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贴身经理人 > 第五十章 辉煌过去

第五十章 辉煌过去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不用了我自己上去。”林洛道。

    在等待林洛上楼的过程种白茹的心跳急剧的加整个人显得有点焦躁不安。“他怎么这么晚来我这里?他来做什么?”白茹在心中不停的问自己人在客厅里走来走去。

    门铃声响起把白茹吓了一跳趿拉着脱鞋小跑着去给林洛开门。门打开之后白茹就直愣愣的站在门口呼吸急促胸膛不住的起伏。

    林洛诧异的看着双腮微红的白茹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没有没有。。。”白茹躲闪着林洛的目光道然后闪开身子。

    白茹小心的跟在林洛的身后走到客厅仿佛自己才是客人。

    两个人在客厅的沙上保持了一点距离坐下相对而视了半天竟然都找不到合适的话题开口。

    林洛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穿睡衣的白茹白茹是个比较保守的女性选择的睡衣当然不会像欧阳婷那样曝露不该露的地方都裹的严严实实。虽然如此但是依然掩饰不住白茹浑身散的那种女性特有的魅力白茹是个骨架很小的女性所以虽然体重不高但是看起来一点不失丰满。尤其是现在的白茹因为激动眼神光波流动目光的躲闪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白茹在引诱林洛。

    “这么晚来不打扰你吧?”林洛觉得场面有点尴尬没话找话的说。

    白茹慌乱的回答:“不不周末吗反正也没什么事情。”

    “我刚刚从公孙家里出来。”林洛目光深邃的看着白茹说。

    “哦!”白茹轻声回答心为之一沉人也开始恢复正常她感觉到林洛有话要对自己说。站起身来白茹问道。“你喝点什么?我去给你拿!”

    “我不需要你坐下我有话要对你说。”林洛神色凝重的说。

    白茹退回到沙前坐下凝望着林洛等待他说话。

    林洛沉声道:“一直以来我没有和你谈过我的过去今天我想对你说说。”

    林洛撇开公孙的话题把话题引到自己身上林洛觉得应该对白茹坦白否则对白茹不公平。

    对于林洛的过去白茹还真的是一无所知现在林洛主动的和自己谈过去白茹明显的感觉到自己有点激动。因为白茹知道这是个信号这是林洛告诉自己他信任自己。

    林洛叹息了一声道:“我是个孤儿准确的说我是个弃婴我的养父在家门口现我的时候我才三天我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我是被养父带大的。不幸的是我十五岁那年他因病也去世了所以我就成了孤儿一个地地道道的孤儿。”林洛说到这里一向刚强的他竟然也有些激动眼睛开始湿润。

    “我的养父是个退伍的军人他是个职业的军人参加过上世纪的自卫反击战按理说他的军职完全可以在部队颐养天年可是他不愿意在军队里待下去他曾经对我说过他不敢在军营里是因为他一看见军营就想到他死去的那些战友所以他选择的转业回到了地方。我忘记和你说了我的养父是独身终生未娶至于什么原因他没有跟我说过他只是跟我说过一句话:‘女人靠不住。’我想养父他可能是在情感上受过挫折。”林洛继续道。

    白茹终于明白林洛为什么对女人那么冷淡那么敬而远之了原来是受了他养父的影响。

    “养父待我入己出他把自己的心血都放在我身上几乎提供能提供给我最好的一切的。他虽然在地方职位不低但是刚正不阿的他其实靠的都是他的工资收入。本来军人出身的他脾气很暴躁可是在我的记忆里他没有打过我一次也没有骂过我一次不过我很怕他那种怕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敬畏我最怕的就是他看我时候失望的表情。”林洛的眼角终于留下一颗豆大的泪水。

    林洛的养父林正英曾经是我军著名王牌军三师六团的营长那支部队是赴越的主力军当年指挥他们的就是赫赫有名的许世友将军。战争结束以后林正英荣立了二等功但是随即他就提出了转业的申请几个老领导轮番找林正英谈话林正英不为所动坚决的要转业回地方。到地方以后林正英得到了很好的安置

    战斗英雄吗。林正英被安排在市里的武装部任副部I年代转业军人第一的选择。

    转业的第三年林正英就在自己的家门口现了林洛一个刚刚出生三天的婴儿。小被里除了一张出生证明就只有光溜溜的林洛。林正英收养了林洛并且给林洛取名叫林洛。其实林正英后来一直未娶和林洛有很大关系他担心自己的女人不会善待林洛。

    林洛十五那年林正英因病去世晚期肝癌现的时候已经扩散根本无法医治从此林洛在世上唯一的亲人也离自己远去。

    林洛靠着养父的抚恤金和养父留给自己的微薄积蓄读书生活大二那年林洛靠着自己的努力赢得了哈佛大学的奖学金得以出国深造。出国那天林洛甚至下定决定从此再也不回回到国内因为那里已经没有自己值得留恋的任何东西和人。

    白茹一直静静的听林洛的倾诉开始的时候林洛掉泪白茹也跟着伤心流泪等林洛说起自己如何凭着积攒的三千的美金在纽约股市崛起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成立自己的基金龙基金白茹的眼睛都听直了。

    林洛开始说自己介入到期货界:“那时候我认为在股市已经没有什么值得我去证明值得我去挑战于是我进军了期货界。当然我不是孤军奋战当时我还有一个同学他是我最得力的助手之一也是我的合作伙伴龙基金就是我和他共同创立的。我们在期货界几次出手都取得成功龙基金的实力迅的扩张我们拥有的财富达到了一个世人难以想象的地步简单形容一下我可以利用手中的资金去攻击亚洲除了中国和日本外的任何国家。”林洛的嘴角带着一丝自嘲的笑意“那时候的我春风得意突然之间拥有了这么多的财富我的人开始变了变得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好做金融投资就是赌博赌博就会上瘾赌博还要有对手。我把目光盯在了期铜上因为我知道离案对冲基金几家正盯着期铜他们在做多于是为了挑战自我为了满足自己挑战强者的虚荣心我选择了做空。”

    白茹几乎是听呆了她完全没有想到林洛会有这么显赫的过去手中的资金去攻击亚洲除了中国和日本外的任何国家白茹现在也在做金融她能明白这是个什么概念。

    林洛这时候哀叹了一声道:“少年成功其实不是件好事那个时候的我变得刚愎自用根本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听进去任何的建议也许就是那个时候我驳斥了我同学几次的建议伤害到了我的那个同学期铜大战中他选择背叛了我他把我们的信息泄露出去联合几家基金联合布置陷阱把我做掉最后在期铜大战中一败涂地我失去了原来的一切。”

    林洛始终没有说出何军的名字是因为林洛知道白茹就在何军的中国分公司工作。

    “你在听吗?”林洛见白茹目瞪口呆的模样问道。

    “我在听我在听。”白茹回答“那你为什么会选择回国内凭你的实力完全可以东山再起的吗。”

    “你觉得有意义吗?东山再起不是不可能但是我已经没有漏*点一切不过都是过眼云烟名利二字害人实在不浅如果当时我不那么虚荣我就不会失去我最好的朋友不应该说是我当时唯一的亲人。”林洛有点沉痛的说。

    时至今日林洛都无法让自己真正的去恨何军他总是在自己身上找原因。林洛之所以选择回国其实不是因为期铜大战的失败更多的是无法面对自我。从这点上来看在面对感情时林洛的内心其实是很脆弱的。

    “那你回国是为了逃避?”白茹小心翼翼的问道。

    “是的就是为了逃避过去的自己。回国后我就想过平静一点普通一点的工作又不想沾染任何和金融有关的工作最后选择了王明保全。我忘记和你说了我的养父不仅是个军人他还是个武林世家的传人作为他的养子我自然也得到了他的真传。”林洛苦笑着说“我最初只是想当个普通点的保镖当时保镖部的部长还不录取我是你和张强打招呼张强才勉强的把我录用在管家部。”

    “之后的事情你基本上都知道了我就不多说。”林洛终于把话说完了。

    白茹却抬起头来道:“基本上知道不等于全知道至少你刚刚说的从公孙家里出来这件事情我就不是很清楚。”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