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终极魔王 > 第八十二章 发威

第八十二章 发威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林一听这话就听出血刃老魔话儿里面的火药味他也不说话索性准备看看血刃老魔被葛忒托泡制的好戏。

    葛忒托看见丁林这样顿时明白了丁林的心思微微一笑后道:“我向来不理会俗务事情都交给我的徒弟处理血刃道友有什么事情可以尽管和我的徒弟说好了我会尽力帮衬的。”

    听见葛忒托这么说血刃老魔顿时更加不满了暗道:“俗务?这么说不是摆明说我是俗人么?这个家伙肯定是隐修多年的修魔者不太了解我们血刀宗的势力有多大哼哼现在不给他一点厉害看看以后想要丁林那个小子好好‘合作’可就难了!”

    打定主意血刃老魔冷哼一声说道:“葛忒托道友这一次的事情我们血刀宗可是花费了不少功夫和心血的虽然丁林的修为不低但毕竟只是魔丹期而已我想还是让我和道友你多亲近亲近好好说道说道这一次的事情吧!”

    说时血刃老魔的身形极快一动顿时好像一条游鱼一样靠向葛忒托。

    葛忒托依然保持着笑容看到血刃老魔的动作后他连手都没抬一下只是那么眨了眨眼睛他的身体里突然散出恐怖至极的气息浩然无比的卷向血刃老魔。

    轰!

    仿佛生一次了核弹爆炸的场景浑厚得犹如实质的元气一下子把天上所有地云气都冲得干干净净。

    原本乌云密布的香港海域在这一瞬之间。变得阳光明媚晴空万里。

    血刃老魔被葛忒托出地气息一轰。根本连抵挡的力量都没有就翻滚着飞向了远处就好像是一只猴子被石头砸翻了一样不断的翻着跟斗滑稽到了极点。

    不过这个时候在场的知音和尚和丁林都没有笑因为这里面的意味实在是太让人震撼了。惊讶都还没来得及谁还笑得出来?即使像丁林这种已经见识过葛忒托真正实力的人也还是再一次被镇住那就更不用说知音和尚了。

    虽然葛忒托地气息是向着血刃老魔出的不过这一来倒是把那一边正在死战的丹东喇嘛和六冥散人也惊到了两个人感应到这么强大的气息立即不约而同的分开远远的隔着十余里向这边张望。

    翻落海面好一会儿后血刃老魔才从海水里飞出他全身湿得透彻。灰头土脸狼狈不已。

    再看葛忒托。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脸上仍然带着笑容不过他却是连看都没有再看血刃老魔一眼更显出一副高手的样子。小说网.电脑站bsp;  “丁林小兄弟这位是你的师父?”六冥散人刚才虽然和丹东喇嘛硬磕但是仍然耳听八方。知道葛忒托就是丁林的师父这个时候一边惊疑不定地盯着葛忒托脑子里面一边不断极的转动着好一会儿都没能从之前感应到地那股恐怖气息中回过神来。

    “是的六冥前辈这就是我的师父葛忒托!”丁林连忙稍微压下对葛忒托那惊人实力的羡慕对六冥散人回了一句。

    这一下六冥散人算是知道丁林之前为什么那么有恃无恐了有这么一个厉害的师父做后盾还真是可以在这一界横行无忌了。心里不禁暗想:“这个人的修为……到底是什么程度?怎么身上一点魔气都没有不过也不是修仙者和修佛者……仅凭气息就让血刃老魔吃了亏。这可真是了不起啊!”

    稍微按下心里面地惊诧六冥散人立即改变了之前对丁林的态度这个时候只想好好拉拢这一对突然闯出来的师徒连忙说道:“葛忒托道友的修为高深莫测真是让我好生佩服啊!”

    话儿不是对丁林说的丁林索性不说话看葛忒托怎么说。

    “还请道友以后对我的徒儿多多关照!”葛忒托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之后转头对丁林道:“徒儿之后的事情你自己来处理吧!”说时他想了想后特地在丁林的背心拍了一记说道:“我先走了!”

    六冥散人一听葛忒托的话心里顿时就不爽了不过魔道以强者为尊葛忒托地实力摆在那里足够把他压得死死所以即使有不满他又只能吞下去也不敢有任何不满表现出来。

    丁林这个时候就什么都顾不得了因为葛忒托刚才那一记拍在他的背心立即就有一股非常浑厚地气息随之灌了进去。

    “你的修炼功法和我的不合我没有办法帮你什么不过既然丽飒特洛在你的身体里留下了东西那我就帮一帮你让她留下的东西更快的成长起来。”就在那股气息传进丁林身体的同时葛忒托的传音也传入他的耳朵。

    林静静的感觉到葛忒托传入的气息极快流入丹田和子混在一起他只觉得宇宙种子似乎一下子膨胀起来虽然还是之前那混混沌沌的模样但是却明显变得不那么朦胧难辨了。

    真息并没有变得浑厚修为没有加深魔识更是和之前一模一样……

    丁林并不清楚葛忒托给自己身体里面加进去的气息到底有什么作用似乎只是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宇宙种子的“育”而已。

    如果不是这个时候周围有那么多外人在丁林真想试一试到底是不是宇宙种子所出的元压领域生变化了。

    “师父这里的事情我会处理的迟些再见。”丁林压下心里面的万千疑惑想了想后对葛忒托道。

    虽然他的话儿里面用的是“迟些再见”但是这一迟恐怕就不知道是多少时候了所以丁林的眼中不自禁闪过了一丝不舍。

    葛忒托看在眼里微微一笑后径自转身破开时空再次没入那水波般的褶纹中。

    “这……难道是破碎虚空么?他……他到底是什么人啊……”

    之前因为和丹东喇嘛打得难分难解六冥散人也没有细看这个时候看见葛忒托离开时候的表现他再一次被震撼到好一会儿都回不过神来。

    丁林看着葛忒托的身影渐渐消失他暗暗让自己的心态调整回来这个时候他还要应付好六冥散人和血刃老魔才行毕竟从这以后一切都只能是靠自己了。

    “血刃前辈怎么样没有什么事儿吧?”丁林回过神后先想到的是被葛忒托轻松“掀翻”的血刃老魔连忙飞了过去对他“问候”了一句。

    不过丁林也不敢立即靠近过去害怕血刃老魔翻脸对自己不利毕竟他堂堂一派血刀宗宗主在那么多人面前被葛忒托搞得这么灰头土脸心理上也不知道能不能过去这个坎。

    果然听见丁林的招呼血刃老魔的脸色连变了几遍阴晴不定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时不时还流露出些凶芒看起来刚才的事情真让他生气了。

    丁林暗暗做好准备一看不对劲儿就用雷煞走人自己总不能傻傻的让人打的。

    “血刃老魔头之前的事情也是你先挑起的你不是要看人家的实力吗?葛忒托道友这也是应你所求啊怎么着你还生气了?”没等血刃老魔有反应六冥散人就先说了。

    血刃老魔听到六冥散人的话顿时呆了一呆暗想:“这老魔头说的话儿虽然不中听可却是对的那个葛忒托的实力深不可测刚才他要想杀我简直就想动个指头那么容易这个时候我要真的飙不但让人看了笑话而且要是再把那个葛忒托惹来了恐怕不但我自己就连血刀宗都要遭殃了!”心结一下子解开他转念又想:“嗯这个仇就先记下来了以后等我从蚩尤冢中得到了厉害的宝贝再慢慢修炼等到日后修为提升了再讨回来也不迟这不是人常说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吗?哼哼还要先稳住这个丁林的心他和那个葛忒托都要好好利用一把才行啊!”小说网.手机站bsp;  把一切都想通透血刃老魔终于露出一个笑脸来说道:“唉是我自己不长眼葛忒托道友的实力又怎么是我能够比得上的?丢人丢人啊……”

    虽然血刃老魔的笑比哭还要难看但毕竟是笑了丁林顿时稍稍放下心来连忙接口道:“血刃前辈之前的事情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我的师父一直在洞府中隐修对于外界的事情他都一概不理会所以为人处事也不够圆润还请血刃前辈……恩和六冥前辈见谅啊!”

    听见丁林这么说尽管知道这是客气话但是六冥散人和血刃老魔顿时都舒服了很多他们也都找到了下台的台阶顿时飞近丁林又客套了两句算是相互之间修补一下关系拉进一下距离。

    “六冥散人今日之事你想怎么了局?”

    三个人还没说两句就听见那边传来了丹东喇嘛的声音听起来他的怒气好像消了不少。

    六冥散人见过葛忒托之后也没有了和丹东喇嘛继续纠缠的心机寒着脸回头道:“你这喇嘛今天就放你一马半年之内我一定到西藏走一趟看看你们黄教还有什么本事。”

    既然把下次再战的日期都订了下来丹东喇嘛也就没有了继续打下去的必要。他瞪了六冥散人一眼说道:“那我就等着你来送死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