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贴身经理人 > 第七十七章 虚情假意

第七十七章 虚情假意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洛和刘天彪是故意而为之贺军却受不了了于是干:“洛哥我没想到呀堂堂的金融界‘金童子’。竟然也混起了堂口。”

    贺军说这话一是为了讽刺林洛二是为了试探林洛。他想知道林洛现在具体做什么听傅志伟说不是在给女人当管家吗?

    林洛还没有说话刘天彪不高兴了:“‘金童子’混堂口怎么了你是不是觉得我们黑云堂辱没了你的洛哥。”

    刘天彪的话无疑证明了林洛现在和黑云堂有着扯不清的关系贺军虽然对刘天彪和黑云堂有些畏惧但是确认了林洛真的是黑云堂的一员贺军绷紧的心却反而轻松下来。贺军担心林洛报复自己但是他不担心林洛会利用黑云堂和刘天彪来报复自己以他对林洛的了解林洛是做不出这样卑鄙无耻的事情来。

    贺军最担心的是林洛回到金融市场来对付自己在这个领域贺军可能不服气任何人但是他绝对的害怕林洛。林洛在金融市场那不是简单的魄力问题而是他拥有着锐敏的感知力和独到的判断力那不是靠经验可以弥补的那是天分是后天无论如何努力都换取不来的能力。

    贺军的脸色恢复了正常呵呵一笑道:“那里彪哥说笑了我只是奇怪洛哥怎么会放弃自己的专长。。。咳很可惜呀这是金融界的一大损失呀!”贺军言不由衷的说。

    说者有心听者更有意刘天彪警觉起来遂问道:“你的意思是林洛不该离开金融界了?”

    贺军瞟了一眼含笑不语的林洛道:“是呀您是不知道我能做到今天的位置完全是洛哥给的机会我身上的本领有一大半是洛哥传授给我。”

    贺军说这话倒是一点都没有错。不过他接下来的话就完全是假慈悲了:“洛哥退出金融界也有一年多了我呢也找了洛哥一年多这次我好不容易才找到洛哥洛哥我想问您您想重回金融界吗如果你想小弟我倾力支持小弟的辉瑞投资永远向你敞开怀抱只要你愿意就是让小弟把辉瑞拱手相送小弟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林洛在心底鄙视贺军如今的贺军完全的变了这和以前林洛认识的贺军完全是两个人。

    贺军真的变了准确的说应该是贺军不再掩饰自己了从他背叛林洛换取到自己的成功之后他就恢复了本色。贺军的生存原则就是在没有获得足够的权利和财富以前必须学会把自己的**深深地隐藏起来。喜怒不形与色只是最基本的要求受到挫折的时候不能灰心丧气得意的时候更不能翘尾巴这样才有更多的机会获取成功。

    最初的贺军确实是这样做的他给林洛一种尽心尽力的做事印象不得不承认龙基金最初的成功和贺军的努力也有一定的关系。可是他却在期铜大战中这个龙基金最关键的战役中背叛了林洛。贺军只所以选择这个时候背叛林洛是因为那个时候自己能换取卡洛斯最大的利益同时也能在最大的限度上打击林洛的信心。

    林洛很难相信这个自己一直以来认为最好的朋友竟然是最恨自己的人。即使到现在林洛已经看清了贺军丑恶的嘴脸林洛还是难以相信。

    林洛不咸不淡的说:“呵呵谢谢军弟你还这么想着哥哥哥哥感激不尽哥哥已经不适合在国际金融界上厮混了。”

    贺军的眼睛一亮林洛接着道:“不过在一些小的局域性的市场哥哥我还是有点信心比如说亚洲市场最好是中国市场。军弟你的公司强势进入中国以后你可要提携一下哥哥我呀!”

    林洛这样说话无疑是在抽贺军的耳光贺军听了这话却一点也不感觉到羞耻反而心中暗惊。林洛还是要从事金融业这是贺军最不想看到的一幕幸好林洛说只是看重亚洲而没有说重返世界舞台。

    “哥哥这样说让小弟羞愧难当呀小弟还要靠哥哥提携呢。”贺军面不改色的说“哥哥你要真有意重出江湖你看这样好不小弟的中国分公司还缺少一个负责人哥哥要是有兴趣就过来帮帮小弟。”

    林洛看了看贺军然后转头对刘天彪道:“彪哥看到了吗人家在挖你的墙角。”

    林洛在说这话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不屑这岂能逃过刘天彪的眼睛。

    刘天彪爆出一声长笑道:“贺老弟我看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挖我的墙角

    城还没有那个人不要说你一个外来户。林老弟I融吗没问题哥哥给你拿个几十亿出来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刘天彪貌似为林洛撑面子的说。

    林洛笑道:“彪哥不怕我给你赔光了你不知道贺军可清楚当年一场期铜我可是赔光了所有的家当。”

    刘天彪也听出点什么嬉笑着说:“我不怕你看贺军不是没有赔光吗现在还有自己的公司。林老弟你放心哥哥我对你有信心即使你赔光了就当我从来没有赚过那钱。”刘天彪表现的极为豪爽目光却冷冷的看着贺军。

    贺军脸色依然保持着平常林洛不得不佩服贺军人能做到如此的确也是一种特有不可多得的能力。

    贺军堆着一脸假笑道:“彪哥相信洛哥你是对了想当年我们在美国的时候洛哥可是金融界呼风唤雨的人物就是现在你和金融界的人提起‘金童子’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呵呵几十亿人民币还真不在洛哥话下那时候我们一天砸下去的都不止几亿美金。。。”

    “贺军败军之将何以言勇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林洛笑着制止贺军不想让贺军继续说下去。

    这次轮到刘天彪动容了刘天彪颇有深意的看着林洛没有说话。

    贺军故意露出个尴尬的笑容:“洛哥对不起!”

    “对不起?你不会为了几句话向我道歉吧!”林洛道。

    贺军的脸色终于变了变咬了一下牙虚情假意道:“洛哥我不期望你能原谅我但是在我心里你依然是我的洛哥如果你想要我可以把我现在拥有的一切都给你来换取你对我的情意。。。”

    林洛站起身来制止贺军:“贺军你打住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倒我林洛不把你当朋友了?再说了我要你的一切有什么意义那是你辛苦换来的。贺军我诚恳的告诉你我仍然把你当成我的朋友。以前我们就揭过去我诚挚的对你说一句以后以后你在做事情前多考虑一下是否值得不要再伤害那些曾经关心过你的人尤其是我们的国家。”

    林洛对贺军耿耿于怀的是期铜大战中贺军把中国政府也陷害了林洛是在提醒贺军不要再做伤害国家利益的事情。

    贺军貌似仔细聆听还摆出痛心疾的模样说:“洛哥我记住了你的话我句句铭记在心头。”心底却不屑说“都这个身份还来对我说教看来他还是没有什么变化动不动就什么民族大义。”

    在贺军的眼中金融市场只有利益只有将要被他蚕食的猎物而没有任何感情可言。贺军在这一点上的冷血确实是作为一个世界级的金融大鳄所应有的基本素质。在对待对手的冷酷上林洛确实和贺军有一段的差距而且还不是一点半点。

    刘天彪外边粗狂看似个莽夫其实心细如他早就听出来了贺军和林洛以前是朋友而且感情还应该很深。但是现在两个人的表现不应该是朋友而且刘天彪也从两个人的对话中听出贺军曾经做过对不起林洛的事情。这让本来就看贺军不顺眼的刘天彪更加的厌烦贺军。

    刘天彪站起身来皮笑肉不笑的对林洛道:“老弟我呢今天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谈你看今天我们和贺老弟是不是就到此为止。”

    刘天彪说这话的时候看都没有看贺军一眼对于刘天彪这样的人来说背叛是他最瞧不起的人。所以他虽然是对林洛说话实际上对贺军下逐客令。

    贺军岂能听不出来站起身来道:“洛哥既然你和彪哥有重要的事情谈那我就先告辞了这样小弟我最近一周都在北京洛哥你有时间打我电话我们哥俩好好叙叙旧!”

    不待林洛说话刘天彪已经不耐烦对着门口喊道:“天成天伟送贺先生离开!”说话的同时用大手拉住企图要送贺军的林洛。

    刘天成高天伟闪身进来一脸严肃的对贺军伸手道:“贺先生请!”

    贺军支吾了一声碰到了刘天彪森然的目光没有敢继续说话跟在刘天成身后离开了房间。

    刘天彪目光突然变得凶狠起来冷声对林洛道:“兄弟你还打算让他见到明天的太阳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