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贴身经理人 > 第五十九章 深度剖析

第五十九章 深度剖析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林洛当即犹豫起来公孙梅离开之后生了很多的事情尤其是最近由于张琳的事件使矛盾集中的爆了也使林洛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其实林洛很想找个人倒倒自己的苦水可是他的身边却没有这样一个人所以那天公孙梅问起他过的怎么样的时候他有感而随口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他确实感觉自己最近的生活过的很乱他有点理顺不清的感觉。

    “如果不愿意对我说或者觉得为难那我们说点别的。”公孙梅不想使林洛为难于是道。

    林洛想了想把心一横觉得和公孙梅说说没什么问题于是叹息了一声道:“没什么为难的只是有点说不出口。你走了这段时间生很多的事情有些事情甚至有点莫名其妙不管是否出自本意但是它确确实实的生了有很多的事情我不知道当时自己是什么怎么想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做。当时认为对的后来竟然现都存在很大的错误我越是想把事情处理好却越是沾染上新的麻烦咳事与愿违呀!”

    公孙梅没有插话林洛接着把公孙梅走后关于自己生的一切毫不保留的对公孙梅倾诉了一遍他没有做任何的保留包括自己的困惑和不解他很想公孙梅听后能告诉自己自己该怎么样去做。

    公孙梅也没有想到林洛的生活有那么的复杂在公孙梅得到地信息里。她知道林洛和欧阳婷一起生活。也知道白茹和自己一样远走美国她本来以为林洛地生活应该很稳定没想到竟然又多出一个官宦子女张琳来。而林洛叙述的口吻里和林洛话里展现的迷茫状态公孙梅觉得林洛对那个自己没有谋面过地张琳还有着一定的感情他对欧阳婷有愧疚对张琳也有着不舍同时公孙梅也听出林洛对白茹也有着歉意。对于自己的那部分。林洛也提到了偶尔想起自己会很心痛一直惦记着自己在新加坡的生活却不敢在电话里问太多尤其是安德森接了电话之后林洛更是不敢再多问。公孙梅确实的感觉到了林洛的所说地生活很乱是个什么情况她同样感觉林洛所描述的生活是有点乱。以她对林洛的了解林洛确实是难以处理这样复杂的关系。

    林洛倒豆子一样把自己憋在心里的话一次性的跟公孙梅说了竟然感觉精神为止轻松了许多。虽然他还不知道公孙梅听了之后会有什么样的感想但是这样的一次性泄确实令林洛地心情大好了许多。其实毫无顾忌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才能让自己真正的放松下来。不仅是身体上地更重要的是心理上地。有些事情你越是把他憋在心里淤积久了了它就变得棘手了它还就真成问题其实早点把它拿出来晒晒也许就不成不了什么大问题了。

    公孙梅听完也不由得苦笑她先是半开玩笑的说:“早知道你会这样我当初就不该离开国内跑到找个没有任何人关心我的陌生国度来。没准我要是留下了也许你就不会出现这样的麻烦事情了。”

    林洛知道公孙梅这是玩笑之话不过想想也有几分道理要是公孙梅留在国内以自己优柔寡断的对待情感的性格还真是说不定会生什么样的转变。林洛苦笑一声道:“你就不要再开我玩笑了我现在真的是很迷茫不知道自己怎么做好。”

    公孙梅看着林洛却是又爱又恨爱的很深恨的极不情愿甚至有点恨不起来她在林洛的额头用手指轻轻的点了一下道:“你呀最大的毛病就是犹豫不决当初对待我就是一边拒绝一边又实心实意的为我做那么多的事情你要么不拒绝要么干脆把我扔在一边别管我你选择那种都比你当时的那个样子我心里好受一点你总是表面上让我感觉我和你之间不可能有什么可是做的事情又让我不得不去胡思乱想。我真奇怪了你这样的性格当年是怎么在纽约金融界崛起。”

    林洛一脸的尴尬咧嘴一笑道:“当年我在纽约可是不近女色根本不用考虑这复杂的情感关系。你要知道当时的全部生活都是金融头脑里满是规划眼睛里全是各种曲线图耳朵里塞满了各类信息几乎全身心的扑在金融上专注的不能再专注。”

    公孙梅哀叹道:“一个智商如此高之人情商却如此之低多亏你没有在政界要是在政界估计你早就被别人玩弄在股掌之间了。”公孙梅说的还算客气其实早期的林洛管理也存在极大的问题贺军的背叛当然和他自己的人品有关系但是和林洛当时锋芒毕露的处事风格也不无关系。

    “嗯我承认我的情商确实不高对待感情我总是硬不起心肠来我不想伤害任何人我觉得自己已经很小心的翼翼的可是最后的结果却总是事与愿违。”林洛稍带埋怨的说。

    “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委屈呀?”公孙梅问道。

    “是有点。”林洛实话实说虽然林洛觉得自己做的不足够好但是他认为自己很努力了。

    真是可悲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公孙梅很不客气的说:“我来告诉你原因你确实很自私你自己认为你是在不想伤害别人其实你的潜意识里是不想伤害自己你总是给自己寻找各种理由逃避不敢去直面那些对待你的真挚的爱我真替她们几个惋惜也为自己惋惜我们怎么会看上你这样的人。你要是能勇敢的面对这些爱既不逃避也不回绝。即使这些事情同样地生。我

    至于有今天这样被动尴尬地局面。”

    公孙梅的话很尖刻直接的刺到了林洛心中最深处这是林洛一直不愿意承认。但是公孙梅说地确实是实情林洛一直认为自己是个敢作敢当之人但是刻意的追求敢作敢当有时候难免就会牵绊而感情的事情和其他的事情又不太不一样他需要当事人双方的变通诸多的不合情理其实才是合情合理。而公孙梅直言林洛是怕自己受到伤害。而是直接地说到了问题的核心点上林洛的经历确实让林洛潜意识里总是保护自己几段情感的处理更是让除了他自己以外的人觉得他即使不是为了保护自己逃避却是有目共睹。

    还从来没有人这样说过林洛林洛突然感觉自己好像在大街上被剥光了衣服脸色腾的一下变红神情变得异常的尴尬。林洛半天没有说话。目光都不敢触及公孙梅对于公孙梅的话他想反驳却找不到合适地话语。于是选择了沉默。

    公孙梅见林洛尴尬的表情没有反驳自己。心中又有些不忍不管是自我保护还是逃避林洛确实从未主动去勾引过她们什么这是事实。公孙梅转而替林洛开解道:“我的话有点重其实我知道你这样做是好心出点是好的不想让别人受到伤害可是对于感情不是一个好地出点就会有一个好的结果爱情最大地魅力之处就是连它的错误都是美丽的它最让人回忆的恰恰是因为它错误的生错误的展有写时候那些错误带来的后果反而是最值得人们记忆的。”

    这是公孙梅的真实感受思洛就是在一次错误的时间和林洛一次错误的性行为带来的却给公孙梅带来了无限的欢乐。公孙梅最初还有点后悔但是思洛来到人世间后公孙梅变的一点都后悔不仅仅是因为欣喜儿子的到来更多的是当时那种情形自己不那么做和林洛在一起那就是个可望而不可即的梦林洛当时对所有的人都一样他把自己保护在一个自己认为安全的壳内自己不想走出来别人更不别想走进去。而恰恰是因为公孙梅那次错误的有预谋的行为把林洛的壳敲开了缝隙。

    “我确实如同你说一样我确实很自私我向你道歉公孙因为我你吃苦了。”林洛终于羞愧难当的承认虽然公孙梅说的有点重林洛也并非完全公孙梅所说的那样但是林洛不想再苍白的解释。不管怎么说因为自己她们在不同的程度上受到了伤害这是事实虽然自己并不好过但是自己是男人更应该承担更多。

    —

    林洛这样一说公孙梅反倒不知道如何说了好了在自己这件事情上要说自私自己是多于林洛林洛始终是处在被动的状态下而且当时林洛也确实不是无动于衷。林洛事之后虽然表现的依然情感冷漠但是却主动的用另类的方式去关心公孙梅只不过那都不是公孙梅想要的公孙梅离开中国并不是林洛对他不足够好而是因为林洛当时的付出不是公孙梅想要的情感。如果不是因为肚子里已经有了思洛公孙梅可能会接受林洛所谓的兄妹之情可是有了思洛公孙梅是怎么也劝服不了自己接受林洛的兄妹知情的何况当时公孙梅已经决定要留下思洛她当时离开更多的原因是担心林洛不同意思洛的到来。

    “不你不需要对我道歉我说过在你我的事情上责任在我我是咎由自取。不过我并不后悔我真的不后悔。”公孙梅很想告诉林洛她不后悔最大的原因就是思洛带给自己的做母亲的成就感和欣喜感可是她现在实在不想给林洛添乱了林洛的生活尤其是情感生活实在是太乱了自己这个时候要是告诉林洛思洛的存在那就是乱上加乱。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公孙梅已经感觉到林洛心中不是没有自己既然林洛心中已经有自己自己何必还要用思洛来逼已经焦头烂额的林洛她同样希望林洛幸福快乐。林洛现在的情形虽然都是他自找的但是公孙梅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林洛把公孙梅抱在怀里。有点无助地地仿佛是自言自语的问道:“我该怎么做我该怎么做是好?”

    “我来说说我的看法。怎么样?”公孙梅道。

    “嗯你说说。”林洛第一次敝开心扉而且还是在这种条件下两个近乎都是**裸地林洛也就不在绷着自己看林洛的眼神。他有种拿公孙梅当成救命稻草的意思。

    公孙梅把身子坐直挺着丰满的胸膛的正色的对林洛道:“可以地追求不如随遇而安你现在放开了自己也许情况就会大有转变。”

    林洛有点难以理解也难以相信放开自己自己难倒一直没有放开自己吗?如果没有放开自己。那么就不会生欧阳婷和张琳接连的两件事情了。

    看着林洛有点迷茫的眼神公孙梅在心中哀叹一声这个木头呀她解释道:“我刚刚说过你。你总是追求敢作敢当总是追求合情合理。这样的心态下你怎么能放开自己这样的心态的你即使勉强的放开自己了又怎么能让对方满意你呀就是不明白爱是需要全身心投入的站在女人地角度我告诉你女人那怕知道你就是个花花公子只要你能全身心对待当时和你在一起的她她一样会义无反顾的爱上你这就是女人的悲哀。”公孙梅说完这样地话脸不禁有点一红可是为了自己爱的人她只能如此地说。

    “可是可是。。。”林洛支吾道。

    “可是你想说她们会妒忌是吧?”

    道她现在完全是一副老气横秋拿着一副过来人的说话看来苦难也并非完全是坏事它至少能让人快的成长起来。

    林洛点点头:“我不想伤害。。。”

    “又来了没有人刻意的想伤害谁。”公孙梅恨铁不成钢的说“妒忌是女人天性不妒忌是人的天性你不是也承认自己妒忌安德森吗?人有了爱自然就会妒忌我对安德森身边出现其他的女人就不会妒忌因为我不爱他。是的爱是伟大的让人倾情相注爱也是自私的每个人都想独占。可是不是每份爱都能得到相对应的回报这也是事实。虽然有些残酷但是我们又不得不去面对。你现在的情况复杂就复杂到她们每个人都爱你每个人都在意你而你呢又心存着不想伤害这个不想伤害那个左右为难顾此失彼甚至自己都分不清该去全身心的对待那个一个。这完全是心态问题。你完全的放开了自己问题自然也就会得到解决。。。。

    “你还爱我吗?”林洛突然插嘴问道。

    “我当然爱你。。。”公孙梅随口正色道转而意识到林洛这个时候问这个问题很不合适宜“你别岔开话题我们在说你的事情。”

    林洛的眼中闪过一丝欣慰的笑意“你继续说我听着呢!”

    “我来问你个问题吧你现在觉得这几个女人当中你更在意谁?”公孙梅问道。

    “包括你吗?”林洛问道。

    “我说你怎么回事当然不包括我我现在是替你分析呢怎么可能包括我。”公孙梅假意生气道不过心中却升起一阵的暖意“你要是再这样我就不说了。”

    “嗯说实话我也分不清楚我甚至不知道心里怎么想的。”林洛苦笑一声道“有的时候我甚至想要是自己能分身或者把自己的心分成几份就好了。”

    公孙梅一听后眉头就皱到了一起她都有点替林洛愁感情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更爱的是谁?“是不是和其中一个在一起就觉得对另一个愧疚或者说谁不在你身边对谁的负罪感就深一点?”公孙梅问道。

    “是的确实是这个感觉。”林洛用力的点点头回答。

    “你完了你的问题只有一种解决办法。”公孙梅拿出一副无奈的表情道。

    “那种方法?”林洛眼睛一亮迫切的问道。

    “很简单全部的接受把她们全娶回去得了。”公孙梅两手一摊“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了。”

    “你开什么玩笑?这。。。这怎么可能。刻表情尴尬起来这时候他脑海里闪过丁怡当初和他说过的话虽然和公孙梅有所不同但是意思都是一样林洛异想天开的时候也曾经这样想过可是他知道那是不现实的事情。

    “这怎么就不可能了你们男人那个不是心里揣着这样的想法恨不得把全天下自己喜欢的女人都笼络的到家中。”公孙梅越想越来火口不择言的说“你要是没那么想你干嘛要招惹我们。”这次有点愤怒的公孙梅也不把自己排除在外了。

    “你看你看你急什么呀?”林洛陪着笑脸道他看得出公孙梅有点急了他现公孙梅急的时候还真可爱一副冷峻的模样尤其是因为气愤身体跟着颤抖胸前的那两团不知道什么原因变大的柔软如同淑椒般的颤抖看的林洛心里只痒痒甚至有种当即想把它抓在手中的冲动林洛在内心鄙视自己怎么这个时候竟然还在想那件事情。“你也不能一杆子打死一片人呀别人那么想是别人的事情我可从来没有这样想过我觉得你这样说我是冤枉我我可从来没有主动去招惹你们。”林洛还摆出一副很委屈的模样他今天格外的放松说起来也没有了以往的严谨。

    “这更是你可恨的地方我们都全身心的去招惹你可是你还不领情不知道怎么去照顾我们的心。”公孙梅依然很气愤。

    “那你说我该怎么去照顾你们的心?”林洛两手一摊无奈的问道。

    “你刚刚不是说你又想分身又想分心的吗!那你就去做不就得了。”公孙梅白了一眼林洛道。

    林洛有点明白公孙梅的意思了他就是再迟钝也应该公孙梅说的意思了可是他还是给自己找借口他拿不准这样做以后会不会让情形得到改善“我又不是神仙那里会什么分身分心的。。。”

    “你是不是故意在气我?”公孙梅眼睛一瞪道公孙梅切实的感觉到了林洛确实变化了这样的说话方式和以前的林洛简直是判若两人。

    “没有没有我那里敢呀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做好?”林洛陪着笑脸道。

    “你现在不就是已经在做了吗你让我怎么说你呢。”公孙梅无奈道。

    “我现在已经在做了?”林洛反问道。

    “是呀你现在人在新加坡。”公孙梅有点不知道怎么说好也有点不好意思说不过她还是红着脸道“你到了那里就是谁的人你在谁身边就全身心的爱谁别刻意的去追求什么心安理得也别老是抱着什么愧疚感能让谁高兴就让谁高兴和谁在一起谁就是你最爱的人你明白了了吗?”

    “这样做好吗?”林洛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那你说怎么做?你有更好的办法吗?”公孙梅恨恨的看了林洛一眼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