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浴火重生之大宋中兴 > 第六章 扬帆远航(大结局)

第六章 扬帆远航(大结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应该是收获了时候了。许汉青抬起头望着蔚蓝蔚蓝的天空露出了笑容。

    时光悠悠奔走不息。仿佛这长也不长短也不短的岁月只在匆匆一挥手间。孔夫子曾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时光茬苒白驹过隙转眼便是十五年的时间。许汉青已经是人到中年回过去往事如昨回忆无论如何也是件颇多感慨的事情!

    十五年呐比自己预计的要晚三、四年许汉青不禁苦笑起来。

    依靠强大的实力无与伦比的威望许汉青在这十五年里强势地推行着自己的计划。神州大地经历了一场巨大的全新的变革。

    128o年攻破大都返回的许汉青便开始了制宪和成立国会的紧张准备之中。

    1283年由军人、官员、太平绅士等社会各阶层组成的第一届临时国会通过了《临时宪法》从此大宋国改为大宋联邦合众王国。

    1285年国会正式成立许汉青任第一任议长兼国防部长陈复文被任命为第一任相开始了内阁执政而刚正不阿的陆秀夫则被任命为最高法院院长。

    1286年三十万光复军开始渡江北伐一举击倒了已经风雨飘摇、内乱丛生的北元光复大都更名为北京。

    129o年许汉青当选为相兼国防部长陈复文因身体原因退了下来担任议长之职。陆秀夫也是连选连任。大宋联邦合众王国正式立都南京。

    1295年许汉青主动放弃了选举议长被原泉州安抚使黄昕以微弱优势夺得相则被原总参谋部孙志勇夺得郑晔担任国防部长最高法院院长则由谢枋得接任。

    诸事已毕国家已经蒸蒸日上军力、财力的不断增强再加上从征讨吕宋等南洋诸国战事中很是捞了些好处无论百姓还是商人都瞪大了眼睛瞄着下一个肥羊千方百计地想着借口。一只猛兽已经露出了獠牙正在准备择机而噬。侵略扩张已经慢慢浸入了整个政府的思想之中有白银之国称呼的倭国当其冲。

    “爸爸母亲让您去再看看有什么缺了的东西没有。”大女儿许茹走了过来轻声问道。

    “阿茹啊!”许汉青轻轻拍了拍女儿的肩膀“我的东西都收拾好了不用再去看了你们想拿就拿只要不把整座房子搬走就行了。”

    “爸爸难道非要去什么美洲吗?在这里呆着不是挺好吧?”许茹颇有些不满地说道。

    “你不懂。”许汉青摇着头“我是非走不可的为了咱们全家也是为了这个国家。”

    “大人外面有人求见。”一个侍卫跑过来禀告道。

    “哦该见的我都见过了也都交待清楚了。”许汉青皱了一下眉头“是谁呀?”

    “是谢枋得大人和陆秀夫大人。”

    “是他们。”许汉青沉吟着虽然共事了这么长时间但陆秀夫、文天祥等人对他还是不太理睬的特别是他把皇帝关进了笼子成了一个没有实际权力的国家象征。而陆秀夫能当选最高法院院长也是由于他刚直的性格反正国会把持在许汉青的手里陆秀夫只要依法行事就行了。

    “请他们进来。”许汉青又转头对许茹说道:“乖女儿你先去帮你母亲收拾东西吧以后有空我再和你解释。”

    …………………

    书房内宾主落坐后都暂时没有说话。

    “不知镇国公定下出的日子没有我等也好前去送行啊!”谢枋得还是比较洒脱先笑着打破了僵局。

    “有些事情还没处理完所以这出的日期还没定下来。”许汉青笑着回答道。

    “镇国公为什么非要执意到那么遥远的地方去呢?难道镇国公对留下来有些害怕吗?”陆秀夫言不由衷地问道。

    “害怕?害怕什么?”许汉青不解地自问道随后笑了起来“这个问题其实已经有很多人问过了而且在我离去之后报纸上还会表我的一份声明。既然陆先生提出来了那么今天我可以再开诚布公地讲一遍也好让大家心里不要有什么疑虑。”

    许汉青略微整理了一下思路开口说道:“当一个国家处于危亡关头时可能需要依靠伟人的指引或领导但当国家步入正轨的时候人治便不如法治。我可以这么说我现在即使坐在家里但我的影响力和号召力还是太大了不知道两位赞不赞同这一点。”

    “当然没有错虽然我在很多地方上与镇国公意见相左但对镇国公的才干还是非常钦佩的不论是政治、军事、经济镇国公都考虑得面面俱到甚少有失误之处这一点我和谢兄都是不得不服气的。”陆秀夫点了点头肯定了许汉青的说法。

    “确实如此镇国公的眼光独到且深远非是我辈所能及。”谢枋得也肯定道。

    “我有这样的权力有这样的能力即便我不去用那么这个国家还是摆脱不了人治的阴影现在国家基本已经走上了一条良性展的道路所以我必须要走。只要留给后人一个正确治国的理念一套相对完善的制度和体制这便足够了。”许汉青喝了口茶继续说道:“我把皇帝关进了笼子就是要让那种不受约束的权力消失要是再留给大家一个笼子外的不是皇帝的皇帝那就违背了我的信念对不起我一直为之奋斗的国家和人民。”

    屋子里一阵沉寂。

    良久陆秀夫叹了口气“镇国公这一番话真是让陆某感动能够抛却无上的权力甘愿退出真是……”

    “镇国公还是不要走了国家内外都还有不少隐患还是需要镇国公把把舵的。”谢枋得说道。

    “国家正处于上升期这些问题应当能够被克服同时也能够得到非常宝贵的经验、教训这样才能面对未来真正的危机。”许汉青笑着说道:“孩子总要经历风雨还能够更快更好地成长只要遵循着制度和体制应该不会出现大的差错。军队方面没有什么问题我已经安排好了军队以后只忠于国家忠于人民的利益。”

    “但是”许汉青的语气突然转得严厉起来“要是有什么野心家想破坏国家的制度和法律去追求不受约束的权力想再爬到人民的头上自然便会有人去制止只怕他连现在的已有的东西都保不住下场会很悲惨。”

    …………………………..

    金色的阳光照在湛蓝的海面上波光粼粼恍若蓝色绸缎上镶嵌着颗颗闪亮的金星。海水一眼望不到边在地平线上与蓝天合为一体。

    “大海真美呀!”船头一个身披斗篷的贵妇人赞叹道。

    “淑贞你好象不是第一次坐船哪!这样景色应该看过吧?”许汉青笑着问道。

    “不知道什么原因觉得今天的景色特别美丽。”杨太后微笑着答道。

    “脱下太后小心翼翼、雍容华贵的假面具回复敢说敢笑的自由身心情好自然觉得景色也特别美丽。”许汉青说道。

    “只是时间长了些十五年了我们都老了想起来真的对不起你。”许汉青微含歉意地说道。

    “别这么说。”杨淑贞轻轻地微有些羞怯地挽住许汉青的胳膊“因为有你的承诺我才感到坚持的价值。如今好了终于把一切烦心的事情都甩开了我只担心昺儿会做蠢事。”

    “如果天意如此那也没有什么办法。”许汉青望着大海缓缓地说道:“他是个聪明人再者我在与陆秀夫等人的谈话中也警告过了他应该不会分不清厉害。”

    “走吧起风了进舱吧!”杨淑贞轻轻地说道。

    “好吧!”许汉青轻扶着她慢慢地走去笑着说道:“今天我要收回对你的全部的爱因为我要慷慨地再给你一次。”

    海风卷着波浪冲击着船板出“啪啪”的响声飞溅起银色的浪花仿佛在和远航的人们告别。

    远处故国的海岸越来越模糊直至完全消失在视野之中。

    若朝霞在天空里燃烧

    那是我悄悄地来

    就为了一幅梦幻中的图画

    我绘尽了一生的色彩

    就为一个古老的传说

    就为了一个真诚的愿望

    我唱哑了一生的歌喉。

    尾声:

    七百多年过去了宋亡了元也亡了一切恩怨情仇已作轻烟散尽。回顾这段历史我们知道胜利不能代表正义侵略不是统一屠杀不是民心所向奴役不是融合为蒙元侵略唱赞歌的汉人就是背祖忘宗的贱货!

    谨以此文献给七百年多前为国为民战斗到最后一刻的爱国者。难忘他们“亡命徒”式的努力和苦心难忘他们抛头洒血、粉身碎骨的惨烈难忘他们痴心不悔生死以之的执着。难忘他们无法无天、孤心泼胆的壮志豪情……

    终于结束了。

    有艰辛也有欣慰我的第一本书终于写完了别的都不说了都是实在人说多了都是眼泪。特别感谢各位朋友们的支持和帮助还是那句话有缘的咱们在我的新书《一个人的抗日》上见哪怕冒个泡提个建议也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