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001章 【穿越】

第001章 【穿越】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刚刚睁开眼睛,薛兴华吓呆了!

    但随即发出一声惊恐的大叫:“啊——!”

    整个身体竟然一下蹦起来一尺多高,接着“噗通!”一声摔了下来,又跌入尸体堆中。

    魂飞魄散的他又吓得大叫一声,爬起来刚欲狂奔但很快就收住了脚,双腿颤抖着往后退,在他前面二个只在电影里见过的清朝士兵拦住了他:圆锥形的斗笠帽、写着黑色“勇”字的号卦、肮脏长辫、……

    一个满口黑牙的士兵举着一支步枪、一个满脸污血的士兵提着一把寒光闪闪的鬼头大刀。

    他们二人的眼睛同样瞪得圆圆的,一眨不眨地看着他,脸上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提刀的士兵最先从惊讶中反应过来,举起了大刀就朝薛兴华砍来,嘴里不相信地问道:“你竟敢……”接着吼道,“你去死吧——!”

    拿步枪的士兵依然茫然。

    ……

    惊慌的薛兴华吓得连连后退,脚后跟被尸体拌着仰天一滚,堪堪避过砍向他的刀锋。不顾刀锋砍着尸体溅起的污血打在脸上,薛兴华连滚带爬地躲避着,嘴里惊慌地问道:“你们……你们干么杀我……”

    拿枪的士兵也清醒过来,一边举枪瞄准薛兴华,一边说道:“你狗日的装疯啊,敢杀守备大人……”他抠下扳机,“啪!”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吓得薛兴华跌倒在地,子弹从他腰部旁边擦过去射入泥土,腰间一阵剧痛。

    大刀再次朝他砍来,薛兴华不顾伤痛连打了三个滚。

    他的动作虽然很敏捷,但无法摆脱二个士兵:一个用横劈一个用刺刀竖刺。远处几个士兵也在朝这里跑来。

    突然,薛兴华看见了什么,急忙大吼道:“住手——!”

    他的声音是如此响亮,二个士兵不由一愣,人如被定住了一般。围过来的士兵也放缓了脚步,不解地看着这里。

    薛兴华用尽全身之力猛地朝他看见的东西扑去。等二个士兵回过神再次来,薛兴华已经将那个东西——左轮手枪——从一具尸体的手里抢过来,牢牢地抓在手里。

    有了枪,薛兴华一下镇定了很多,他举起手枪对准二个士兵,大喊道:“走!走开!”

    大刀举在头顶的士兵双臂用力,大喝一声:“去死吧——!”

    薛兴华右手食指猛地一勾:“啪!”

    随着这声巨响,一股青烟从枪口冒出,提刀的士兵身子往后一仰,双甩到一边。二只眼睛直直地看着薛兴华,胸口处鲜血直冒……

    薛兴华慌忙地把枪口对准举枪欲刺的士兵:“啪!”

    士兵的红缨锥帽一下飞了起来,子弹从鼻梁中间钻进去,掀开了整个后脑勺,红的、白的、灰的,四处飞溅。来不及哼一声,他的身体就倒在了薛兴华的前面。

    薛兴华几乎没有思维,他将枪口指向了冲到身前不远、正犹豫的士兵,重重按下扳机后,几乎在枪响的同时,正对着他的那张黝黑的脸一下成了摔碎的西瓜。倒霉的士兵如麻袋一样倒下,双腿不断地痉挛着,手里的鸟枪抛到了一边。

    围过来的十几士兵惊惧地收住了脚步,开始慢慢地朝后退着。薛兴华的手枪指向哪个方向,哪个方向的士兵吓得或趴或退,眼睛惊恐地看着薛兴华手里的枪口,余光打量着自己的同伴。

    一个士兵显然是吓傻了,拿着一支长矛茫然不知所措。

    薛兴华对准他就是一枪。

    枪响人倒,伴随一声痛苦的惨叫!

    不知是谁大喊一声:“我的妈呀,他是土匪,跑啊——!”

    十几个士兵如受惊的兔子,哄地一声转身就逃。

    看着士兵跑开,薛兴华如虚脱般地摔倒在地,大口地喘着气。但他随即又挣扎着坐起,先用手在胳膊狠狠掐了一下,胳膊虽然很痛但他还是不信,他又用力甩了甩脑袋,想让自己从“梦中”清醒过来。

    惶恐地他过了好处才明白:穿越了!

    抓着自己的长辫,看着前面草丛里几具肢体不全的清兵尸体和散落各处的大刀、步枪、长矛,他不得不接受这个难以接受的现实:他的灵魂寄生在一具少年的身上。

    这时一个个穿着破烂衣服的穷汉子纷纷从周围的丛林中呐喊着冲出来:“清狗败了!杀——!”

    “为大当家报仇!”

    “冲啊——”

    ……

    迷茫的薛兴华没有欣赏清兵和土匪的激战,当他看到空空如也的转轮事,急了。他快速地爬到刚才那具握手枪的尸体——他胸口上插着一把匕首——的旁边,急切地翻查着他的身体。很快,薛兴华从他腰间翻出了一个牛皮盒子,里面躺着三十多颗黄灿灿的子弹。

    他松了一口气,急忙将六颗子弹装进了手枪转轮里。做完这个简单的动作,他心里稍微安定了些,开始打量着战斗的双方。

    明显的,官兵已经失去了战斗的勇气,他们如无头苍蝇般乱跑,不少的士兵见逃不过干脆跪下来投降。穷汉子们越战越勇,几个彪悍的家伙挥舞着鬼头刀冲进还在抵抗的清兵队伍中横砍竖剁,一时间血液飞溅、脑袋乱滚……

    薛兴华“趁闲”扫了周围一眼:周围的环境似曾见过,映入眼睛的是连绵的群山、茂密的森林、碧绿的杂草藤蔓、蝴蝶盘旋的野花……。这里的植被与前世自己所在的昆明郊外有点相似,

    薛兴华现在有太多的不解,不知道自己与清兵、与穷汉们的关系,只好静静地等待。手里牢牢地抓着保命的手枪。看到不远处有一块大石头,他慢慢地走了过去,背靠着它坐下。

    不知过了多久,战场平静了。穷汉们毫无疑义地取得了胜利。

    这时,一个将长辫盘在头上、身穿褐色衣服、从头到脚都是血污的汉子走了过来,看着薛兴华警惕的目光盯着他,他连忙拱了一下手,招呼道:“薛少爷。”

    薛兴华没有回答他,只是盯着他看着,手里紧紧抓着的手枪有意无意地指向了他。

    看着枪口,褐衣汉子脸上有一丝慌乱,他努力挤出一点笑容,说道:“我们几个当家的请你过去说点事。”

    “请我?”薛兴华反问道,手里的枪指向自己的鼻子。

    褐衣汉子镇定了一些,说道:“是的,你帮了我们一个大忙,我们地好好感谢你。”接着,他装着很轻松很随意的样子,笑道,“呵呵,想不到我们把你绑架来,你不但帮我们杀了大当家的仇人,还帮我们打赢了这一仗,真是多亏了你。”

    听了他的话,薛兴华脑袋糊涂了:我是被他们绑架的肥羊?

    他将枪口抬了抬,问道:“你们准备再绑架我?”

    褐衣汉子连忙说道:“别误会。”他收住笑很认真地说道,“我们只是想感谢你。想和你商量一点事情。”

    薛兴华哼了一声,盯着褐衣汉子说道:“我和你们有什么商量的?”

    褐衣汉子反问道:“那你刚才为什么帮我们杀这些官兵?”

    薛兴华一时语塞。

    褐衣汉子道:“我们说过谁杀了那个清兵守备为我们大当家报了仇,我们就拥立他为大当家。我们就是请你去商量这事。”

    薛兴华还在消化这个消息,褐衣汉子接着说道:“薛少爷,你是受不了当土匪这个苦的。……,我们几个当家的议了议,准备现在就放你回家。过段时间我们还会奉送百两黄金过去,感谢你今天的援手。”

    他连忙说道:“等一下,等一下。……,你是说你们……,你们反悔了是不?”

    褐衣汉子说道:“不是反悔,我们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们主要为了你和你家里好。你肯定受不了风餐露宿……”

    快速思考的薛兴华连忙打断褐衣汉子的话,问道:“你们是不是不愿意我来当这个大当家,但又怕别人说你们背信弃义,所以劝我自己提出不干。对不对?”

    褐衣汉子尴尬地看了薛兴华一眼,声音低沉地说道:“是的。”

    薛兴华心想:老子正在开工程机械设计评审会,突然穿越到这里,什么情况都不知道。既然有这么一个容身之所,还是先栖住身再说。等把情况弄清楚后再决定今后怎么走。

    他问道:“如果我愿意当呢?你们是不是听我的?”

    褐衣汉子道:“我们当然听大当家的。可是,你家里会同意你当土匪吗?清狗……官府肯定会找你薛家的麻烦。你家里的人怎么办?一旦让官府知道你带领我们杀了官兵,那可是实实在在的造反,就是诛九族的大罪。”

    薛兴华说道:“我和我家的事不用你们操心。刚才我杀官兵的事这里的人都亲眼目见,一旦传到官府耳朵里,那可是凌迟处死的大罪。既然回去是死,呆在这里也不过是一死。我当!”

    褐衣汉子一愣,过了好一会才说道:“那我把丑话说在先,你当我们的大当家可以,但必须约法三章。”

    “说吧。哪三章?”

    “第一,一生不能背叛我鹰山帮。第二,不能带兄弟们向官府投降。第三,不能独吞我们打食来的东西。”

    “否则呢?”

    “三刀六洞!哪怕是天涯海角,兄弟们都会要讨回公道。”

    听着这冷森森的话,薛兴华本能的犹豫了。但想起自己前途未卜情况不明,只好咬着牙说道:“只要你们尊我为大当家,我应了。”

    褐衣汉子提醒道:“请薛少爷三思。”

    薛兴华转换话题道:“请问我如何称呼你?”

    “我叫秦洪刚,是这里的二当家。”

    “秦二当家,你是不是担心我抢了你的位置?按道理大当家死了,应该由你二当家继位?”

    “不敢。我们还有少当家呢。”

    薛兴华点了点头,说道:“他不服?”

    “也不能这么说。只是大家都感到有点……有点……”秦洪刚有点不知如何说下去。

    薛兴华道:“有点突然,有点不可思议。想不到我这个被你们绑架来的肥羊替你们杀了那个军官,是以你们认为遵守那个诺言不好,不遵守那个诺言也不好。你们很为难,对不对?”

    秦洪刚见年轻的薛兴华在自己这个绑架者、土匪面前侃侃而谈,眼里闪过一丝惊异之色,他心里也是一动,认真地说道:“正如薛少爷所说。”

    薛兴华站起来,说道:“请带路吧,让我去见见其他几位当家的。”

    秦洪刚看了薛兴华手里的手枪一眼,不情不愿地带着薛兴华朝前走。

    薛兴华的目光不时扫视着四周。土匪们已经把战场全部巡视了一遍,把自己一方所有的伤者都抬走了。现在他们又在吆喝着驱赶那些垂头丧气的官兵。

    虽然他们现在趾高气扬,但他们的形象实在不敢恭维,有的年纪不到二十岁,有的看起来却有一种老态龙钟的感觉。有的彪悍魁梧得几乎可以和虎博斗,有的却骨瘦如柴估计遇到大风都会被吹倒。

    他们唯一相同点就是都面有菜色,一个个都肮脏不堪衣服破烂。

    二人转过一丛灌木又走上一个小山包,来到了一棵大树下。

    有几个明显是土匪首领的人在这里等着他们,一个魁梧的汉子躺在大树下,二个土匪在进行包扎伤口,。

    看薛兴华走近,他们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神色都很复杂:惊诧、佩服、迷惑……

    薛兴华没有理会他们的目光,有意地走到大树下,背靠着大树站着,手枪紧紧抓在手里。

    看着薛兴华戒备的神态和动作,几个当家人更是吃惊,目光一齐转到二当家秦洪刚的脸上。

    秦洪刚苦笑道:“各位当家的,他……薛少爷要当我们的大当家!”

    薛兴华看着几个匪首不可置信地看向他,说道:“不错!我是依约前来的。”

    一个二十来岁的匪首怒了,他圆睁双眼咬牙切齿地说道:“小子,你还真的敢来?我马奎还真是佩服你。不要以为你有一杆洋枪我们就怕了你。”

    薛兴华笑了笑,看着众匪镇定地说道:“我倒是想看看你们讲不讲信用。你们的大当家还在这里,如果你们当着他的面违背他的意愿,一定要做忘恩负义的小人,做为你们救命恩人,我无话可说。”

    几个匪首面面相觑,对这个少年大言不惭的话明显适应不过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