙赶下城来一把抓住一个将领模样的骑兵厉声问道。

    “左相大人我们中了光复军的诱敌之计巴泰将军战死只有我们几个杀出重围赶回来报信。光复军大队人马已经向大都杀过来了。”这个骑兵差点哭出来向特穆尔禀告道。

    特穆尔眼前一黑身子晃了晃差点晕倒在地。

    在侍卫的搀扶下特穆尔好不容易才稳定下来厉垢说道:“你们都不要进城了就在这换衣服守城吧!谁要是敢胡说八道动摇军心立斩不赦。”转头对一个元军将领交待道“他们归你指挥巴泰将军阵亡的消息不得外传明白吗?”

    “属下明白。”元军将领点了点头向身后挥了挥手立刻冲上来一群守军将这伙败兵赌在了城门洞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