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贴身经理人 > 第一百八十六章 互吐心声

第一百八十六章 互吐心声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你肯定有你自己的理由但是现在都不重要了事情生了我们就要去面对它。醉露书院我们解决问题不解释问题。”林洛笑道。

    白茹很凝重的说:“是的你来这里是为了解决因为我的过失而引起的问题。但是既然你来了我就必须要和你解释这其中的原因我这样做不是为了逃避自己的责任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的真实想法你不会连听我解释的兴趣都没有了吧?”

    “不是想的那样我是不想让你太过自责。”林洛解释道“我刚刚说了我们要的是解决问题不是解释问题。”

    “不出问题你是不会来纽约的这我早就知道。”白茹道“如果我告诉你这一切都是我自愿钻进贺军的圈套你相信吗?”

    “我们不谈这个问题好吗?”林洛道白茹的表情让林洛有些担心白茹的话更是让林洛有些摸不到头脑。

    “不好我等你来就是为了当面向你解释的。”白茹近乎固执的说。

    林洛无奈笑道:“好好不过这里不是解释的地方我们换个环境。”

    白茹没有说话林洛就当是默认了上了车之后林洛街以外的鲍林格林公园停好车林洛带着白茹走进公园在鲍林格林公园的标志性建筑铜牛雕塑侧面的一个廊厅坐在。

    林洛指着远处的铜牛对白茹道:“看到那个铜牛了吗?”

    白茹点点头道:“看到了我虽然没有来过这里但是我知道这就是美国资本主义最为重要的象征华尔街铜牛雕像。”

    “是的这座铜牛塑像是由义大利艺术家狄摩迪卡设计地。铜牛身长近5重达63oo斤是狄魔迪卡的作品。狄摩迪卡是在1987年纽约股市崩盘之后突然有了创作的灵感。他说:‘当我看到有人失去了一切我感到非常难过于是我开始为年轻的美国人创作一件美丽的艺术品。’当时为了为了筹资雕塑的经费。他卖掉了家乡西西里祖传农场地一部分总共筹得资金36万美元。89年的一个午夜他在纽交易所外将这座后来举世闻名的铜牛塑像竖立起来宣称它是‘美国人力量与勇气’的象征。

    但是由于狄摩迪卡无法取得许可。数日之后铜牛于1989年12日被迁移到这里鲍林格林公园。于是这里成了旅游地圣地外来游客必到地景点之一。无数前来观光的游客都愿与铜牛合影留念并以抚摸铜牛的牛角来祈求好运。”林洛道。

    “你说这些好像和我们要进行的话题没有任何的关联。”白茹道。

    “是没有关联。可是生存在这样一个国度我们从事的又是这样地工作。又岂能说没有任何的关联。醉露书院”林洛道“白茹先让我来说说我地感受任何的时候形式主义和现实主义都有着本质上的冲突。而这冲突让人类成长荷尼的《自我的挣扎》说:在没有冲突地真空中人是无法成长的;成长蕴涵了生理的育和心理地展。成长是一个过程是演进的而不是一成不变的。人类生来就需要为满足自己的生理需要而奋斗为达成自己的心理需要而挣扎。因此无论就那方面来说人类不缔是个生命的斗士且必须在现实与理想的冲突下建立自我的价值寻求人格的统一。‘战斗’正是人性展的写照。人类需要不停的与自我、与别人战斗在此种长久的斗争情势下他们无非是在解决一连串的冲突——理想自我与真实自我的冲突及单一自我与周遭人们间的冲突。展自我——真我乃是战斗的真谛真我是活跃的是具有无比潜力的它需要培养、开它需要不断的摩擦才能茁壮。虽然冲突就象是展自我所必须面临的所必须经历的道路但是不良的人性展所产生的种种内在冲突却反为“战斗人生”的绊脚石人性展的真义在于抒潜能、扩展自我以求内心的安宁与人际关系的和谐。然而不利的环境却可能带来不幸的战果而使人们陷入无限的冲突中无法自拔于是为平息内心的激荡遂造成许多不正常的展过程与需要。总之成长在于解决冲突并平息冲突;随着人们解决方法的不同因而产生了不同的心理倾向导致了不同的人格展过程。”

    “你是要告诉我你为什么变成现在的你?”白茹问道。

    “是的我是想告诉你我为什么变成现在的我。”林洛道“在期铜大战之前我更加追求的胜负之间的快感我更多的是为了证明自己行。期铜大战之后我用了

    时间去思考去探索。回归平凡之后我更加清醒的想要的是什么?在很长一段时间困扰着我自己生命之中有太多的意外有太多的难以预料是顺天而行还是逆天而争面对生活的我们应该是个态度。命运的最合理的解释:命是先天注定的运就是你面对命的态度。隐身在茫茫人海中没有人知道你的过去也没有人在意你的现在更没有人关心你的未来。缅怀过去还是憧憬未来是一件很为难的事情今天和昨天对比如果没有欣喜更多是失落那么生命的意义又何在。可是面对着未来的责任有些时候又让人喘不过气来但还是要不停的期盼下去。也许有一天不用去忙碌了生命终止后一切也就没有意义了。”

    林洛今天实在是说的太多而且多是与白茹今天想要对林洛所说的毫无相关不过白茹能感受到林洛现在心情他身上确实承载了太多的责任。醉露书院这种责任是他自己强加给他自己的林洛曾经和白茹沟通过自己地想法。那时候的林洛还只是个初步的想法然后之后林洛所做的就连林洛自己都无法去真正控制。

    白茹叹了一口气道:“追求和现实本身就有极大的矛盾这没有什么可想不通的。现实就是这样虽然你疼恨大城市地冷漠但你还是要要拼命的去融入这个你并不喜欢的社会。努力的去适应它节奏要习惯于它地繁华和忙碌也要习惯于它的冷漠和残酷。我们应该庆幸的是我们还能更多的去实现自己的梦想而更多的人也许还在为了最基本地需求而努力平拼搏。对于他们来说也许这就是他们终身的追求!”

    “是地很多的人都停止不下来不能放弃也不敢放弃更不能稍有懈怠努力的使自己振作起来。也许努力的结果并不一定是自己想看到的。可是肩上地担子并没有因为实现了某些梦想而减轻而是更加沉重。有时甚至压的喘不过气来因为有那么多期盼的眼光在等待。”林洛稍显痛苦地说。

    “没有人要求你必须这么做。”白茹道。

    “我知道我知道没有人要求我必须去做可是我知道自己必须去做。”林洛道。

    “追求成功是你的动力?”白茹道。

    林洛痛苦的闭上眼睛:“我不知道过去很杂乱。但是它并没有象浮光掠影消失在我的人生的长河中它象一幅杂乱的油画没有艺术可言但我都无能力去改变它的痕迹。经历了那么多以后。曾经有一段时间我觉得已经学会看透我总是带着有色的眼光去看待所有的事物不停的挑剔不住的批判似乎对什么都不满意又似乎对什么都无所谓满意不满意。可是我知道我深深的知道我不快乐我真的很不快乐我回来我重新的回到自己熟悉的环境中其实有很大的成分是重新来寻找属于自己的快乐。”

    白茹神情的看着林洛道:“我知道我来到美国以后经常的参加一些集会我看到过很多也听到过许多许多的所谓的成功人士在他们冷漠的讥讽无情的刻薄犀利的调侃的背后无一的会让我看到一颗或者是受伤的或者是失落的绝望的心没有人会真不在意。我们都很清楚岁月留给下了太多的怅惘时间却悄悄的证明了这一切。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必须学会忍受忍受孤独、忍受寂寞、忍受空虚、忍受失落、忍受失败还要学会忍受屈辱。不仅要时刻的收拾自己破碎的心还要装做坚强以更大的勇气去面对身边的一切所谓的成功其风光背后的所隐藏的是无尽的辛酸!我想你也是这样。”

    “风光?这种感觉我已经很久没有了。”林洛道“倒是心酸要多一点而且会时时升起一种有负于众望的感觉。我现在现被别人期待本身就是一件难受的事情而去感受他人对自己的感受更是一件让人痛苦不堪的事情。”

    “你的痛苦并非来自于你的事业林洛。

    ”白茹很尖刻的说“你的痛苦更多的是来自于你的情感你疯狂的工作把自己的目标设定的那么高其实只不过是一种另类的逃避。我从来没有因为你对我说过你的想法就把你看的有多卖高尚有多卖值得我去崇拜我告诉你我之所以愿意为你作出现在的一切我不讳言是因为我从来都无法忘记你。这是你的痛苦所在也是我的痛苦的。你不想面对我同样不想面对可是我们又不得不去面对。”

    林洛没有去看白茹他不得不承认白茹的话对的他一直以来的痛苦就来自于情感以

    铜大战时期贺军带着他的情感伤害现在是诸多感情的无所适从。他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他变成的迷茫因为情感上的迷茫反而让他事业上的追求变得愈的清晰他把目标设定成为一个自己想象中无法企及的而且一步步的走下去去接近它到最后这个目标竟然成为现实的可追求的他离他越来越近他自己就感觉自己越来越空而且越来越觉得难以控制。

    “你最想的到地永远是你未曾得到的东西。而非其它!“林洛道。

    “是的越是未曾得到我们越想得到现在该听听我来说说我的感受。”白茹不给林洛说话的机会“贺军当时和我建议投资小麦期货的时候我就知道是个圈套。我之所以一脚踏进去很大地原因是因为你。本来我以为我努力的拼搏就会引起你的重视可是我错了从我来美国的投资来看。我算是作出了相应地成绩可是可是在你眼中它什么都不是。”

    “白茹你不要这么想……”林洛道。

    “不要打断我让我说下去。”白茹道“我很痛苦。所以我接受贺军的邀请我知道他图谋不轨。我就是想看看他到底要做什么。终于有一天他提到了小麦期货我几乎没有太多的犹豫就出手了。我当时的心情我自己知道更多的是抱着一个必输心态。可是真正投资之后我就开始后悔我不是怕输我是怕……怕因此让你伤心。我知道你不在乎收益和损失。可是我不想……尤其是我知道对手其实就是贺军。所以我一直在坚持希望能出现一个转机。其实在你问我那笔资金的时候我已经陷入了困境。之后我拆借了一部分但是仍然没有转机地迹象没有办法我只好给你打电话向你摊牌。”

    林洛久久的凝视着白茹然后低沉地说:“你说的没错我确实忽略了你感受也确实对你缺乏足够的关心否则你的投资也不会走到现在的地步。”

    “我其实每天都在盼望你到美国来看我真地想的我的心都要碎了。”白茹地眼睛开始蒙上一层水雾凝结的雾气马上就要化成泪水滴下。

    林洛满心自责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他不是今天才现自己手足无措一直以来他对这种事情都在无可奈可从公孙梅到欧阳婷从欧阳婷到张琳仿佛一个轮回走过另一个轮回却依然无法让林洛的心坚强起来反而每次都是百炼钢成绕指柔。

    “我认为情况还不是想象中那么严重机会总是有的。”林洛只好调转话题“小麦期货虽然一直在走低但是认为打压痕迹很重只要我们能坚持下去获胜的机会不是没有。”

    “你认为我真的关心这些吗?”白茹的泪水终于流下来“我其实一点都不关心说实话我现我现在一点都不喜欢金融我真的一点都不喜欢金融要不是因为你我早就放弃我不喜欢看那些数字不喜欢研究那些曲线不喜欢收集所谓的内部信息更不喜欢要经常性的去应酬去见那些所谓的上层人士去看着他们摆出一副所谓的君子模样。我真的很累很累我现在最想的做的只有一件事情。”

    “你说你想做什么?”林洛问道。

    白茹看着林洛眼神变得有点凄迷声音变的有些干涩:“坐近一点坐的离我近一点。”

    林洛很想拒绝但是身子还是主动的向白茹靠近白茹一把抱住林洛:“我现在只想抱着你我只想抱着你其他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没有意义。”

    林洛的手徒劳的僵直在哪里白茹用头用力的撞了一下林洛“为什么为什么你能接受那么多人就是不能接受我。我知道她们都没有要求你也没有强迫你她们都能忍受对方的存在。可是我也从来没有要求你要对我负责什么更是从来没有说我要独霸你她们能给你的我同样能给你。可是你给她们的却从来没有给过我一直以来我觉得上苍对我好不公平为什么为什么要只有我一个人在国外孤零零的没有任何的关心为什么?为什么你给我一个理由!”

    “我给不了你任何理由。”林洛痛苦的说不过他的胳膊却把白茹紧紧的揽住“白茹我的心里从来没有忘记过你从来没有我同样时时的想起你时时的惦念着你。”

    “你为什么给我的电话那么少?为什么总是不主动的联络我?”白茹痛哭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