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贴身经理人 > 第二十九章 事实真相

第二十九章 事实真相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然是通过欧阳婷得知到的这个消息林洛那天离开之再联系公孙梅在林洛的心底对公孙梅做这件事情是持鄙视态度的。

    而欧阳婷则是在周二的晚上被同学告知的马如龙有意的散播了这个消息因为他现傅志伟已经不在意公孙梅的名节对于傅志伟来说公孙梅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名节可言。马如龙当然同时传播了林洛和公孙梅生关系的消息这才是马如龙要传播的重点。和欧阳婷说这件事情的同学有意的规避了这些只是说公孙梅好像最近有点困难好像是欠了别人的钱店也被迫停业了。

    欧阳婷当即给公孙梅打电话可是公孙梅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家里的电话也是无人接听。欧阳婷只好给公孙最好的朋友陶然打电话陶然一副吞吞吐吐的模样只是说这件事情好像和马如龙有关再多问陶然有点愤然的说:“你问问林洛吧他可能知道的比我还清楚。”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欧阳婷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和马如龙有关?和马如龙有什么关?不对呀欧阳婷怎么想怎么不是滋味陶然是什么意思?林洛会比她知道的清楚。欧阳婷当即就想给林洛打电话问个清楚但是欧阳婷马上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自己怎么问?现在的欧阳婷可不是当初的欧阳婷比以前能忍耐的多了促成这种改变的就是因为她心中有了爱。欧阳婷决定还是等明天见到了林洛再和林洛问个清楚。

    第二天林洛一到光华欧阳婷第一句就对林洛道:“林洛公孙出事了!你知道吗?”

    林洛没来由的一阵紧张神色很不自然的问道:“出什么事情了?”

    欧阳婷揣摩着分辨着怎么看也不象林洛知道真相那陶然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欧阳婷边观察边对林洛说:“公孙的店都停业了好像是因为债务关系。我听朋友说好像和马如龙有关但至于事情的真相我也不是很清楚。现在公孙人不见了手机不开家里的电话也不接。。。”

    林洛的脸色已经变了怎么会这样的事情林洛插嘴道:“欧阳我今天得和你告个假我得去看看公孙到底生了什么事情。”说完转身就走。

    欧阳婷的脸色也变了林洛的反应清晰的告诉欧阳婷林洛对公孙梅的关切是真实存在的自己的担心可能要成为现实。欧阳婷立马追上去对林洛道:“我和你一起去。”

    林洛断然拒绝:“你还是在公司吧我自己去。”

    林洛的口气不容置疑目光很坚定欧阳婷不禁为之气结支吾了一下终于没有敢坚持:“那好那你自己去有事给我电话。”

    林洛走后欧阳婷就开始生自己的气:“你是怎么了怎么对他连点脾气都不敢有了。”

    林洛先是驱车赶到广安门卡欧总店那里大门紧关门上悬挂着停业整修隔着玻璃可以看到里面的一片狼藉。林洛没有去其他的店直接驱车前往嘉和小区公孙梅的家。

    从欧阳婷短暂的叙述中和刚刚自己看到的林洛知道公孙梅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当中再联想到三天前林洛断定公孙梅肯定在家。人在受到严重的伤害之后往往会选择逃避那么他们一般不会选择走太远而疗伤的最好场所就是自己的家。林洛对这些有深切的体触自己当初回到国内也是出于这个心理。

    公孙梅的电话关机林洛只能不停的拍打公孙梅的家门一会儿就引起了左邻右舍的不满保安随之上来。林洛只好苦笑着解释。

    一天前已经经历过同样事件的保安很理解林洛:“先生昨天就是警察来开的门您的朋友到底除了什么问题。”然后把昨天的情形跟林洛说了一遍。

    “我还不是很清楚她肯定在家这点是肯定现在关键是她不给我开门我很担心她出了什么问题。”林洛不无担忧的说。

    保安建议道:“要不你象昨天的那位先生一样给附近的派出所打个电话让他们找开锁的给你打开房门。”

    林洛听出昨天来的其中之一肯定是傅志伟想想还是不要惊动警察了这样实在不好。林洛无奈的说:“还是不要惊动警察了实在对不起大家了那我再敲门试试。”

    旁边的邻居是个老大妈离的很近你进来看看要不你直接从我家过去。”

    林洛脸上露出喜色感谢道:“谢谢您阿姨您带我看看。”

    跟大妈进了房间林洛一看两家阳台的距离不过一米这对林洛来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不过唯一的阻碍就是公孙梅的阳台玻璃窗

    的。

    征求了保安的意见林洛用大妈提供的拖布杆捅碎了公孙梅阳台的玻璃然后进入了公孙梅的家中。林洛直奔卧室而去现公孙梅果然在家脸色赤红正昏睡在床上林洛抢上前去把住公孙梅的脉搏很是虚弱内火很盛。

    公孙梅现在身体虚弱到了极点连日来滴水未尽脚上的伤还严重的炎林洛不假思索抱起公孙梅就往外走。

    “果然在家小伙子这是怎么了?”等在外边的大妈关切的问道。

    “谢谢您大妈谢谢大家。”林洛道“我的朋友病了我得赶紧把她送到医院去谢谢你们。”

    保安很乖巧的把电梯按上等电梯一挺林洛焦急的抱着公孙梅走进电梯这一刻林洛的心完全的系在公孙梅身上。

    医院里救治的医生不停的埋怨林洛:“你是怎么照顾女朋友的这脚上的伤口有三四天了你看都感染成什么样了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病人至少有两天多未进水米了已经严重脱水了。。。。”

    “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林洛只好应承着。

    林洛知道公孙梅没有什么太大问题主要是虚弱一针葡萄糖就可以缓解这些。林洛现在焦急的是想知道事情的真相马如龙和公孙梅有债务关系这不奇怪他们是同学但是公孙梅设计和自己上床马如龙又砸了公孙梅的店面公孙梅歇业公孙梅自暴自弃这些让林洛怀疑是否有着必然的联系。

    医生处理完后叮嘱了几句出去。输液开始后公孙梅的脸色逐渐的恢复正常林洛焦急的注视着公孙梅神色中掩饰不住关切之情。

    这时候欧阳婷的电话打进来林洛走出病房接起了电话。

    欧阳婷迫不及待的问道:“你见到公孙了吗?公孙怎么样?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洛沉声道:“见到了现在在医院公孙的身体很虚正在输液。”

    “在那家医院我这就赶过去。。。”欧阳婷也紧张起来急切的问道。

    林洛略微一思索想到一会儿公孙梅醒了以后还有很多话要问公孙欧阳婷在实在不方便于是没有同意欧阳婷前来:“你还是别过来了也不知道公孙什么时候能醒。这样你了解一下公孙和马如龙之间的债务关系是怎么回事。”

    欧阳婷很想到医院看一下可是林洛如此说了也不好坚持只好无奈的说:“那好吧我去问问马如龙。”欧阳婷实在是不愿意给马如龙电话她连马如龙的声音都不想听可是林洛有求她不得不去做。

    林洛重新回到病房坐在公孙梅的床边看着公孙梅公孙梅变得憔悴了很多眼眶都有点深陷。林洛突然感觉到一阵心痛林洛开始自责自己之前对公孙梅是不是过分了点虽然公孙梅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好像公孙梅也并没有其他的企图只是想把身体给自己而已而自己是不是当时过于冷漠了一点。

    这时候公孙梅呃了一声缓缓的睁开眼睛就看见林洛坐在自己身旁四下张望了一下公孙梅虚弱的问道:“我怎么会在医院?”

    林洛忍不住抓住公孙梅的手伸手把公孙梅挡在额前的那绺头抚开笑着说:“先不要说话你还很虚弱休息。”

    公孙梅从林洛的动作和神态上感受到林洛对自己的关心眼圈一红泪水就流了下来。

    林洛赶紧劝慰:“你不要哭哭什么赶紧休息现在什么都不要说。”

    公孙梅闭上眼睛任泪水在两腮滑落林洛站起拿过面巾纸不停的给公孙梅擦拭。哭了一会儿公孙梅再次昏昏沉沉的睡去。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公孙梅再次醒来这次公孙梅的精神明显比刚刚要好。公孙梅挣扎的要坐起林洛只好把公孙梅的后背处垫高让公孙梅倚靠在上面。

    公孙梅看着林洛嘴角带着自嘲的笑意说:“林洛你都知道了?”

    “没有我还不是很清楚。”林洛目不转睛的看着公孙梅道林洛确实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公孙梅的目光变得无比的坚定目光深邃的看着林洛道:“那好那我跟你说清楚也算是了了我自己的心愿事情是这样的。。。。。”

    公孙梅把事情的始末详细的跟林洛叙述了一遍包括马如龙给自己提供催*情药并且要求自己录像等等。

    “我说完了事情就是这个样子。”说完的公孙梅感觉浑身轻松一副平静的表情对林洛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