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终极魔王 > 第七十九章 佛魔相遇(1)

第七十九章 佛魔相遇(1)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德森一招睥睨日月过后立即又是一招睥睨无极这把对手彻底打败才能够起到震慑的作用。

    刘河东从没看过睥睨无极这一招陡然看见安德森这么气势凌厉的向着自己逼过来他一下子就懵了还在麻疼的手臂都没来得及伸起来。

    砰!砰!砰!砰……

    安德森的攻击快到了极点根本没有让刘河东有多想的机会就已经尽数打在了他的身上。

    不过安德森这一次并没有用尽全力毕竟在交流会上当中打伤刘河东会让人觉得鸿信武馆仗势欺人为了今后武馆在香港的展安德森还是手下留情了。

    即使这样刘河东依然被安德森打得整个飞退起来一个屁股坐倒在地板上还带一个翻身真是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一下子整个会场都安静了下来围观的众人都有点难以接受这样的结果。

    只花了三招仅仅只是三招而已安德森就彻底击败了嚣张的刘河东这样的实力实在是太过惊人。

    当然众人也都看明白了安德森显然对刘河东有留手不然就凭刚才最后那一招的凌厉攻势刘河东就算不死也要受重伤的哪会像现在这样还能傻愣愣的坐在地上?

    安德森自信满满的稍微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西装然后立即朝着刘河东走过去微笑着说道:“刘师傅刚才我出手太莽撞了得罪了的地方还请您多多原谅。”说时。就想要伸手去扶刘河东起来。

    说实在安德森对刘河东这个时候可是不爽到了极点的可是这个时候为了武馆能够不多招惹敌人增加和同业之间的友好度安德森不得不装出一副友好地样子来去扶刘河东一把。

    想不到对于安德森的好意。刘河东却一点也不领情他冷哼了一声后自己站了起来然后极没风度的甩手离开走的时候不仅招呼都不打一个而且就连他之前脱下来的唐装也索性不拿了匆匆忙忙。

    “不要我扶我还不想扶你呢!”安德森暗暗冷笑脸上却装出有点失望和懊恼的样子。似乎对刘河东地离开表现得非常不解。

    这一来围观众人的同情分一下子就都投在安德森的头上了刘河东的表现实在太小气而鸿信武馆虽然之前招人嫉妒但是毕竟安德森表现出了强劲的实力而他之前的一再仍然这个时候也生作用了让围观众人觉得鸿信武馆还是有一定气度的。因此对鸿信武馆也好感大增。

    “安德森先生您还是要小心一点啊这个刘河东是佛门弟子你今天得罪了他恐怕以后会来找你的麻烦啊!”紧接着地交流会里。其中一位武术协会的领导对安德森提醒了一句。

    “不用担心的我师父现在就在澳门如果真生什么事情有我师父来处理肯定没有问题的。”正因为鸿信武馆出来的人都对丁林的信心非常足因此说话做事都很有底气。

    听见他这么说那位领导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

    ……

    事情很快报告到了维斯那里然后转达到丁林的耳朵。

    “安德森这小子。尽给我惹麻烦!”丁林听完之后只是不咸不淡地笑骂了安德森一句。

    “师父我听说那个刘河东已经离开香港了好像是要回少林寺搬救兵这件事情我们要不要做好准备?”维斯咧嘴笑了笑对丁林问道。

    “要准备什么?你和安德森说要是人家真的搬了人来不够打就不要硬来先把人拖着给我打电话我会二十分钟之内赶过去的。”丁林想了想。回答了一句。

    其实按照他现在的实力即使御使的是火元剑他也能在五分钟之内从澳门飞到香港现在他说二十分钟那已经是为了不骇人听闻地了。

    维斯听到丁林这么说他也没有丝毫怀疑立即点了点头后给安德森打电话去了。

    心念突然一动丁林突然感觉到自己布置在别墅周围的禁制受到了触动然后下一刻就有两股强大气息势如破竹般闯进了别墅很快走到了花园的位置。

    “好厉害到底是什么人?”这个疑问只在丁林心头一转他立即感应到了六冥散人那熟悉的气息不禁皱了皱眉头索性挥手收起所有禁制把对方放进来费时被他们强行闯入破坏了禁制的布置。

    “好小子想不到你在禁制一道也有不俗的修为!”六冥散人哈哈大笑那阴恻恻还是让人怎么听怎么不舒服。

    “原来是六冥前辈啊!”丁林看到六冥散人不是一来就嚣张跋扈的样子也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所以索性也笑着打了一声招呼。

    同时丁林的目光很快落到另外一个人地身上。

    那个人长得一副中年福的财主模样实在其貌不扬不过丁林却不敢看轻对方毕竟对方身上的气息有着魔丹期高手的特征和六冥散人不相上下。

    又一个魔丹期高手?

    到底是什么人?

    怎么现在魔丹期高手好像一点也不值钱似的。

    丁林很快收回目光表面上装得若无其事不过暗地里却小心防备不知道对方会不会玩什么阴谋诡计。

    “小子上一次我派一个徒弟来问你蚩尤骨的下落你不愿意说这一次我只好亲自来打听你总该给我一个面子了吧?”六冥散人大咧咧的坐下来阴笑着说。

    他的话儿虽然带着居高临下的意思但是却似乎没有动手的意思相比起第一次丁林和他见面地时候反而多了一些客气。

    心思在丁林的心里极快一转。他不慌不忙地回道:“六冥前辈不怕和你说吧那最后一块蚩尤骨在我师父的手里当天你离开了以后我师父就来把我从吕南子、明心道人和火道人的手里救了出来。”

    “哦?”丁林的回答大出六冥散人的意料之外。他一直以为凭着丁林的实力肯定保不住蚩尤骨。可是没想到蚩

    然没被吕南子他们抢走他不禁疑惑地问了一句:“抢走?”

    “是的六冥前辈!”丁林很肯定的回答了一句。

    六冥散人和血刃老魔两个人对望一眼眼睛里面都闪过一丝惊喜蚩尤骨没有落到修仙者的手里这不管怎么样对他们都是好事。

    不过很快的六冥散人和血刃老魔又想到了一个问题能在吕南子、明心道人和火道人的手里把蚩尤骨留下的人。这实力可就有点高深莫测了至少要比他们两个人更高。

    “蚩尤骨是令师一个人留下来的?”六冥散人试探着问了丁林一句。他怎么也想不起修魔者之中什么时候有这样一个高手能够让吕南子三个人铩羽而归。

    丁林当然知道六冥散人问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当即就微笑着回答道:“是地那天我师父一现身吕南子、明心道人和火道人三位前辈就客气的离开了。”

    “哦?!”

    六冥散人和血刃老魔眉头皱了一皱终于知道丁林为什么这么有恃无恐了。有这么厉害的师父当然就不会害怕他们……说不定丁林的师父就在这别墅里只不过人家气息收敛得干净他们没能感应到而已。

    六冥散人活了那么多年人都已经成精了心里面道道儿极快转了一转。暗忖丁林是修魔者他的师父当然也是修魔者蚩尤骨落在他的手里总比落在修仙者的手里要好如果尽力尝试一下还能把这么一个高手拉到自己这一方来到时候实力大涨就更加不用担心那些修仙者了。

    因此六冥散人干笑了一声说道:“丁林。这位是血刀宗地宗主血刃老祖你们先亲近亲近。”

    —

    从“小子”到“丁林”六冥散人的语气变化丁林当然听得出来他知道六冥散人是听到自己师父的事情心里有所忌惮了所以才变得这么客气。不过丁林也不敢怠慢毕竟血刀宗宗主的威名也不是盖的连忙恭敬地对血刃老魔拱了拱手说道:“原来这位就是血刀宗的血刃前辈啊晚辈从前就无数次听说过前辈的威名了想不到这一次终于能够见到前辈的尊容。晚辈三生有幸啊!”

    血刃老魔从六冥散人的嘴里已经知道丁林的事情这个时候听说丁林的师父能够从吕南子等人的手里留下蚩尤骨当然也把表面功夫做足和气地说道:“后生可畏啊我躲在宗门鲜有机会出来走动想不到既然出了这么一个出色的后辈真是我魔道之幸啊!”

    “不敢不敢!”丁林也虚伪的客气了一句。

    客客套套的脸上功夫做完血刃老魔又试探着问道:“不知道你的师从何门何派啊?”

    丁林已经不止第一次被人问起这方面的事情了老是掩盖着也不是一回事儿他想了想后半真半假的说道:“我的师尊名讳葛忒托参合宗的!”

    “葛忒托?参合宗?”血刃老魔一下子就迷糊了丁林所说的两个名词他根本听都没有听过暗暗想道:“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这名字和这个宗门难道这小子在胡诌?要不然就是那些隐修……嗯肯定是这样地这中土大地广阔无垠毕竟总有些隐修隐士是名不经传的他的师父肯定就是这类人!”

    丁林要是知道血刃老魔心里想的肯定要笑掉大牙。

    虽然葛忒托的确很厉害可是要说功夫丁林可没从他身上学到什么反而魔雷才是他的真正师父这也是为什么他把宗门的名字改成“参合宗”的原因。

    “丁林不知道我们可不可以和你的师父见上一面呢?”六冥散人和血刃老魔对望了一眼后六冥散人试探着问道:“我们有紧要事情想要和你的师父商量是事关蚩尤冢的请令师务必和我们见一面。”

    丁林想了想微笑着回答道:“我师父一向闭关宗门有关的事情现在全都由我来处理两位前辈要是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和我说。”

    “和你说?”六冥散人极想亲眼见一见丁林的师父好确定一下对方的实力究竟去到什么地步听见丁林这么说不太甘心道:“这蚩尤冢里的宝物极多这对你们参……参合宗来说应该也是一件大事你能做得了主?”

    “前辈请放心宗门内所有的事情我都做得了主!”微微顿了一顿丁林又说道:“我师父他一向不理俗物他说过蚩尤冢里的东西他并不敢兴趣这一次出手夺蚩尤骨不过为了我和宗门而已所以不到必要时都不要去惊扰他闭关。”

    听见丁林的话儿六冥散人和血刃老魔都略微感觉有点失望不过他们的心思很快就有活络了起来暗想着把丁林劝说到站在他们一边总容易过劝说丁林的师父因此两个人又相互递了一个眼色之后六冥散人先开口了:“既然这样那我就直说了吧!这一次连最后一块蚩尤骨的下落都找到了很快那些牛鼻子就会找上门让你一起去打开蚩尤冢的到时候你有什么打算?”

    如今修仙、修魔的资源严重贫乏蚩尤冢里面的宝藏不论对修仙者来说还是对修魔者来说都是一个非常诱人的东西既然所有蚩尤骨的下落都清楚了那打开蚩尤冢就是理所应当的了。

    丁林想了想很平淡的说道:“我当然愿意打开蚩尤冢。”

    “你是修魔者而那些牛鼻子可是修仙者他们的手段一向卑鄙一旦在蚩尤冢里面现什么要紧的宝物肯定会联手起来对付你到时候你势单力孤只有挨宰的份了你想过这一点没有?”六冥散人微微顿了一顿又接着道:“丁林你是聪明人我也不和你绕弯了既然你手里有最后一块蚩尤骨而我们手里也有一块不如这样吧我们三宗联手这样就不怕那些牛鼻子们联手起来对付我们了这样在蚩尤冢里也多一份胜算怎么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