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贴身经理人 > 第一百二十五章 王室拜礼

第一百二十五章 王室拜礼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如果说传统的营销运作可以推动十倍的雪球那么资推动百倍以上的雪球如果配合的好当时的经济大环境好推动的雪球会更大。”林洛回答。

    关于资本运作这个话题许多人理解不同但是无疑都承认其在高风险的同时存在着极大的高获利可能性。十倍的利益人们已经趋之若而百倍的利益已经让人可以舍弃自我所以许多人明知道毒品交易存在死刑的风险但是还是铤而走险就是因为它能带来巨大的利益而资本运作无疑就是金融界的海洛因而最为关键的是只要不突破底线你的任何运作都是合法的。

    “就当前来看欧洲的经济看似有了复苏但是我采访的经济人物都对当前的欧洲经济缺乏足够的信心。我同样也认为这两年欧洲经济的所谓复兴是因为前几年的负增长所致同时受欧元和美元汇率的升高显示出的经济伪振兴。我目前是做传统行业投资的这几年几乎没有任何的增长能源的暴涨原材料成本的居高不下让传统行业陷入了僵局继续前进举步维艰停止前进将会被市场淘汰出局。欧洲最近两年生了几宗大的并购案连创历史新的记录美洲的传统企业也陷入高亏损局面不得不寻求新的合作伙伴。所以即使我进入到我目前的公司我也不打算在传统行业上展。”丹妮道。

    “不管你作出何种的决定主动出击永远比被动放弃仓促上阵要好多的。”林洛提醒到“不过大型企业的专心需要的不仅仅是决心还需要有一个强有力的领导者。如果稍有不慎会致使企业陷入到另一种僵局毕竟在一个企业本身并不熟悉的行业里企业的成功率和存活率会大大的降低。”

    “我明白地这个想法在我心中由来已久。我也和我的父母进行过沟通。她们不是很认同我的想法他们担心我的个人能力有限会很难驾驭这样的大局面。不过对我选择他们表示支持和理解我母亲已经开口表示同意我的决定我父亲虽然还在犹豫当中。但是我想他不会干涉我地决定他的犹豫更多的是对我控盘能力的担心。”丹妮道。

    “个人的选择固然重要但是企业的长期展同样重要。”林洛善意的提醒道“每个企业都有着不同的展轨迹从成熟到衰落地过程各不相同。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不管从事的是什么行业如果不求进取故步自封。迟早会被所在地行业所淘汰这是必然。变革调整和持续展同样重要有的时候变革展要相对来说更重要一些。不过这取决于企业本身的展条件和控盘者的全局把握能力。两者兼尔得之思变也不失为一种很好的选择。”

    “如果我作出这样的选择林你会帮助我吗?”丹妮正色问道。

    林洛稍显为难的看着丹妮道:“丹妮这种事情不是仅仅靠某个人帮忙就可以完成的做任何事情要靠的人只能是你自己。我知道你地意思你打算把家族产业向投资业转型但是仅仅靠你的兴趣你的决心或者部分人帮忙是不可能完全实现的。这需要你有一个全面的掌控能力。还需要你有一个高精尖端的作战团队。金融市场和作战一样目标不同作战对象就不同要根据作战对象来制定相应的策略还要时刻关注时局的变化一个微小地变化就可能影响全局你就不得不作出相应的调整。当年亚洲金融危机就是从日本北海道一个投资银行的倒闭开始。引了泰国投资资金的大出逃泰铢迅贬值而在此之前却毫无征兆。我这样说不是打击你的积极性你要充分的考虑清楚再做决定。”

    “这个决心我已经下了。”丹妮道“我现在想知道的是要我我有需要你会帮助我吗?”

    林洛正色道:“丹妮你说过我们是朋友。我想这句话你根本不用问。”

    “谢谢你林有你这句话我更加有信心了。”丹妮神情有点兴奋的说“我决定了这次从利雅得回伦敦以后我就离开《经济时报》加入到我母亲的公司当中去。”

    “丹妮你真的就这么放

    己喜欢地职业?”林洛问道。

    “人这一辈子是有很多无奈的并不是我们喜欢的我们想做的都可以做到。我已经圆了自己梦想其实我知道即使我再努力也不会有我们主编当年的成绩。这同样和个人的能力有关新闻记者同样需要天赋而我似乎还没有那么高的天赋。我能取得现在的成绩完全靠的是我父母的人脉关系但是我知道我也仅仅能如此而已在新闻领域我不可能再有更进一步的展了。呵呵你的这篇专访就是我的封山之作了我回去之后把你的专访完成就向主编提出辞职从此我就完全的离开新闻界。呵呵希望人们会因为我对你的专访而记住我丹妮记住新闻界还有丹妮这个人存在过。”丹妮有点忧伤的说。

    林洛能感受到丹妮的伤感他看的出丹妮还是很热爱新闻工作的但是为了自己也为了母亲的期望丹妮只能放弃自己的梦想。是的这个世界上有些人的命运从生下来就注定了虽然你拼命抗争但是结局依然一样。对于丹妮这样的选择林洛在同情之余也为丹妮高兴毕竟她已经想通了。有些事情想通了比什么都重要。

    “所以呀你一定要好好的配合我这篇专访这可是我作为新闻记者最后一项工作了。”丹妮道。

    “我不配合你的工作吗?”林洛笑道。

    “嗯还算可以。林你确实很配合我的工作这是看在欧阳的面子上吧!”丹妮道。

    林洛道:“除了欧阳的关系我们还是朋友。丹妮你应该清楚我这次为什么会随团访华这完全是拜你所赐他们现在都认为我和朱马薰事长关系密切希望能借着我的关系促进双方这次谈判的进程。丹妮你害我害的不浅呀!”

    “你这话说的有点过分上次可不是我单方要求见你的我父母也都想看看你。他们其实也没有误会你我父亲本来也就拿你当朋友对待的上次和你会面以后我父亲就在我面前夸奖你。这次他听说你随团出访也很开心第一时间就通知了我要不我怎么会知道。”丹妮道“你放心只要不触及到原则性问题这次中国的来访不会有问题。你是知道的我的这个伯父可不像之前的那个伯父他上任以来明显的调整了外交策略疏远了于美国的官方联系而我父亲更是一个坚定的仇美主义者于展中国家加强合作关系是他们这一届政府的既定方针。”

    丹妮这话说的倒不假阿卜杜拉亲王登基以来外交政策确实明显的作出了调整于美国的关系明显的疏远起来这次的双方互访就是个立意很明确的积极信号这次的互访不仅体现在双方经济领域的合作更多的是政治意义上的。中沙双方的领导人对双方的互访都给予了充分的重视当时阿卜杜拉、朱马访问中国的时候副总理亲自设宴进行的慰问。不知道这次中方的出访沙特会作出什么样的回应。不过刚刚到达利雅得林洛就感受到了沙特官方的诚意机场隆重的欢迎仪式再到今晚的晚宴无不体现着沙特官方的诚恳。

    林洛因为丹妮的原因没能参加今晚的晚宴估算着时间林洛觉得晚宴应该已经结束了林洛道:“丹妮时间不早了你是不是该送我回去了我毕竟是这次是随团出访人员。本来今天是沙特官方的晚宴我没有参加要是回去的太晚。。。。

    丹妮笑着说:“我理解我们这就结束我不能让林你为难很感谢你放弃了沙特官方的晚宴来陪我我很开心。”

    林洛道:“呵呵你是我的朋友吗这个世界上很少有事情能重要过朋友。”

    “仅仅就如此吗?”丹妮眨了一下眼睛道。

    “是的!”林洛回答。

    丹妮没有再说话两个人走出了房间就看见一对的人站在外边一个人躬身上前用阿拉伯语言对丹妮道:“公主殿下你好!”说罢做了一个宫廷的拜礼这是专属于沙特王室的待遇。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