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贴身经理人 > 第五十一章 误会更深

第五十一章 误会更深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剑涛呵呵一笑对赵百川道:“老赵呀多亏林洛不是物否则这是第二个郎xx呀!”

    赵百川严肃的回答:“这完全是两个概念性质完全不一样郎xx只有批评在他眼中只有黑暗可是林洛却贬中有褒从事实出看到了问题的所在也肯定了我们努力的结果。证监会是政府的组织机构之一作为监管者我们肩负着维护股市正常运行的职责。很多人不能理解认为‘政策市’有悖于市场其实他们不知道只有这样股市健康的长期展。因为他们还不能理解更多的时候监管者这样做是出于避免宏观经济大幅波动的需要而维系宏观经济良好运行态势从根本上看对股市稳定健康展的正面作用远远大于其短期负面影响。”

    张钰坤神色凝重的说:“这是一个大众和小众的关系问题单纯的从股市的角度考虑股民是大众‘政策市’确实有悖于市场经济政府不该有过多的政策调整和行政干预因为这势必会影响到股市的正常展和运转。但是把股市放在中国经济的大环境当中股市就变成了局部市场股民也就成为了小众。而‘政策市’也确实给中下投资者带来了难以估计的损失但是为了经济的大环境为了维护市场经济的适度均衡为了避免市场经济的过热展甚至疯狂并最终演变成泡沫破裂使市场陷入到崩溃和信心涣散的局面适当的政策和行政干预是十分有必要。这在国际上有过多次的先例美联储为了调整股市不一样也调整着美元的利息吗!”

    兰剑涛也附和道:“老张说的没错的确如此作为一个大家长在做出某个决定的时候很难左右兼顾尤其是在经济决策上总是会有一部分人受到伤害。股市如如此我们的国企改革也是如此。这虽然让普通的人难以难以理解但是我们还是必须要做下去。为了维护一个安定均衡的局面作为政府职能部门只能承担着压力和不被理解把改革继续下去。”

    张军插嘴道:“政府是个大管家的身份改革是必须的。以往农业补工业却存在那么多的负担国家经济的国有企业现在工业反补农业生存下来的国企却展现了自己的活力。我们必须辨证的看待改革改革中确实存在着问题郎xx的批评事实上也客观存在但是改革的成效是任何人否定不了的。”

    他们这样一说林洛没有了插嘴的余地林洛也不方便插嘴不过他们的话林洛并不完全芶同。确实如他们所说他们有他们的难处国家有国家的想法关于改革面面俱到左右兼顾的完美方案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但是如果单纯的靠政策和行政干预那么中国的经济永远也不会成熟起来。不过历史的现实是眼下的中国市场却还离不开政府的调控和干预这是个很矛盾的问题也是摆在当政者面前最棘手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赵百川又把话题拉回到股市上来:“不过林洛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我们的干预手段过于单一行政性的手段干预远远不及政策性的调整而且还有一个就是前瞻性的问题不能老是这样出现问题抱着解决某个问题的目的出台政策长期这样下去我们的统筹性就没了‘政策市’也过于明显。我们确实应该减少有形之手的行政干预增加无形之手的经济协调让市场按自身规律运行这样有利于股市健康长期的展。不过这样需要多个部门的配合仅仅靠我们证监会一个部门是远远不够的。最近我们已经做出了相应了政策调整暂缓审批新基金以及近期准备推出严禁上市公司高管比例转让股份但还需要银监会也出台政策做出调整。其实要股市健康展兰主席你一样也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兰剑涛笑道:“我有责任当然有责任我是国家的干部当然对国家的事情有责任不知道我能为你们证监会做什么?”

    “最近不少的国有企业都在申请基金我认为国资委主要官员应该出面强调一下国有企业应该做好主业不应该投机炒股。”赵百川提醒道。

    赵百川的话说的张军有点不好意思张军笑道:“赵叔叔你

    我吗?虽然你是叔叔但是我们基金的程序都是按照成立好像没有违反国家的政策吧?而且我这样做也是为了合理的饿调整碧海的产业结构多元化展是当下碧海展的大势所趋。”

    兰剑涛还没有说话张钰坤就开始批评儿子:“小军我刚刚说了大众和小众的问题单纯的从你碧海考虑你的做法不存在任何问题应该说作为一个大型国有企业的领导者这是很有战略性和前瞻性。可是在市场经济中你们毕竟还是小众如果所有的国有企业全部放弃了主业都去投机炒股那经济还怎么展。小军你要站在另一个高度上看待问题不要老是站在自己的立场和利益上看待问题这样是有很大的局限性的。”

    “老张你也不必批评小军。”兰剑涛道张军不仅是自己的姑爷还是自己的下属企业兰剑涛不能不站在自己的角度上说两句“国有企业经过下岗股改大潮后现在难得有了一片新气象不过经过几年的展都处在一个展的瓶颈期如何突破如何更好更快的展是我们管理者和经营者最挠头的事情。我支持小军的多元化展国有企业是市场经济的中坚力量也是市场经济的组成部分他们应该享有市场经济的同等待遇。”

    兰剑涛这样说无疑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他支持张军而不接受赵百川的建议。林洛听的在心里笑:每个人都能从大局出去看问题可是一涉及到自己的利益那么看待问题的角度马上就生了变化。这恰恰印证了张钰坤的那句大众和小众的话其实就是集体利益和个人利益的问题或者大一点说是国家利益和局部利益的关系。改革要继续经济要展市场要稳定孰轻孰重在不同的管理者心中有不同的侧重点站在不同的角度又会有不同的看法和决定。城市化和工业化引了环境污染但是又不能因为环境污染而停止城市化和工业化的展。从这几个人的讨论中可以明显的看出中国的经济确实展的很迅但是需要改进和协调的地方也有很多。如何做到统筹起来看问题如何更简单更有效的组织工作协调各领域各部门之间的工作配合将是一个长期的展问题。

    晚饭已经准备完毕兰灵早就来到客厅听他们的讨论已经有一会儿了看父亲和赵百川开始言论对立马上出来调停:“好了大家是不是忘记了今天来这里的政治任务了。”

    赵百川一听马上做出一个恍然大悟的模样拍了一下额头道:“今天是嫂夫人的寿诞呀!我们怎么能把主角给忘记了罪过罪过呀!”

    张琳这时候也来到了客厅大声道:“大家准备一下开饭了!”

    兰剑涛站起身来亲昵的拍了一下林洛的肩膀道:“林洛呀本来是想听你说说中国股市的没想到我们三个老家伙喧宾夺主了。”

    林洛站起身来道:“兰伯伯说笑了听你们说话我长进不少。”

    张琳伸手招呼道:“林洛你过来把蛋糕摆好!”

    林洛走过去跟在张琳身后去拿蛋糕张琳小声的说:“林洛实在不好意思把你一个人扔在客厅。”

    林洛小声回答:“没关系!”

    张琳微微迟疑了一下道:“林洛我妈妈是完全误会了我怎么解释都不听还有我嫂子在旁边添油加醋为了不让我妈妈生日失望我无奈承认了我们两个人的关系一会儿我妈说话要是。。。我希望。。。

    林洛笑道:“事已至此难倒我还会扫老人家的兴致吗?你放心吧我现在是上了贼船想下都下不来了。”

    “上了贼船这艘贼船不知道多少人想上我还不让上呢!”张琳小声道“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张琳说的还真没错京城不知道有多少爱慕她的人期望张琳带自己回张家。

    两个人说话之际兰灵出现在身后兰灵半开玩笑的说:“你们小两口干什么呢卿卿我我的还不快点难倒让大家等你们不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