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贴身经理人 > 第一百二十三章 乐此不疲

第一百二十三章 乐此不疲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于扬帆基金的这次作势要入主xx科技引起了各方不响其中最让林洛难以接受的就是来自扬帆基金内部股东的反对声音他们甚至直接把状告到了兰剑涛和赵百川那里不仅是在难为兰剑涛和赵百川同时是在严重的质疑张军和林洛的工作。林洛倒不是对他们质疑反感而是他们如果长期这样做无疑会大大的影响以后扬帆基金的市场运作。金融市场的机会本来就稍纵即逝靠的就是操盘者灵活机敏的把握市场机会林洛不想把时间浪费到解决内部分歧的问题。所以林洛想提前扬帆基金的扩容工作在完成对xx科技的作势入主之前就开始扩容工作并且暂时不对董事会解释此次市场行为。

    林洛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要增加自己的股份同时增加自己的绝对市场话语权。据林洛所知这次扩容并不是所有的股东都赞同但是怯于兰剑涛和赵百川也不会有股东撤股那么他们唯一制造障碍的地方就是他们提出的同意稀释自己的持股比例。他们认为这样就会给张军和林洛知道麻烦。这确实是个麻烦那么大一笔的资金空缺对谁来说都是压力。林洛噌含蓄的问过张军张军支吾的回答自己全力以赴再拉上一两家新注资的兄弟公司扩容可能还存在一到两百亿元的资金缺口。林洛当时没有说话不过他已经决定这部分缺口的资金股份自己将勉力吃下这样自己和张军碧海能源的股份相加将过百分之四十还要强只需要有个别的股东站在自己那一边就能达到绝对的控股权。这样就给以后的投资减少了不必要地内部分歧麻烦。

    可是林洛同时知道自己要想全部吃进这部分股份肯定会有很大的资金压力自己现在的运作也是处处需要资金彼得在欧洲和公孙梅在新加坡即使全部抛出本金加上最后的预期收益也就仅仅过三十几个亿吞下这部分股份没有问题。但是彼得在欧洲的新一轮运作需要资金远在日本还有一个要账鬼曹汉阳在那每天叫嚷国内的新一轮投资都是中长期的投资无法撤离这样林洛的资金也出现了巨大的缺口。不过扬帆基金对于林洛来说尤其是扩容之后地规模以及今后的影响力都是林洛以后抗击国际炒家所必须的林洛决定吃进扬帆基金的股份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其他。林洛只能暂缓。

    这些情况彼得和曹汉阳他们还不知道他们也不知道林洛已经决定缩减答应他们的运作资本金。彼得还好心有不满但是还会平静接受曹汉阳要是知道了肯定会跳老虎神甚至会直接跟林洛对着干说林洛言而无信。林洛想象着曹汉阳知道这些之后跳脚咆哮的情景不禁笑出了声。

    可是笑容刚刚在林洛脸上展开就瞬间消失了因为他想到还要给公孙梅拨打电话通知公孙梅近期在新加坡期货交易所抛单。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一想到公孙梅林洛总是莫名的会感觉到一阵心的悸动仿佛什么在攥紧自己地心。也许是因为和公孙梅那次肌肤之亲也许是因为公孙梅对自己的爱也许是公孙梅离开时候决绝的眼神林洛分不清楚。总之每次和公孙梅沟通之后林洛的愧疚心理就越严重。而自从那次安德森代替公孙梅接起电话之后林洛竟然感觉隐隐的有些许的不快这令林洛自己都感觉有点莫名其妙。

    不管怎么样不林洛是否情愿电话还是必须要打的。林洛拨通了公孙梅的电话电话响了两声公孙梅就接起了电话。

    “我是林洛你好吗?”林洛道。

    电话那端传来公孙梅刻意压抑的回答声音:“我很好哥你好吗?”

    “很好就好。我也很好。”林洛有点落寞的回答。

    “找我有事情吗?哥。”公孙梅问道公孙梅知道林洛要是没有什么事情是不会主动给自己打电话地自从开始配合彼得的工作之后林洛的电话是越来越少有时候甚至一个月也没有一次许多的工作都是彼得代替林洛传达的。公孙梅很想和彼得多问一些林洛的情况可是每次又怯于开口等彼得主动说起地时候。公孙梅又有点害怕于是有几次都是匆匆挂断的。

    林洛道:“是

    。我们决定结束原油期货三天后开始抛单具体的得沟通一下。”林洛说的干巴巴的没有任何营养几乎就是个公式化的通知。

    “嗯我知道了我会给彼得电话的。”公孙梅道。

    “嗯。。。。。要是没有其他事情我。。。。我挂了!”林洛实在不知道如何和公孙梅继续说下去于是决定结束他们之间的谈话。

    “那好再见!”公孙梅道。

    “再见!”林洛道林洛没有立刻挂断电话电话就放在耳边他能听到公孙梅微弱的呼吸声。两个人僵持着足足有一分钟林洛很想对着话筒说些什么可是又找不到合适地言语于是最后狠下心来按下了红色的按键。

    公孙梅听着电话的忙音足足有半分钟才缓慢的放下电话目光有些呆滞眼角也开始湿润。抬手抚摸一下已经高高隆起的肚子小声道:“孩子你爸爸刚刚来电话了。。。。”

    公孙梅刚刚和林洛通话的时候声音很正常很平静给林洛的感觉貌似她已经接受了事实并且也在称呼林洛哥。可是只有公孙梅自己知道那声哥叫的有多么的心酸地魂牵梦萦的爱人变成了哥肚子里还怀着他地孩子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公孙梅能在接林洛电话的时候保持着平静可见公孙梅是个多么坚强的女性。

    对于肚子里的孩子公孙梅最初是带着恐惧的那时候在国内她害怕这个孩子甚至躺上了手术台但是在最后一刻她逃离了。可以说与其说公孙梅背井离乡是为了逃避自己对林洛得不到回应的情感还不如说公孙梅是给肚子里的孩子找一个安全降临到这个世间的场所。随着肚子一天天变大随着B里孩子的一天天成长随着自己能感知到他的偶尔蠕动公孙梅很庆幸自己那次最后在手术台逃离。之前把孩子留下她认为是因为自己爱林洛所以她愿意为林洛生一个孩子。后来她才知道不管自己爱不爱林洛她都应该把孩子生下来那是自己的血脉延续其实她更爱肚子里的孩子。虽然现在在异国他乡虽然还要忍受着对林洛的相思之痛但是因为肚子里的孩子公孙梅变得异常的坚强而且更多的时候公孙梅感觉自己是幸福的。

    为了减少对林洛的相思之痛公孙梅把关注点更多给了肚子里的孩子每天上班回来之后就开始对着肚子和孩子说话虽然她知道这样无疑是在自言自语但是她喜欢这种感觉她可以无拘无束无所顾忌的说自己想说的话虽然更多的时候是自己在自问自答但是她依然乐此不疲。

    其实公孙梅的生活并不孤单安德森自从公孙梅到了新加坡之后就一直找机会来陪伴公孙梅尤其是知道了公孙梅有孕在身之后更是几乎抽出了一切能抽出的时间来照顾公孙梅的生活而对于公孙梅现在从事的工作安德森也帮了无数的忙。以公孙梅现在的身体状况已经不能从事太长时间的工作其实大部分工作都是安德森在帮助公孙梅在料理。安德森的意思公孙梅不知道不知道安德森也曾经很直接的告诉公孙梅表示愿意照顾公孙梅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公孙梅想都没有想就拒绝安德森虽然很优秀不在意自己的过往又能接纳自己和孩子但是公孙梅有无法忘怀的人那就是林洛。

    虽然已经逃离了国内在走出国门的时候公孙梅甚至誓要忘记过去但是过了这么久公孙梅依然无法忘记和林洛的点点滴滴虽然那其中更多的是心酸的泪水公孙梅依然不愿意把它从记忆里抹去。这段时间以来公孙梅已经接受了命运的安排能平静的接受力量的源泉来自于自己肚子里的小生命。公孙梅有时候想林洛那个自己爱的男人也许他早就已经把自己忘记了以为他从来没有爱过自己她甚至有点冤枉林洛的想他从来没有真正的主动关心过自己。

    可是林洛真的一点都不爱公孙梅吗?真的一点都不关心公孙梅吗?在林洛的心中难倒就没有公孙梅的位置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