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贴身经理人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心态各异

第一百二十一章 心态各异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洛迟疑了片刻他在思考该不该现在就把这个问题抛他深吸了一口气正色道:“解决这个问题唯一的办法就是淡化国有的色彩!”

    其实几个人都预料到林洛要这样说不过听到林洛说出口后都显得有点震惊。林洛这样说就意味着要推到扬帆基金现有的股东建制重新调整股东的股权比例弱化国有色彩的股份吸纳新的股份进来。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改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宣告扬帆基金的立项流产了这显然不能让大多数人接受。

    几个人都陷入了沉默当中各自的心态都有所不同张军的心情复杂起来。林洛所说的并非没有道理他已经向林洛倾斜两次的权利之争让张军看到了内部的不和谐因子。但是从情感上来说张军还是难以接受毕竟扬帆基金是自己一手倡导建立起来的张军把它看成自己的心血。林洛突然之间这样建议张军感觉好像有人要扼杀自己孩子的生命心里感觉堵的慌。

    兰剑涛则是另一番滋味他同样认同林洛的观点不过毕竟参股的企业都和改委息息相关。扬帆基金的丰收让参股的国有企业从账面上来看数据要比往年漂亮的多随着扬帆基金年报工作的结束各个参股企业也开始准备年报工作扬帆基金或多或少的解决了他们面临的问题。现在扬帆基金展形式一片大好要是真的按照林洛的建议去做参股的企业出于各自的利益考虑又岂能善罢甘休。

    赵百川听了刚刚林洛的话他心里是完全支持林洛的从经济的角度来说赵百川并不严格的区分国有和私有在他眼里几乎一视同仁。而国有经济受制度地限制确实在金融市场难以有更大的作为而且抗风险的能力看着很强。其实相对来说比私营经济还要弱作为多年金融市场监督者赵百川是深有体会的。而且赵百川并不认同所谓的模范带头作用扬帆基金所谓的旗帜性作用。金融市场上没有长胜将军一切都有可能。。扬帆基金取得如今地局面最大的因素就是因为扬帆基金有林洛的存在。离开林洛扬帆基金不过和国内其他的普通基金一样没有任何质的区别。所以在赵百川眼里关键的是林洛而不是扬帆基金。

    陈玘明作为特邀的嘉宾是第一次参加几个人之间的沟通他当然是支持林洛地想法这话题就是他引出来的。不过陈玘明不方便表达自己的建议。他只能从情感上默默地支持林洛。

    沉默半晌之后兰剑涛率先开口:“林洛且不说你的观点对错与否。就目前来看估计是行不通的。个中原因我就不细说了你应该心里也很清楚。扬帆基金从成立到框架结构都很复杂要改变它的格局可不是一朝一夕或者一个设想一个计划就能改变的。从个人情感上我支持你但是考虑到团结稳定的大局我持否定的意见!老赵你的意见呢?”

    赵百川看了看林洛。目光坚定的说:“我赞同林洛地观点我们现在缺乏的不是扬帆基金这样的基金组织缺乏的是像林洛这样能领导基金走向世界的人才。扬帆基金这样的金融机构我们可以重建但是林洛这样的人才却无法复制至少在我多年的从事金融工作他是我见到地第一个。而最为关键的是他还有着一颗爱国的心他并非完全的专注于经济收益而是更多的考虑社会责任。这是我最看中他的一点。所以关于林洛这个想法我持赞同观点不过具体的变革过程我也不是很乐观肯定会困难重重各方面的阻力都会很大!”

    赵百川明显的倾向林洛这谁都能看的出来他地言语中透露着对林洛个人的赞赏。陈玘明不禁看了一眼林洛这个年轻人确实不简单呀。赵百川能这样的不加任何掩饰的推崇他他除了具有强的个人能力之外还需要有更强的人格魅力。

    张军显得有点危难他把目光投向陈玘明陈玘明摇摇头他不想表任何的意见他也不方便表。

    “我很痛苦听了林洛的话我真的很痛苦。这是一个关于抉择的问题对于我来说尤其的难以作出选择。情感上来说这里没有人能越我对扬帆基金的情感我对它倾注了自己太多的心血

    至愿意把自己的命运和它紧紧的捆绑在一起。但是有大型能源企业的掌舵人多年来我看到的都是我们受制于国际能源市场能源价格逐步攀高我们的局面就更加的紧迫无论是在国际采购上还是参与能源的国际金融上我们往往都是受害者受伤者这种阴影萦绕心头多年挥之不去。我很希望我们能扭转一下被动的局面我的心情可能比在座的各位更加的迫切。我有成立扬帆基金的想法的时候绝对没有考虑到因此积累政治资本完全是因为想改变一下出击国际金融市场中国的被动局面。现在扬帆基金算是为我们暂时的打出了一股子气势让我们看到了决胜国际金融市场的一线希望。但是正像赵主席所说的一样仅仅有扬帆基金一个这样的基金是远远不够的我们需要更多的向扬帆基金一样的金融机构出击海外市场。但是赵主席同时也说了那需要更多的专业人才需要更多的水平接近林洛的专业性领导人才。而金融领域内的国际运作专业性人才缺失恰恰是当年中国金融领域面对的最大的问题。这个问题需要我们有关部门长期的重视并急需解决!”张军面色痛苦的说。

    “人才问题是个长期的问题不是立项就可以解决的我们需要更好的机制去培养去吸引。”赵百川道“金融工作需要天赋还需要经验这两点同样重要。而我们现行的制度和国内金融市场的现状是很难培养出相对应的国际型人才的。”

    兰剑涛显然更关心的是张军对林洛建议的看法遂问道:“小军你把话题扯远了那个问题我们暂时不讨论你还是说说对此事的看法!”

    张军万分为难声音艰涩的说:“我和您恰恰相反我是从情感上不能接受但是从大局来看我选择支持林洛。”

    “我要你具体的态度!”兰剑涛问道虽然他已经听出张军也是倾向林洛的但是他还是希望张军能具体的说出来。

    张军低下头来沉思半晌之后抬起头来道:“我选择弃权既不支持也不反对!”

    “你这是什么态度?这哪里像一个党员干部该说的话你要知道你的意见对此事至关重要。”兰剑涛批评道。

    张军苦笑一声道:“我的意见至关重要?我现在已经不是扬帆基金的薰事长过了年也不再作为碧海能源的代表参加扬帆基金的董事会我的意见还会重要吗?再有林洛现在的提议不管我们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我们能做得了主吗?我真后悔当时没把李秘拉住他虽然做不了主但是至少可以把林洛的提议反应上去!”张军虽然弃权但是话里话外的倾向着林洛说话。

    兰剑涛不悦道:“现在必须要你个态度不是李秘一个人可以和副总理对话在座的好像都有机会向副总理汇报工作林洛不是一样的可以被副总理接见你别搪塞我要你个明确的态度。”

    “我不反对!”张军低头回答。

    兰剑涛哼了一声刚刚还是一比一的局面现在变成二比一了指望陈玘明是不可能的了他肯定比张军刚刚更过分连弃权都不会说根本不会表任何建议。兰剑涛有自己的为难之处这样的结果就意味着林洛今天的提议在小范围内通过自己反对他们也要把这个事情提交上去。兰剑涛为难的是扬帆基金的股东们都和自己息息相关到时候处理这些繁杂的关系和大量的沟通解释工作都将落到自己的头上。

    兰剑涛沉着脸道:“我已经明确的表达了自己的意见我不支持至少暂时我不想看到扬帆基金的结构生变化我不想因此而引起扬帆基金的动荡林洛必将刚刚升任扬帆基金的董事长。我认为稳定才是第一要素这是我的个人意见也是我最后的意见即使向副总理汇报工作我也是这个态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