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贴身经理人 > 第三十一章 说客无奈

第三十一章 说客无奈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洛最初被欧阳婷驱逐离开他并没有太生气欧阳婷生气的理由。欧阳婷的大小姐脾气林洛以前也着实的领教过一番这并没有让林洛感觉道太难以接受。本来林洛也决定两个人都应该冷静一下待平静之后再把事情谈开可是欧阳婷扯断了项链归还了钻戒让林洛的心彻底的达到了冰点。自己事前没有和欧阳婷解释清楚是自己的错可是欧阳婷听了自己的解释后仍然做出如此的决定让林洛难以接受。林洛不知道自己走出欧阳婷的家离开欧阳婷的家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但是心灰意冷却是林洛实实在在的感受。

    每个人都会因为不同原因犯错因为有苦衷处理事情都会有问题但是不被理解却是让人最难受的。林洛从裤袋里掏出项链和钻戒把它们摆在桌面上久久的看了半天眼神变得异常的复杂林洛长叹一声把断掉的项链和钻戒收起放在抽屉的第二个阁子里站起身来离开书房提着箱子走到客厅。

    林洛把洗漱等一应的用具拿出摆放在洗漱间合上箱子拎到卧室把衣物一件件拿出整理后挂在衣橱里。林洛稍显有点颓废的一个大字型躺在床上有点落寞的眼神久久的望着棚顶的荧光灯却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欧阳婷用了一晚上调整自己的心态早上下楼的时候她摆出一副什么事情都没有生过的模样姿态略显高傲的下楼和以往一样平静的用着早餐。张妈和孙俪都忐忑的看着欧阳婷尤其是孙俪。

    “俪俪我昨晚的话说地有点重你不要介意呀!”欧阳婷放下碗筷。神情很正常的说可是张妈和孙俪都看到了欧阳婷眼神中的那股无法掩饰的忧郁。

    “我没有婷婷姐。”孙俪也及时的放下碗筷“张妈我也吃好了你可以收拾了。”

    “那我们去上班。”欧阳婷站起身来吩咐道。

    一路上欧阳婷都没有说话始终闭着眼睛休息她确实有点累昨夜她又是一个不眠之夜。要说后悔。欧阳婷肯定也有一点点但是她想了一夜都找不到原谅林洛的理由更何况她根本没有听林洛解释的话。她认为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对于背叛自己情感的林洛她觉得只有这样做才能解心头之恨。她要让林洛知道自己没有他一样过的很好比和林洛在一起会更好。所以她积极地调整自己心态在孙俪和张妈面前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可是她的心真的有那么平静吗?那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林洛的心情也不是很好但是该做的工作还是要做的生命中总是有着太多的你不想你不愿承受的痛苦和无奈它或多或少会影响人们地生活会改变人们的性格但是这也是人成长所必须的对于成年人来说经历就是财富!而情感的经历更是生活所必须的林洛所遭遇这些只不过是正常生活中情感经历最平常的感情纠纷而已只不过放在林洛身上却显得沉重一点而已。

    出乎意料的曹汉阳十点来钟就打来了电话。说起话来还颠三倒四的竟然还关心起孙俪的情况来。林洛知道曹汉阳几乎天天和孙俪通电话有的时候一天都不止一次知道孙俪已经把自己和欧阳婷地事情跟曹汉阳说了。

    “你一天和俪俪通话几遍我都没有你和她说的话多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林洛不想和曹汉阳纠缠“是不是俪俪和你说了什么?”

    “嗯是的哥你和嫂子之间到底生了什么事情?”曹汉阳问道。

    “该你知道的我会告诉你不该你知道的就不要问做好你自己的工作比什么都强。”林洛不想和曹汉阳解释和欧阳婷都解释不清楚。和曹汉阳就更解释不清楚了而且曹汉阳胡搅蛮缠地说不定会直接站在欧阳婷那边林洛现在已经够烦的了。

    “我自己的工作已经做的很好了哥我现在不是以一个下属身份而是以一个家人的身份在问你你和嫂子之间生了什么是不是你做了对不起嫂子的事情。”曹汉阳咋咋呼呼的说。他现在真的拿林洛当自己的亲哥哥看待所以说话也不客气。曹汉阳大致知道林洛的情感生活。在他看来林洛是有点招风他在国内地时

    知道几个女性都对林洛有意。不过曹汉阳最支持的是其中起决定因素的人是孙俪因为孙俪不停的在曹汉阳那里夸欧阳婷是如何如何的好。所以曹汉阳自然就认为欧阳婷最适合林洛自然而然的就带着一种质问地口吻。

    林洛确实也拿曹汉阳当自己的亲人。但是他不想对曹汉阳说什么也没有办法说的清楚有些事情只对当事人双方有意义其他地无权评价对与错即使分辨出对与错也对事件本身没有任何积极的意义。

    “你少跟我套近乎家人我和你有什么关系就是上下级地关系而已。再说了即使是家人这是我的私事你无权干涉。做好你的工作没其他的事情我挂了。”林洛故意冷冷的说。

    “别别挂呀哥!我还有话要说呢!”曹汉阳道。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林洛道。

    “哥我不知道你和嫂子之间生了什么但是我必须说嫂子是个好人看她对你和俪俪就知道。嫂子是富有人家出身的大小姐有点脾气是很正常地俪俪也跟说嫂子昨天做的有点过分好像把你买地项链。。。。”曹汉阳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林洛打断了这恰恰是林洛的痛处。

    “好了汉阳你不要再说了。我自己会处理自己的事情不用你来操心。”林洛道。

    “哥我跟你说女孩子是需要哄需要疼的有了误会和矛盾多让着她们点主动承认错误必要的时候撒点小谎哄她们开心一下。没有必要闹得如此局面的哥。”曹汉阳劝慰道。

    林洛不得不承认曹汉阳说的话有道理但是情况不同人不同做人的方式不同处理问题的方法也就不同何况任何事情都是有限度的尤其对林洛这样的一向认为自己很有原则的男人。欧阳婷的行为已经触及到了林洛的底线林洛确实感觉到自己的心受到了伤害。有些时候不是当事人是无法体会身在其中的感觉立场不同同样无法体会当事人的苦衷。所以人都是劝别人容易劝自己难因为很少有人能站在对方的角度去考虑问题。

    “汉阳我承认你说这些是为我好。但是汉阳你也要考虑一下哥的感受任何事情都是有个极限的。好了我不和你说这个问题了我希望你以后也不要和我说这个问题明白吗?”林洛道。

    “我明白了我知道你烦那我就烦你了。”曹汉阳也能些许的感受到一点林洛的心情曹汉阳曾经在欧阳婷手下工作了一年多的时间一起搭配工作也有一段时间欧阳婷什么个脾气曹汉阳是有些了解的。大小姐脾气是大了可是他听孙俪说现在的欧阳婷已经没有大小姐脾气了。他那里知道女人因为爱可以改变自己因为怒同样也可以改变自己还有一句话曹汉阳没有想到: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哥那我说点正事吧就是关于扬帆基金在日本分支机构的事情那个于进锋经理我们面谈过几次了他有点咳有点。。。”曹汉阳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说有什么就直说。”林洛道“你什么时候变得和我这样了。”

    “于经理有点过于严谨了事事按照规矩来做这样的人我不知道是否适合金融工作但是至少不适合在日本负责金融投资。”曹汉阳道。

    曹汉阳说的是实情相对于欧美国家日本基金市场的透明度还有一定差距没有收益甚至出现很大亏损的基金数都数不完。因此即使是投资基金日本人也一直更倾向于选择相对保守的债券基金。同样的基金投资在日本的金融界名声自然的都不好而日本人一向排外自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优秀的人种除了美国人日本人是天下第一。抱着这种心态日本的饿金融界一向是排外的曹汉阳刚来的时候就有这感觉所以他才设计了圈套认识了江贵文才算真正的踏入了金融***的核心层。曹汉阳接到林洛的吩咐之后就对于进锋的日本行程做了精心的安排岂不知于进锋根本不领情弄的曹汉阳郁闷的不得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