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浴火重生之大宋中兴 > 第五十五章 痛心疾首

第五十五章 痛心疾首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事情都办完了吗?”许汉青的语中没有一丝的感情烛光映在他的脸上忽明忽暗。

    “都办完了保证没有露出一丝破绽。”一个站在阴暗处的中年人低声答道。

    “那就好你们也都暂时离开大都吧如今大都城中人口稀少你们留在这里也太显眼了。”许汉青微微叹了口气挥了挥手。

    “是属下遵命。”中年人躬身一礼退了出去。

    许汉青拿起一份名单反反复复地看了两遍微微摇了摇头将名单凑到烛火处烧掉。

    据后世的史书记载:祥兴元年五月镇国公率大军由塘沽登陆与乃颜联手奇袭北元大都破其城北元监国太子真金及左丞相特穆尔等蒙古高官大部战死昔日被俘之宋室宗亲贵戚多半死于北元乱兵之手幸存者寥寥。

    对于那些投降北元的宋室皇族贵戚许汉青秘密派人在谍报司的配合指引下在破城的时候大部分加以消除这也是深思熟虑后作出的决定这些没骨气的家伙回到南方不会以自己投降事敌为耻反倒会倚仗自己皇家的身分对新政指手划脚势必对其进行的政治改革造成极大的阻力。

    当然也不能杀得一个不剩那样就太露骨太显眼了拣着一些不太重要的旁支皇亲许汉青还是放过了一小批人。

    许汉青还特意留下了一、两个比较出名的皇族以掩人耳目其中有名气的是赵孟頫字子昂是秦王赵德艻的后代他天资聪颖善长书画。

    第二日联军便开始拔营返回大军浩浩荡荡光大小车辆便有千余许汉青不停地派出侦骑探听元军动向亲率火枪旅和一个师再有乃颜的一万精骑在后押阵掩护着辎重队伍。

    中原驻扎的各部元军得到大都传来的消息都开始向大都靠拢只是兵力分散又多数都是汉军并不敢妄自出击却也是一天比一天集结的多。

    “咱们攻城一战损伤甚多虽然兵力暂时还是占据优势但到底还是小心为上命令加紧行军度日夜赶路咱们这次偷袭大都可别一不小心蚀把米在这儿。”许汉青向旁边的参谋吩咐道。

    “镇国公多虑了从咱们登陆到撤退不过十几天的时间那忽必烈和各地守军从接到大都传信再整顿兵马即便是昼夜兼程也没有这么快便能聚起十几万大军吧?”乃颜却是不以为然地说道。

    “安全第一不看着这些东西运上船乃颜殿下也是不会放心的吧?”许汉青笑着说道。

    “呵呵那倒是。”乃颜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不过我还真没想到攻打大都会有这么大的油水啊!”

    “应该说是北元的高官们生财有道大都的国库里倒是真没缴获太多的财物。忽必烈养了这么一群家伙家底都被掏空了。”许汉青摇头叹息。

    “也不知道忽必烈得到消息到了哪里按时间来算应该看不到他为咱们送行了。”乃颜终于报复成功得意洋洋地说道。

    “要是快的话也应该与我军阻击的部队接触了。”许汉青点了点头唤过身边的一个参谋“派人到天津从海路传信给陈豫强让他们撤退吧忽必烈追不上咱们了。”

    骑快马到天津再坐船送信给阻击部队怎么也得一、两天的时间忽必烈的大军也只能望洋兴叹了。

    等到大军来到桑干河渡口的时候陈瓒的陆战师正在布设阵地小船一批批地启航顺流而下直到天津。

    “很好火枪旅留下一半人马保护渡口。”许汉青点着头赞赏道“其它部队继续后撤让健壮的百姓改走陆路老人妇女和小孩继续坐船离开。”

    天津到北京的两百多里路程许汉青率大军直走了三天才到其间也有元军骑兵远远地缀着多次试图冲击联军队列却只是不敢全军突进以防中了埋伏。几次冲击都被严阵以待的联军所击退再加上有乃颜的骑兵助阵。吃了几次亏后尾追的元军再不敢咄咄相逼。

    ………………………………

    忽必烈得到信使传来的大都被袭的消息后虽然心急如焚却不太相信敌人能攻破大都的城池再加上城内的守军数量也不少纵然无法击退敌军想来守住城池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所以倒也不太害怕一边派出人马抵挡塔丽骑兵的骚扰一边下令所有骑兵轻装疾行驰援大都。

    赶到现在的山海关附近时忽必烈的人马与早已构筑好阵地的陈豫强师碰上了双方一阵好杀回援心切的元军不顾伤亡轮番冲杀而光复军倚仗工事和壕沟用火炮和火枪拼命阻击。双方都杀红了眼睛陈豫强师在付出了鲜血的代价后还是成功地把近十万元军阻击了一天一夜。

    在看到前面拼死拦截的光复军突然撤退的时候一种不祥的感觉便萦绕在忽必烈的心头虽然努力定住心神强装镇定率领大军急奔大都而去。

    “蒙古男人只流血不流泪只能用敌人的鲜血来洗清耻辱。”忽必烈铁青着脸斥责着泪如雨下前来报信的蒙古侍卫。说罢用鞭子狠击身下的坐骑不顾身后亲随的追赶劝告一人单骑在前狂奔着进入了大都。

    大都城内十室九空静悄悄地象鬼域一般地上的鲜血的残碎的刀枪还向他诉说着战争的血腥。断壁残垣横列于前成群的绿头苍蝇围绕着血渍嗡嗡乱叫出征之前尚且繁盛完好的大都城竟然已成了如此惨像。

    他忍住一阵阵的头晕恶心纵骑赶到皇城这里更加凄惨多半宫殿都成了一堆堆瓦砾残砖到处都是战死者的尸体和凝结的血迹心中更是大急。

    他身边已是站立了一大帮紧随而来的将领、官员各人皆是脸色沉痛年纪尚轻的几个人一路上见到大都城内的惨景料想自已的家人多半也都遇难忍不住心酸眼泪止不住流将下来。

    “儿啊!难道连你也被害了么?”忽必烈颤抖着手喃喃自语道。

    等侍卫们现了太子真金和特穆尔的尸体报告给忽必烈时这位七十多岁的老人终于挺不住了他只觉得耳边嗡嗡做响脑子空白一片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头一晕向地上一头栽倒过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