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终极魔王 > 第一章 拳手的末路

第一章 拳手的末路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凌晨一点。

    德国法兰克福。

    地下拳坛里的喧闹声犹如潮水般一浪接一浪震耳欲聋。

    擂台上一黄一黑两名拳手正在激烈的厮打战况已经到了最紧要关头。

    拳赛的胜负直接影响到数亿欧元赌注的流向可以说全欧洲的赌徒们都把目光盯向这里。

    “怎么会这样你不是和那个黄种猪说好了吗?在第七个回合就开始输直到最后为什么那该死的黄种猪打到了第十场还占据着上锋?”

    贵宾席上一名金白人大雷霆桌子的酒杯都被他狠狠的砸在地上溅起无数的玻璃屑。

    金白人的下手另外一名肥胖的中年白人紧张无比的解释:“格林先生赛前我是和他说好的这……我也不知道生了什么事!”

    “每一分钟你知道有多少赌注加进来吗?如果那个该死的黄种猪赢了今晚我将会损失上亿欧元你知道吗?到时候我会让你成为莱茵河底最肥沃的土壤。”

    格林一脚把面前的小酒桌踢翻大声怒吼。

    中年白人面如死灰心里不断祈祷:“万能的主啊请保佑我这只迷途的羔羊吧让那来自中国的拳手立即被击倒!”

    ……

    “我会赢的一定能赢!”

    这时候丁林已经完全沉浸在拳赛中面前的敌人是他来到欧洲后所遇到的最强对手。

    拳手有拳手的尊严肮脏的交易让他感觉到有辱拳手的尊严。

    经纪人在赛前对他的嘱咐他早已丢到九霄云外他现在只想获得比赛的胜利。

    黑人的身体素质明显比黄种人好尤其是爆力让丁林无话可说。

    不过在耐力和抗击打方面丁林却自认更胜一筹而且他还留着自己的最后必杀。

    黑人拳手心急如焚他在赛前就听经纪人说对手会在第七回合放水可是想不到却一直没出现预期的场景。

    “黄种猪去死吧!”

    体力的消耗和焦急的情绪让黑人拳手渐渐失去冷静他大跨步扑向丁林用尽全身的力量挥出一记重拳。

    脚步极快一错轻松避开敌人的拳头。

    丁林一直等待的就是这个机会他嘴角忍不住弯起一道好看的弧度。

    “旋风拳!”

    夸张无比的扭动身体积蓄力量。

    猛然间身体好像旋风一样反向扭转有力的拳头同时惯性挥出带动着千钧之力。

    “砰……”

    拳头准确无比的命中黑人的脸将他整个高高的轰飞。

    “赢了!”

    丁林拿起自己的脖子上系着的墨玉牌亲吻了一下他有百分之百的信心敌人在中了他必杀一击后再也站不起来。

    台下出一阵欢呼带着嗜血和狂热。

    大部分人都希望丁林赢因为他们的赌注投在了丁林的身上。

    “一!”

    “二!”

    “三!”

    ……

    “十!”

    和裁判一起所有人齐声从一数到十等确定黑人再无法站起来后顿时又出一阵更狂热的欢呼。

    “好样的中国人!”

    “打得好林!”

    “林我爱你!”

    ……

    贵宾席上格林的脸色沉得黑这样的结果让他一下子丢了数亿欧元实在是前所未有的巨大损失。

    轻轻一挥手他身边一个魁梧白人走上来直接给丁林的经纪人重重一击然后把他抬了出去。

    格林咬牙切齿道:“给我杀了那只黄种猪!”顿了一顿他的目光中流露出更加阴险的神色又道:“噢不不要杀他把他的双腿和双手都打断然后丢到大街上我要他受尽折磨后再去死。”

    “是的老板!”

    另外一名魁梧白人眼中精光一闪冷漠无比的应了一声。

    ……

    ……

    一周后的法兰克福。

    丁林衣衫褴褛的躺在冰雪泥泞中。

    他的手和脚全都被打断就像乞丐一样被扔在大街上。

    心里充满怨恨不过他却不后悔。

    拳手有拳手的尊严除了拳头丁林就只有这点尊严最高贵。

    自小开始他就是孤儿除了脖子上那不起眼的墨玉牌他身无长物。

    从偏远的山区走进城市然后漂洋过海来到欧洲每天了疯似的练拳他为的就是终有一日能堂堂正正走上世界拳坛的巅峰……不过最终却落得这样的下场这让他感觉到这个世界的不公平。

    身上的疼痛早已麻木可心里的那股怨恨却使他难过无比。

    “就这样认输吗?”

    “不绝不!”

    ……

    苦苦的支撑着每天生吃地上的雪水维持他慢慢让自己移到了街道旁的墙壁边沿。

    这样能让身体稍微感觉温暖一些。

    “哈哈……来看看我们的大拳王吧!”

    正当丁林轻轻舒了一口气突然有几个白人围了上来。

    丁林认得其中一个人是被他从擂台上打下去的拳手叫做席勒。

    席勒居高临下的看着丁林轻蔑笑道:“我们的大拳王在台上不是很威风吗?怎么现在成了臭水沟的死老鼠了?”

    丁林咬牙回瞪过去毫不畏惧。

    光明正大打不赢、却在这种时候落井下石的人他一点也看不起。

    席勒怔了一怔随即被丁林的眼神激怒了。

    他一脚踢向丁林的胸口大叫起来:“你这只黄种猪臭水沟里的死老鼠你还敢凶还敢凶……”

    丁林的身体虚弱无比几脚下来顿时一口鲜血冲口而出流得衣襟全部都是。

    脖子上的墨玉牌沾上鲜血几乎微不可察的亮了一亮一闪即逝……

    墨玉牌是父母留下丁林的唯一信物丁林虽然没有察觉到它的变化但却很紧张的用手臂护住害怕它被席勒踢到。

    席勒看穿丁林的心思阴险一笑后伸手硬把墨玉牌扯了下来。

    他耀武扬威的看了看玉牌后狞笑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宝贝让我们的大拳王那么紧张呢原来是这样的破石头啊真让人失望!”说完他一抬手就把墨玉牌摔到了地上。

    “不……”

    看着四分五裂的墨玉牌丁林绝望的大叫一声。

    席勒和他的同伴们一边嘲笑一边继续对丁林拳打脚踢好一会儿后才得意洋洋的走了。

    临走的时候席勒扔下一句:“明天我再来和大拳王聊聊天。”

    ……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天上又飘起大雪。

    丁林躺在冰冷的雪地里他连动一下的力量都没有。

    愤恨不断蚕食着他的心让他的喉咙不断出“嗬嗬”的嘶哑呻吟他其实是想说:“报仇我要报仇!”

    但这种时候他还有能力报仇吗?

    “你想怎么样报仇?”

    一个铿锵的声音从他的大脑流淌而过仿佛从心底深处升起。

    “杀了他们!”丁林不假思索。

    “这样就满足了吗?”那声音。

    丁林怔了一怔杀了他们自己就真的满足了吗?

    “你可以让害你的人一无所有慢慢折磨他们然后再杀他们!”那声音谆谆善导。

    对这是个好主意!

    怨恨似乎找到了最合适的泄点让丁林感觉兴奋起来他的心一下子被紧紧抓住。

    “是谁?”

    短暂的失神之后丁林忍不住升起疑惑那能够进入他内心的声音到底是什么?

    “不要奇怪了我就在你的身体里。”

    “你是谁?”

    “我叫做魔雷。”

    “魔雷?”

    “是的。”

    丁林的心已经在极度的绝望中对于眼前这突如其来的事情他并没有表现出正常人应有的惊讶反而问道:“你怎么会在我的身体里?”

    “我的魂魄一直被封印在你的镇魔牌里直到刚才才被你解救出来。”

    “你是说那……那块墨玉牌吗?”

    “是的。那块镇魔牌是仙界最厉害封魔法宝当初我仙界里的几个高手联手把我的肉身打散然后把我的魂魄封印在镇魔牌里流落到这一界已经有数亿年了。”魔雷顿了顿接着道:“刚才你的血触碰到镇魔牌把我的灵魂解脱了出来镇魔牌也就困不住我了!”

    “数亿年?”

    “不用奇怪现在你和我已经成为一体我会把我当初所懂的东西都教给你到时候你就明白了。”

    丁林被魔雷所说的话儿镇住了好一会儿都回不过神来等回过神来苦笑道:“我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什么都学不了了。”

    “这有什么你受的这点伤没什么大不了我可以让你在一个晚上里不但伤势痊愈而且比从前更加厉害。”魔雷的口气大得不得了他笑着道:“只要你学了我《参合魔功》不用一年这个星球上就没有你的对手了!”

    “真……真的吗?”

    魔雷的话简直给了丁林一道希望的曙光。

    魔雷冷哼一声傲然道:“我魔雷什么人还会骗你一个后辈小子吗?”

    “好我愿意学!”

    丁林一咬牙他现在只有死马当作活马医。

    “我有一个条件你必须先答应我我才把《参合魔功》教给你!”

    丁林愤然道:“只要我能报仇不管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好!我希望以后你能为我报仇把那几个毁了我的**并封印我魂魄数亿年的家伙通通都杀掉以解我的心头之恨!”

    丁林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好没问题!”

    魔雷闻言哈哈狂笑起来得意无比道:“哼哼南离仙翁你们就等着吧我一定会让你尝尝我这数亿年所受的苦滋味的。”

    接下来魔雷开始传授丁林《参合魔功》。

    参合魔功的基础是一些运气的窍门并不太过艰难。

    丁林从前也练过一些硬气功为的是让身体的抗击打能力更强不过相比较起来参合魔功的效果实在让他大吃一惊。

    硬气功练了几年丁林也没有什么气的感觉可是参合魔功才一上手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像有一团沸水在煮一样不断从身体各处流动起来让他原本受伤处处的身体感觉舒服极了。

    丁林一开始还对魔雷没有什么信心可是现在好了他一下子信心大增起来对魔雷的话也更加信任。

    “怎么样知道厉害了吧?”魔雷感应到丁林的想法开始自傲的吹嘘起来:“我的参合魔功可是有多天地之造化的大神通现在你的身体正在慢慢被魔功改造不用等到明天你的伤势就会全好了!”

    “连断了的腿骨和脚筋也会接回来吗?”

    “那是当然的参合魔功的第一步就是强化你的**这是我当年从圣巫宗偷出来的功法精华为了这个我还被圣巫宗的高手追杀了很久呢!”魔雷自顾自说看来这数亿年把他封在镇魔牌是让他闷极了现在他要一次说个够本:“参合魔功会让你脱胎换骨的你专心练迟点你就会知道它的厉害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